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 撒野了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好。”秦蓁点头应道。

    等墨如霜醒来之后,已是次日晌午了。

    墨如霜已经很少睡得这般踏实了,看着秦蓁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羞涩的笑容。

    秦蓁见她如此,便道,“姑姑,我刚回京,不若我陪你一同回黎家吧?”

    “这……”墨如霜愣了愣,接着道,“只是我担心,你前去之后受了委屈。”

    “如今谁敢给我委屈受?”秦蓁挑眉道。

    墨如霜一听,倒也觉得是。

    她浅笑道,“我如今反倒松口气了。”

    “嗯?”秦蓁不解。

    “虽九王爷瞧着有些痴傻,可古语有云,傻人有傻福啊。”墨如霜道。

    秦蓁轻声应道,“是呢,王爷待我是极好的。”

    “我也听了。”墨如霜点头道,“自从九王爷带着你回京之后,便与你住在了一处,丝毫不避嫌,每每外出,也都带许多玩意儿回去,听还因婚期之事,入宫闹了许久呢。”

    “太后寿辰之际,禹王也会回来。”秦蓁无奈道。

    “竟然连禹王都请来了。”墨如霜到底没有想到,不过想起禹王来,她的神色又透着几分地羡艳之色。

    秦蓁见墨如霜这般,低声道,“姑姑与禹王可相熟?”

    “相熟的。”墨如霜淡淡道,“那也是从前的事儿了。”

    “哦。”秦蓁倒也没有仔细地问。

    墨如霜收敛心思,看着她道,“我歇息的差不多了,过几日便是太后的寿辰了,我也该回去了。”

    “好。”秦蓁欣然应道,“我随着姑姑一同前去。”

    “嗯。”墨如霜笑道。

    知茉与知棋可是早早地便准备妥当了。

    这是牟足劲要替墨如霜撑腰呢。

    秦蓁见状,倒也觉得理应如此。

    她如今的身份,由不得旁人欺负了她最亲近的人。

    在前去黎家的路上,墨如霜提起了秦晚秋,“赵家秦氏,你可去瞧了?”

    “还没有。”秦蓁摇头,“不过如今想来还是不要与她过于亲近了。”

    “难道?”墨如霜倒也能猜出几分来。

    毕竟,她如今的身份不同了,若是再前去,又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你放心便好。”墨如霜继续道,“这些年来,我暗中也会帮衬一些。”

    “姑姑。”秦蓁看向墨如霜,感激不尽。

    “你啊。”墨如霜无奈道,“其实,若你嫁给毓凡,我是最放心不过的,只可惜,他终究还是无法让你能像现在这般好好地过日子。”

    秦蓁明白,墨如霜看得比她透彻。

    毕竟,这后宅深深,虽墨阁乃是天下以第一阁,可是,却终究抵不过那些世族。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缓缓地停下了。

    知棋看着她道,“大姐,到了。”

    “嗯。”秦蓁点头,随即下了马车,扶着墨如霜下来。

    黎家守门的厮瞧见墨如霜时,正要相迎,当瞧见她身旁的人时,当即满脸堆笑。

    知茉侧眸一瞧,走上前来道,“大姐,王爷的马车。”

    秦蓁一愣,而后看去,便也明白了。

    墨如霜也随之一笑,欣慰不已。

    秦蓁随着墨如霜一同入内,等到了正堂,便瞧见孟璟玄难得安分地坐在主位上。

    毕竟,这位九王爷,也是个传奇,极少出面,也甚少去旁的府上,如今前来,黎老爷心存疑惑,不过瞧见墨如霜跟前的秦府之后,便明白了。

    秦蓁走上前去,看向孟璟玄道,“王爷怎得来了?”

    “媳妇儿,你一夜未归,害的我独守空房。”孟璟玄突然一改王爷的威仪,直接起身朝着秦蓁这处走来,还不忘拽着她的衣袖,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黎老爷见状,当即便起身,低着头不敢直视。

    秦蓁见状,也只是浅浅一笑道,“我昨儿个回墨阁了。”

    “哦。”孟璟玄挑眉,“应当是来见姑姑的吧。”

    “姑姑?”秦蓁一怔。

    随即便看向墨如霜也是一愣。

    毕竟,能让孟璟玄这般称呼的,如今在京城的也没有几个了。

    可是,孟璟玄堂堂九王爷,竟然对一个命妇如此称呼,有违体制。

    “姑姑,媳妇儿可是要在府上住几日?”孟璟玄倒也不在意旁人错愕的目光,只是看向墨如霜道。

    “王爷,臣妇不敢当。”墨如霜连忙回道。

    “你是媳妇儿的姑姑,寻常人家,我理应如此称呼啊。”孟璟玄低声道,“如今我随媳妇儿。”

    此言一出,当真是艳惊四座。

    连带着匆忙赶来的黎老夫人听了,也是吓得双腿抖了抖。

    秦蓁看向孟璟玄道,“王爷,姑姑身子不适,我便陪她几日。”

    “哦。”孟璟玄嘟囔道,“那我只好回家等你了。”

    “好。”秦蓁欣然应道,“毕竟,太后寿诞,王爷也该准备准备。”

    “还是媳妇儿蕙质兰心。”孟璟玄毫不吝啬,当着黎家上下夸赞着秦蓁。

    秦蓁随即便将他打发走了。

    孟璟玄依依不舍,最后只能无奈叹气地离去。

    知茉与知棋暗暗地摸了一把冷汗,只觉得九王爷这么一闹,怕是众人都不会怠慢大姐,更不会像从前那般对姑奶奶。

    黎老夫人好不容易送走九王爷,如今瞧着秦蓁的时候,也是毕恭毕敬的。

    毕竟,她虽然还未与九王爷大婚,可是这身份,也是不容觑的。

    云国秦家的家主,试问这世上哪个女子能像她这般呢?

    黎老夫人到底没有想到秦蓁还活着,而且还有了如今这样的地位,故而只能无奈地站在一旁。

    秦蓁看向黎老夫人道,“老夫人,我也不过是住几日,不必如此拘束。”

    “老身这便去命人准备。”黎老夫人怎么敢放松?

    秦蓁到底也没有多言,只是看向墨如霜道,“王爷这般称呼姑姑,是真的将您当成了亲人呢。”

    黎老爷听着,也是心下一沉,待看向墨如霜时,素日的种种又浮现出来,又觉得一阵冷汗淋漓。

    秦蓁只字不提,只是随着墨如霜回了她的院子。

    只是刚进去,便瞧见一个男童莽莽撞撞地冲了出来,横冲直撞的,还将一旁摆放着的杜鹃花盆景打翻,待瞧见墨如霜的时候,一个用力,头便朝着墨如霜的腹撞过来。

    秦蓁眯着眸子,怪不得姑姑总是腹疼痛呢?原来是被这般磋磨的。

    他总归是个孩童,如何计较?

    再者,姑姑又一直未无子,若真的计较起来,黎家众人还不觉得是她无理取闹,不明事理?

    秦蓁这般想着,脸色也变得阴沉了。

    待那孩童撞过来时,秦蓁指尖一弹,那孩童双腿一软,直接趴在了地上。

    墨如霜看向秦蓁,也只是无奈一笑。

    “终究是管教不得的。”

    秦蓁脸色一沉,便瞧着那孩童突然坐在地上瞪着腿,嚎啕大哭着。

    一面哭泣,一面还指着秦蓁道,“坏人,你是坏人。”

    秦蓁只是静静地看着,直等到不远处,有人赶了过来。

    待她看去,乃是黎家的二夫人。

    “这是怎么了?”黎二夫人冷着一张脸,走了过来,大有兴师问罪的架势。

    秦蓁并未转身,只是站在原地。

    因墨如霜挡着,故而黎二夫人并未瞧见秦蓁的容貌,只是以为她带来了个客人罢了。

    等行至墨如霜的跟前,再瞧见坐在地上的孩童,嘲讽道,“你若是不想过继,也不必如此苛待。”

    墨如霜淡淡道,“他自个摔倒了,也是我的错?”

    “他好端端的,怎么会摔倒呢?”黎二夫人接着道,“不是我,大嫂这身子一直不见好,老夫人好不容易想了个法子,虽不是大嫂亲生的,可终究也是黎家的骨血,难不成,大嫂想长房无后,还是想无子送终?”

    黎二夫人言语刻薄,不屑地看着墨如霜。

    墨如霜气的怒视着她,“这孩子自从进了府,便一直交给老夫人调教,我又有什么能耐呢?”

    “可大嫂为何一直硬撑着呢?”黎二夫人摇头,“总归,他也是个孩子。”

    “是吗?”

    此时,秦蓁过墨如霜,站在黎二夫人的跟前。

    黎二夫人这才瞧见是谁,当即愣住了。

    秦蓁冷笑道,“难道这孩子日后磕着碰着,都是姑姑的错?”

    “他日后便是大嫂膝下的孩子了。”黎二夫人道,“怎能苛待呢?”

    秦蓁淡淡道,“如今还未过继呢,他算什么西?”

    “秦大姐,这是黎家的家事儿。”黎二夫人挑眉道。

    秦蓁轻轻点头,“我姑姑自从嫁到黎家,一直紧守分,从未做过任何让黎家蒙羞之事,而这子嗣之事,也不过是缘分二字,至于二夫人所言,家事,既然是要过继给我家姑姑,我为何管不得?”

    她眯着眸子,接着看向那孩童道,“如今还未过继,便这般猖狂,日后若真的成了长房的长子,还不得翻天了?”

    “这般坐在地上哭闹,跟个泼皮无赖有何区别?难道黎家的儿子都是如此?”秦蓁慢悠悠道,“这就是老夫人的教导?”

    黎二夫人听着秦蓁训斥着,整张脸憋得通红。

    她向后退了一步,差点没有背过气去。

    秦蓁转眸看向知茉道,“适才这孩童冲撞了我,这般莽撞,是该好好调教了。”

    她淡淡道,“二夫人是想亲自带回去调教,还是留在这处?”

    “这是要过继给大嫂的,自然是要留在这处。”黎二夫人一口咬定。

    秦蓁嘴角一撇,“既然要留在这处,他如何,又与二夫人何干呢?”

    “这……”黎二夫人冷哼一声,“毕竟,这孩子日后是要继承长房的。”

    “继承?”秦蓁挑眉,“二夫人又笑了,姑姑何曾答应要将他过继了?再者,如今这孩子不是一直留在黎老夫人跟前吗?”

    “大嫂难道要反悔了?”黎二夫人自知不过秦蓁,随即将矛头指向了墨如霜。

    墨如霜低声道,“即便过继,我也不会过继他。”

    “为何?”黎二夫人反问道,“此事儿可不是大嫂了算。”

    “为何?”秦蓁低声道,“这孩子可是二房的外室,凭什么要过继到长房?”

    “什么?”黎二夫人一听,当即愣住了。

    秦蓁挑眉,看来这黎二夫人也是白白给别人做嫁衣了,竟然不知?

    黎二夫人不可置信地看着秦蓁,“秦大姐所言当真?”

    “看来二夫人被蒙在了鼓里,当真可笑了。”秦蓁冷笑道,“不过,这孩子留在二房的确不妥,毕竟是外室的孩子,而且还这般没有规矩,若是二夫人真的留下了,那二房岂不是要成为笑话了?”

    黎二夫人自讨没趣,只能仓皇地离去了。

    秦蓁转眸看向那孩子,接着道,“让他跪着。”

    “是。”知茉垂眸应道。

    当即便将那孩童拎了起来,让他跪在地上,亲自监督。

    黎老夫人得知之后,脸色一沉道,“这还得了,她就算要成为九王妃了,可是黎家的事儿还容不得她来掺和。”

    “老夫人,儿媳听那孩子并非是远亲的,而是老爷在外头养的?”黎二夫人此时匆忙赶来问道。

    黎老夫人似是一早便料到了黎二夫人会知晓,故而不紧不慢道,“如此不是更好?长房日后不也二房的?”

    黎二夫人一听,当即垂眸道,“是儿媳眼皮子浅了。”

    “你啊。”黎老夫人无奈道,“你怎得不理解我这一片苦心呢?”

    “可是……”黎二夫人道,“秦蓁来者不善,也不知那墨氏与秦蓁了什么。”

    “她难道一直会待在黎家?”黎老夫人不以为然道。

    “儿媳也明白。”黎二夫人继续道,“如今的秦蓁背后有九王爷撑着,更何况,她可是云国秦家的家主,想要捏死一个孩子,岂不是跟捏死一只蚂蚁一般?”

    黎老夫人一听,冷哼一声,“若是她还想要墨氏在黎家好过,必定不会这般猖狂。”

    “老夫人,不好了。”外头,老妈妈赶了过来。

    “慌慌张张的做什么?”老夫人冷声道。

    “公子被罚跪了。”老妈妈道,“是秦大姐跟前的丫头看着。”

    “什么?”黎老夫人坐不住了,当即起身,“走,去瞧瞧,我倒要看看,她一个外人,胆敢在黎家撒野。”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