313 秦蓁被他撩了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是。”秦蓁乖顺地应道。

    待恭送太后回了寝宫,秦蓁便随着孟璟玄一同出宫了。

    孟璟玄靠在引枕上,绛色袖袍上用银色丝线绣着的云纹,此刻映照在淡淡的光晕下,微微晃动着。

    他一手捏着一粒被剥皮了的葡萄,笑吟吟地递给秦蓁。

    秦蓁瞧着他这般,“不用竹签吗?”

    “不用。”孟璟玄摇头,倒也不嫌弃,放入秦蓁嘴里之后,他直接将沾着葡萄汁的手指放入嘴里,而后笑嘻嘻地看着她。

    秦蓁只觉得这葡萄有毒

    孟璟玄瞧着她那副模样,有些委屈,“媳妇儿,你是不是嫌弃我?”

    秦蓁连忙吞了下去,“谁的?”

    “那我再给你剥一粒吧。”他着,便又认真地,兴冲冲地给秦蓁剥了一粒,满心欢喜地递给她。

    秦蓁盯着他那沾满葡萄汁的手指,轻咳了一声,不自在地将葡萄咬了,快速地吞咽下去。

    孟璟玄这才心满意足地又剥了一粒,自个吃了。

    葡萄汁顺着嘴角滑落,沿着颈项便要滴落在衣襟上。

    秦蓁见状,无奈地拿过丝帕,给他擦拭着。

    孟璟玄一怔,这下子高兴坏了。

    直接拽着秦蓁的衣袖,“还是媳妇儿待我最好了。”

    秦蓁瞧着他这幅模样,也只是笑着。

    虽然他并未将面具摘下来,可是,凭着他这股子憨厚劲儿,也不知能迷倒多少女子。

    只是,不知这面具下的模样,究竟如何了?

    虽然,她原先在大召的时候见过一次,可是,不知为何,却记不得了。

    当初的那顶点的记忆,如今反倒忘得一干二净了。

    她仔细地盯着他的那双眸子,熟悉却又陌生。

    只觉得似曾相识,却又记不得哪里见过。

    她暗自摇头,努力地去想,可终究还是一无所获。

    孟璟玄倒也没有理会她,只是自顾地吃着葡萄。

    似乎,他很喜欢吃葡萄。

    不对,一切能做成美食的西,他都喜欢,除了青菜

    孟璟玄冲着秦蓁又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足以看出,他吃高兴了。

    毕竟,葡萄对于大召来,是极其难得的,故而,属于贡品,这一盘葡萄,还是禹王特意栽种的呢。

    秦蓁也不明白,为何禹王好好地皇帝不做,偏偏要去做个闲云野鹤之人。

    可是,瞧着他那悠然自得的神态,反倒觉得,他那种闲散的性子,的确没有必要困死在这牢笼之中。

    如今一想,再看向孟璟玄,他啊,也是个不受拘束的人。

    也许有朝一日,她将所有的谜团都解开了,也能与他一起游荡吧。

    秦蓁如此想着,再看向孟璟玄时,不知为何,反倒觉得异常地安心。

    前世的遭遇,重生之后的不安与漂泊之感,如今看到他这般安然自得的时候,反倒都烟消云散了。

    她不敢想象,自个有朝一日,竟然还有这样的心思。

    往日的那些仇恨呢?

    秦蓁在想,也许,前世的她原就与那些闺阁女子一般,只懂得相夫教子,对于沐峰,她同样没有深爱过吧,否则,怎么可能,连仇恨,也不过是恨他的无情与背叛,在这一世,对他,也没有恨之入骨呢?

    不曾深爱过,何曾有那般的恨之入骨呢?

    秦蓁暗自摇头,去了一趟云国,经历了重重之后,她才发现,前世的自己,对沐峰何曾不像?

    他没有爱过自己,然都是利用,而她也不过是被贤良淑德四个字所累,以至于,她最后便那般香消玉殒了,有的也更多是遗憾,而非是伤心难过罢了。

    她看向孟璟玄,车帘被风吹开,钻进一丝丝的风,正好卷起孟璟玄随意散落在胸前的青丝,他只是认真地吃着葡萄,那股子执着劲儿,怕是这世上也没有几个了。

    秦蓁伸手正要给他将滴落的葡萄汁拭去,只是那青丝正巧拂过她的手指,她没来由地收手了。

    她连忙将丝帕丢在一旁,而后认真地看着手中的密函,不过,心却像是被搅乱了一般,让她无法彻底地集中。

    她外头看他,他正巧吃完葡萄,正慢条斯理地擦着手上的葡萄汁,顺带着净手了,又美滋滋地喝了一口清茶,这才转眸看向她。

    二人四目相对,他的眼神清澈纯净,没有半点杂质,只是看着她的时候,突然缓缓地靠近,在她要落荒而逃的时候,他突然嗅了嗅,而后便又认真地给她擦拭着嘴角的残留葡萄汁,这才点头,“好了。”

    秦蓁轻咳了几声,只觉得双颊泛红,她连忙拿起一旁的茶杯,猛灌了一口。

    知棋诧然地看着她。

    她这才瞧见,自个慌乱之际,将孟璟玄适才用的茶杯直接拿过来了,就这样喝下去了。

    孟璟玄倒也不在意,反而高兴地从秦蓁的手中拿过茶杯,又倒了一杯,递给她。

    秦蓁摇头,“不过是口渴。”

    “那我喝了。”孟璟玄一副如获至宝地神情,便这样双手捧着茶杯,抿着茶。

    秦蓁瞧着他这幅模样,发地不好意思了。

    孟璟玄毫无察觉,只是专注于眼前被秦蓁用过的茶杯。

    知茉与知棋见状,这车厢内突然有点热。

    二人连忙退了出来,坐在车厢外间,面面相觑。

    不知不觉,马车便到了别苑。

    孟璟玄率先下了马车,仰头看着从马车内钻出的秦蓁。

    他伸手,秦蓁自然地将手放在了他的手中。

    他扶着她踩着脚蹬下了马车,便这样牵着她的手往别苑内走。

    这别苑开的乃是正门,自从秦蓁住进来之后,这别苑的门一直开的都是正门。

    可见,在孟璟玄的心中,秦蓁的地位多重要。

    二人回去之后,孟璟玄目送着秦蓁回了屋子,这才转身离去。

    不知过了多久,秦蓁洗漱之后,坐在梳妆台前,幽幽地叹气。

    知茉见她如此,低声道,“大姐,可是有心事儿?”

    “也不是。”秦蓁不知这股子惆怅是从何而生的,只是想叹口气罢了。

    “时候不早了,大姐早些歇息吧。”知茉看着她道。

    “王爷呢?”秦蓁突然问道。

    “王爷已经歇下了。”知茉回道,“今儿个可是吃了不少西,也不见他消食,倒是美滋滋的。”

    秦蓁忍俊不禁,也不知怎得,反倒心情好了,随即起身,行至床榻旁,躺下之后,便歇息了。

    次日一早,秦蓁醒来之后,并未瞧见孟璟玄。

    “王爷呢?”秦蓁低声问道。

    “王爷适才过来了,问了奴婢早膳用什么之后,便有事儿,走了。”知茉回道。

    “今儿个早膳是什么?”秦蓁这才问道。

    “昨儿个大姐吃了酒,早膳奴婢便备了一些清淡的,香菇青菜粥,还有两样菜。”知茉回道。

    “怪不得他跑了呢。”秦蓁忍不住地笑了。

    “奴婢倒是忘记了,王爷最怕的便是青菜粥了。”知茉也才反应过来。

    知棋已经端着过来了,笑道,“王爷怕是知晓早膳是这些西,哪有不跑的道理?”

    秦蓁嘴角始终挂着浅浅地笑容,而后便慢悠悠地用着早膳。

    半晌之后,外头突然来人了。

    “大姐,出事了。”知茉皱眉道。

    “何事?”秦蓁问道。

    “大皇子妃昨儿个入宫之后,回来便昏迷不醒。”知茉看着她,“大殿下入宫召了御医,可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才将帖子递到了咱们这处。”

    “走。”秦蓁连忙起身,也顾不得收拾,便直接赶过去了。

    孟启轩也不知吕秀妍怎会突然晕倒了,召了御医前来,也只是摇头。

    他一怒之下,便将御医直接丢出去了。

    看向秦蓁时,皱眉道,“秦家主,若非万不得已,我也不会劳烦你。”

    “我先去瞧瞧。”秦蓁低声道。

    “好。”孟启轩点头。

    等秦蓁赶到之后,她看向床榻上躺着的吕秀妍,行至床榻旁,缓缓地坐下,给她诊脉。

    待看过之后,脸色一沉,而后看向知茉,“将白拿来。”

    “白?”知茉一愣,“白还在别苑呢。”

    “赶快去。”秦蓁沉声道。

    “是。”知茉应道,当即便转身走了。

    知棋走上前来,“大姐,为何要用白?”

    “白一只是用药膳喂养的,它能解百毒。”秦蓁淡淡道,“紫对她无用。”

    “是。”知棋这才反应过来。

    不到半个时辰,知茉便带着白来了。

    孟启轩如今在不远处的软榻上坐着,瞧着秦蓁面色沉静,不知在想什么,只是盯着吕秀妍看着。

    直等到知茉赶到,她才转眸将一只白兔抱了过来。

    她低头温声细语地与那白兔道,“白乖哦,我只用一点,待会给你好吃的。”

    那白兔似是能听懂似的,只是凑了过去,蹭着她的脸颊。

    秦蓁露出浅浅地笑容,而后用银针在那白兔上身上刺了过去,而后便瞧见一旁的知茉拿过一个碗,接着从银针顺流而下的血。

    秦蓁连忙将那碗血内放了一粒黑色的药丸,待药丸融化之后,便喂给了吕秀妍。

    如此,那白兔乖顺地躺在她的怀中,而她此刻穿着胭脂色的长裙,绣着朵朵的白梅,宛若嫦娥仙子般,即便静静地坐在那处,都让他看得如痴如醉。

    孟启轩然不知,自个已然失态。

    而秦蓁如今也压根顾不得理会他,只是担忧着吕秀妍。

    只是,这一切都被赶来探望的林玥看在眼里,她紧紧地攥着手中的绣帕,紧咬双唇,那双眸子溢满了嫉妒与恨意,看向秦蓁的时候,恨不得将她撕碎了。

    秦蓁终究没有多想,一刻钟之后,再次给吕秀妍探脉,确定她解毒了之后,这才深吸了口气。

    她转眸看向一旁的绿绣,脸色一沉道,“昨儿个她用过什么?”

    “用的都是宫中的御膳,奴婢也都逐一试过了。”绿绣垂眸回道。

    “去将她昨儿个的贴身之物都拿来。”秦蓁冷声道。

    “是。”绿绣也不敢耽搁,连忙去拿了过来。

    秦蓁随即将白兔递给了知茉,“带白回去吧。”

    “是。”知茉垂眸应道,而后便抱着白兔离开了。

    待绿绣将昨儿个吕秀妍用过的贴身之物都捧了过来,秦蓁抬起衣袖,紫便飞了出来,钻进了托盘内。

    没一会,紫便躺在了披帛上,秦蓁让紫回来,紫重新钻进了她的衣袖中。

    知棋便将那披帛递了过来。

    秦蓁仔细地看过,而后看向绿绣,“这披帛是?”

    “是昨儿个出宫的时候,奴婢担心大姐着了风寒,从马车内拿出来的。”绿绣回道。

    “那这披帛并非宫中之物?”秦蓁继续问道。

    “是前儿个皇后娘娘赏赐的。”绿绣如实地回道。

    “我知道了。,”秦蓁敛眸,“此事儿我会查清楚,好好照顾你家姐。”

    “是。”绿绣恭敬地应道。

    秦蓁这才起身,才瞧见孟启轩。

    她走上前去,“大殿下,吕妹妹无碍了。”

    “此事儿,我会查清楚。”孟启轩低声道。

    “这后宫之事,大殿下也不便去查,若是惹来是非,到时候,反倒牵累了吕妹妹,等她醒来之后,与她明就是了。”秦蓁罢,便也不逗留,而是离开了。

    适才,林玥便转身离去了。

    如今正待在自个的院子内,脑海中不停地浮现的便是适才瞧见的画面。

    外头,嬷嬷走了进来,“秦家主已经走了。”

    “哼!”林玥用力地拍着几案,那脸上溢满了恨意。

    “此事儿,若是她去查的话,怕是”嬷嬷担忧道。

    “怕什么?”林玥冷哼一声,“拿西从宫里头出来的,若是要仔细地查,也不知查到什么时候呢,更何况,她如今还没有到那等一手遮天的地步。”

    “侧妃放心,老奴已经将经过此事儿的人都处置了。”嬷嬷垂眸道。

    “那还担心什么?”林玥眯着眸子道。

    “只是,她不死,您就不能成为皇后。”嬷嬷继续道。

    “哼。”林玥不屑道,“这些年来,她都没有斗得过我,我都等了这么久了,还怕这几日?”

    “侧妃的是。”嬷嬷连忙道。

    林玥如今更担心的是秦蓁,若有朝一日,孟启轩当真称帝了,依着他的性子,适才看向秦蓁的眼神,那皇后之位

    她绝对不允许,自个筹谋如此之久,难不成到最后是给旁人做嫁衣的?

    如此一想,林玥对秦蓁的恨意发地深了。

    天色渐渐地暗了,秦蓁回到别苑,脸色不大好看。

    孟璟玄见她如此,走上前去道,“媳妇儿,可是出事了?”

    “也没什么。”秦蓁终究也不能与孟璟玄,毕竟,牵扯后宫,依着孟璟玄的性子,必定入宫请太后出面的。

    孟璟玄低头不解地看着她,“媳妇儿不高兴了。”

    秦蓁这才收敛心思,道,“不妨事儿,不过是今儿个去见了吕妹妹。”

    “哦。”孟璟玄轻轻点头,便也不多言了。

    秦蓁继续道,“今儿个王爷去哪了?”

    “嗯”孟璟玄笑嘻嘻道,“昨儿个我以为太后会下旨,让咱们尽快完婚呢,不曾想,太后只字不提。”

    “想来,也是没有到时候吧。”秦蓁低声道。

    “我特意去了一趟老道士那。”孟璟玄随即道,“他也不到时候。”

    “哦。”秦蓁轻轻点头,“那便等到时候再。”

    “媳妇儿可着急了?”孟璟玄连忙问道。

    “着急?”秦蓁摇头,“还好。”

    “我也不想让媳妇儿委屈。”孟璟玄想了想,“故而,这才相信了那个老道士。”

    秦蓁见他这般,想必这其中还有什么变故,而孟璟玄也担心会发生,之前与安王一样的境遇吧。

    她倒是没有不悦,反倒道,“王爷莫要担心,若是有何不妥之处,到时候咱们一同解决。”

    “好。”孟璟玄欣然答应了,他生怕秦蓁以为自个是在拖着,不愿意与她成亲。

    如今见秦蓁这般通情达理,当即便感动不已。

    秦蓁等孟璟玄离去之后,她径自回了屋子。

    “可查清楚了?”秦蓁沉声道。

    “大姐,经手此事儿的人都被清理干净了。”知茉回道。

    “做的倒是彻底。”秦蓁冷笑道。

    “大姐,那此事儿?”知茉问道。

    “雁过留痕。”秦蓁接着道,“明儿个入宫去。”

    “是。”知茉恭敬地应道。

    秦蓁深吸了口气,随即便去了书房。

    看着书案上摆放着的密函,随即打开看过之后吧,挑眉道,“慕容大哥要入京?”

    “是奉旨入京的。”知茉回道,“也是刚得到的消息,不过慕容世子已经许多年不曾入京了,即便与二公主成亲,也是在永城大婚的。”

    “嗯。”秦蓁点头,“是为了何事?”

    “皇上并未,只是让他即刻入京。”知茉回道。

    “那等他入京之后再吧。”秦蓁淡淡道。

    “是。”知茉回道。

    “黎家如何?”秦蓁继续问道。

    “姑奶奶一直待在墨阁,黎家那处得知姑老爷要分家,便着急了,是坚决不同意的。”知茉回道,“不过,姑老爷心意已决,如今正寻族中的长老商议呢。”

    “我知道了。”秦蓁淡淡道。

    随即她便继续看着密函。

    “云国那处呢?”秦蓁抬眸看向知茉。

    “这立后之事一直悬而未决。”知茉回道,“不过,您之前所瞧见的曲家大姐来了大召。”

    “她?”秦蓁挑眉道,“她何时来大召的?”

    “如今在永城。”知茉看着她道,“大姐,难道她要与慕容世子一同入京吗?”

    “他们?”秦蓁想着,慕容栩与曲家又有什么关系呢?

    毕竟,曲家不属于大召与云国任何一个,可以来去自由的。

    先前,他一直以为曲家神秘,乃是因为曲家是云国最神秘的家族,不曾想,曲家竟然与秦家一样。

    她又想起了岳家,想起上次在田庄见到的那位妇人了。

    不知为何,这心中着实不踏实。

    她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道,“如今先等等吧。”

    “是。”知茉垂眸回道。

    秦蓁深吸了口气,只觉得头疼,而后便起身,回了里间歇息。

    知茉见她难得有个好心情,如今却被一堆的烦事儿一扫而空,她走上前去,“大姐,您当真不与王爷?”

    “他知晓了,也不过是一阵胡闹罢了。”秦蓁淡淡道,“何必呢?”

    “是。”知茉垂眸应道。

    待知茉出去之后,知棋双手环胸,靠在一旁。

    知茉见她如此,便知晓,她又要吐糟王爷了。

    她连忙伸手抵在她的唇角,“打住。”

    “我心里不痛快。”知棋道。

    “不痛快也不必出来。”知茉继续道,“我也不想听你的唠叨,我还有许多事儿要忙呢,你没有瞧见,大姐很是疲惫吗?”

    “就是因为”知棋正要吐糟,便瞧见一个身影飘了过来。

    她即刻住嘴了。

    知茉这才回眸,瞧见孟璟玄正看着二人,眨巴着双眼。

    她连忙福身,“见过王爷。”

    “媳妇儿遇到难事了?”孟璟玄连忙问道。

    “没有。”知茉垂眸道。

    “哼。”孟璟玄嘴角一撇,“别以为王不知道,你二人以为王什么都帮不了媳妇儿。”

    知茉与知棋低头不语。

    “等着。”孟璟玄当即道,“如何了?”

    一道黑影落下,而后拱手道,“王爷,慕容世子奉旨回京,乃是因为慕容世子暗中一直在查当年慕容老国公之死,被皇上得知了。”

    “听到了没?”孟璟玄看向知茉道,“不就是那个什么吕姐中毒之事?”

    知棋诧异地看着他。

    “虽然被清理干净了,可也逃不过王的掌心。”孟璟玄一面着,一面还摊开手掌,而后紧紧地握着。

    “媳妇儿不想让王插手,王便不插手。”孟璟玄继续道,“你这丫头,为何总是瞧不起王?若是日后再敢对王指指点点的,王便将你嫁出去。”

    “奴婢不敢了。”知棋这下子算是彻底服气了,连忙垂眸回道。

    “哼。”孟璟玄得意地挑眉,而后转身走了,只留了个傲娇的背影给知茉与知棋。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