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 二小姐死了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大姐放心,奴婢都安排好了。”知棋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秦蓁瞧着她如此,也只是无奈地摇头。

    知茉过来,“大姐,您,二姐会不会上当呢?”

    “她如今疑心生暗鬼,想来那西对于她来致命的。”秦蓁淡淡道。

    “是。”知棋听着,似是又想起了什么,而后道,“大姐,奴婢觉得二姐更担心此物落入旁人之手,可是她为何要让跟前的丫头去处置呢?若真的如此重要,她应当销毁的。”

    “除非……”秦蓁淡淡道,“此物不过是个引子。”

    “引子?”知棋皱眉,“难不成,那西还在二姐的手里头?”

    “应当是这丫头私自偷出来的。”秦蓁反而觉得这种可能性是最大的。

    知棋一时间也不准,只是看着秦蓁愣神。

    转眼,天色渐渐地暗了。

    今夜,正巧南宫珩巡夜,并未在府上。

    秦洛哄着两个孩子睡下之后,便也准备歇息了。

    跟前的丫头伺候她沐浴宽衣,而后才回了屋子。

    她穿着里衣躺在床榻上,脚榻上有丫头守夜,她仰头望着天顶,出神了一会,便去歇息了。

    不知过了多久,外头偷偷地窜进来一个黑影,蹑手蹑脚地朝着内室走来。

    屋内不远处的几案上点着一盏昏暗的灯,隐约能瞧见那身影,不过,直等到她靠近床榻旁,守夜的丫头却突然醒来,待瞧见面前突然闯进来的人,大声道,“来人啊!”

    躺在床榻上的秦洛被惊醒,连忙半坐起身。

    那丫头见状,便要抓住那黑影,不过却被这黑影直接伸手一掌劈晕了。

    秦洛刚下了床榻,那黑影转身要逃。

    外头,知茉与知棋却已经拦住了那黑影的去路。

    秦洛冲了出来,瞧着那黑影,暗暗地松了口气。

    “二姐。”秦蓁慢悠悠地上前,看着眼前的黑影道。

    眼前的黑影蒙着面纱,此刻被揭开,露出了来的容貌。

    “你设计害我?”南宫青莺当即反应过来了。

    “若非二姐做贼心虚,怎会中计?”秦蓁沉声道。

    南宫青莺眯着眸子,愤恨地看着她。

    秦蓁淡淡道,“二姐,你想要的西,已经被旁人抢走了,并非在我的手中,不过二姐,你可要想好了嗯,那人若是要捏着此物,你也活不了。”

    南宫青莺当然清楚,故而才想急切地拿回来。

    她怎么会想到,自个一直深信的丫头会背主呢?

    那西到最后,还是落入了旁人之手。

    南宫青莺敛眸,继续道,“那是一巫蛊之术的秘籍。”

    “原来如此。”秦蓁看向南宫青莺道,“二姐并非是病了,而是中了巫蛊吧?”

    “不错。”南宫青莺点头道,“这些年来,不过,那秘籍也是我最近才得到的,我仔细研究了一番,却也是无用。”

    “是何人给你下的?”秦蓁直言道。

    “不知。”南宫青莺摇头,“不过,那人每半年会给我克制巫蛊的解药,让我替他办事儿。”

    “那么,你嫂嫂中毒?”秦蓁直截了当地问道。

    “是我下的。”南宫青莺坦然道,“既然你已经发现了,我也无话可,悉听尊便。”

    秦蓁轻笑一声,“我也不过是个外人罢了,二姐如何处置,也该由府上的人做主。”

    她罢,看向秦洛道,“五妹妹,此事儿便交给南宫伯父做主吧。”

    “是。”秦洛点头。

    秦蓁便也不多言了,只是静静地看着南宫青莺,“二姐能否告知,这秘籍你是如何得到的?”

    “是有人偷偷送过来的。”南宫青莺看着秦蓁道,“若是秦大姐能解了我身上的巫蛊,我也许就不必如此痛苦了。”

    “那二姐是何时中的巫蛊?”秦蓁继续道。

    “我……”南宫青莺摇头,“我也不知,只是有一次,府上宴会,我回来之后,便身子不适,回来之后就成了这幅模样。”

    南宫青莺嗤笑一声,“可是,这些年来,我也一直在努力克制,这秘籍我也研究过,可终究猜不透,反而让我的性情大变,容易暴躁,有时候还会做出一些不可理喻之事。”

    秦蓁走上前去,径自给南宫青莺把脉,沉吟片刻道,“二姐可知晓,自个还做过什么?”

    “我……”南宫青莺摇头,“许多事儿我也记不得了,不过,秦家的事儿,我多少还是知晓的。”

    “这是何意?”秦蓁继续问道。

    “当初,六姐偷偷地去了磨山,后来,无意中撞见了我,我当时与她交好,便替她隐瞒了。”南宫青莺继续道,“后头,我便犯病了。”

    “这巫蛊之术出自韦氏,二姐原先与曲家有婚约,想必,韦氏一心想要破坏,故而才用了这个法子。”秦蓁继续道,“不过,二姐可见过曲家的公子?”

    “是与我有婚约之人?”南宫青莺看着她。

    “正是。”秦蓁点头。

    南宫青莺敛眸,“有过一面之缘。”

    “何时见过的?”秦蓁连忙问道。

    “乃是……”南宫青莺正要开口,突然觉得胸口像是被千万条虫子啃咬一般,疼地厉害,随即哀嚎一声,便倒在了地上。

    秦蓁连忙上前,将紫放了出来。

    紫连忙钻进了南宫青莺的嘴里,没一会待紫出来,南宫青莺已经晕厥了过去。

    秦蓁双眸一沉,看来这曲家的确有不为人知之事。

    而南宫青莺之所以被下蛊毒,想必也是曲家一手策划的。

    那么,曲家为何会策划这一切呢?

    秦蓁深吸了口气,看向秦洛道,“先送二姐回去吧。”

    “那此事儿?”秦洛看向她。

    “如实禀报就是了。”秦蓁直言道,“五妹妹,我离开之后,必定还会有不少人会盯着你们,你日后要多加心才是,二姐怕是命不久矣了。”

    “什么?”秦洛一听,当即敛眸。

    秦蓁便也不多言,而是让人将南宫青莺抬回了她的院子。

    不过让秦蓁发地不解的便是,到底是什么将那秘籍抢走了呢?

    而且那秘籍虽然的巫蛊之术,可却也能迷乱心性,否则,南宫青莺为何无法猜透,反而还被反噬了呢?

    秦蓁暗暗思忖着,过了许久之后,便见南宫珩回来了。

    她并未隐瞒,一五一十地了。

    南宫珩皱眉,“看来二妹妹的确是被算计了。”

    “南宫家,想必隐藏着一个高手,而且,一直对南宫家虎视眈眈。”秦蓁继续道,“毕竟,南宫家掌握着云国大半的兵权,皇上又对南宫家过于重视,虽不是然相信,却也指望着的,南宫家不倒,这边关便能安定,可还是有人想要取而代之。”

    秦蓁继续道,“想来,这曲家便是其中之一。”

    “可曲家善机关术,更何况,他们世代隐世,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呢?”南宫珩不解。

    秦蓁挑眉道,“那要看曲家到底发生了何事?”

    “二妹妹见过曲家公子?”南宫珩看着她道。

    “是。”秦蓁点头,“可她正要的时候,蛊毒发了。”

    南宫珩敛眸道,“这么巧?”

    “二姐时日无多了。”秦蓁直言道。

    “哎。”南宫珩重重地叹气,“终究是我们忽略了。”

    秦蓁继续道,“待二姐醒过来,再问问吧。”

    “好。”南宫珩点头,“不过这曲家,到底是何用意呢?”

    “那秘籍不知被何人拿走了。”秦蓁接着道,“也不知是何人送给二姐的。”

    “那个丫头已经死了,如今二妹妹又成了这样,想必也是无人知晓了。”南宫珩幽幽地叹气,“眼下,秦妹妹,你怕是也不能在南宫家久留了。”

    “南宫大哥放心,过两日我便动身。”秦蓁直言道。

    “嗯。”南宫珩点头,“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却又像是一早便策划好的,想必这其中必有隐情,你可要当心啊。”

    “好。”秦蓁点头。

    二人闲聊了好一会子,便各自回去歇息了。

    秦洛见南宫珩回来,她走上前去,“已经安顿好二妹妹了,不过,二妹妹的事儿,要与公公吗?”

    “嗯。”南宫珩语重心长道,“不过,如今这番情形,反倒让我心中有些烦闷了。”

    “嗯?”秦洛看着他。

    “祖母若是知晓了,怕是会伤心难过的。”南宫珩无奈道,“过两日吧,将此事儿与祖母禀报。”

    “你放心吧。”秦洛温声道,“过几日,等事情都查清楚了,我与祖母明。”

    “嗯。”南宫珩点头。

    秦蓁回去之后,瞧着天色,低声道,“憩一会吧。”

    “大姐,这二姐当真是什么都不知道。”知棋看着她。

    “如今也是线索无。”秦蓁无奈道,“等到了那处再吧。”

    “是。”知棋便也不多言了。

    秦蓁便靠在软塌上闭目养神。

    外头,不知为何,传来了一阵匆忙地脚步声。

    秦蓁被惊醒,她猛地睁开双眸,便见知茉赶来。

    “大姐,二姐死了。”知茉回道。

    秦蓁双眸闪过一抹了然之色,“看来是杀人灭口了。”

    “大姐,现在该怎么办?”知茉看着她道,“奴婢一直在暗中守着,并未瞧见有任何的不对劲。”

    “莫要忘记了,她中的可是蛊毒。”秦蓁淡淡道,“我适才给她诊脉的时候,便发现,她气息紊乱,紫适才有了反应,不过瞧着不大好,想来,那蛊毒已入了六腑,早已无药可医。”

    “是。”知茉点头。

    知棋皱眉,“可是为何死的这般突然呢?”

    “蛊毒能催动她的意志,她是自尽的。”秦蓁直言道。

    “到底是何人所为呢?”知棋气愤不已。

    “此事儿与韦家脱不了干系,也与曲家有关。”秦蓁直言道,“咱们还是准备准备,早些动身吧。”

    “是。”知棋点头应道。

    秦蓁看向知茉,“王爷呢?”

    “王爷并未回来。”知茉看着她。

    秦蓁轻轻点头,“等王爷回来,咱们便走。”

    “是。”知茉应道。

    秦蓁深吸了口气,而后便又去歇息了。

    秦洛这处,得知南宫青莺便这样没了,沉默了良久,看向南宫珩道,“一切等公公回来定夺吗?”

    “嗯。”南宫珩点头,“既然没了,如此也算是走个清白了。”

    “这倒也是。”秦洛却也觉得古怪。

    晚些的时候,她便去了秦蓁那处。

    秦蓁正醒来,瞧见她满面愁容,便道,“时也命也。”

    “大姐,这二妹妹也并非是那等胡闹之人,何故如此呢?”秦洛无奈道。

    “此事儿早些时候便已经埋下了祸根,你莫要忘记了,昨儿个二姐所言,她原先瞧见六妹妹去过磨山,想来她的蛊毒与六妹妹脱不了干系。”秦蓁继续道,“而曲家公子她也见过,而曲家以曲公子没了,与南宫家退婚,这就古怪。”

    秦洛敛眸,“难道这其中有何牵连?”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