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 撒娇的九王爷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倘若有旁的法子,秦蓁也不想这个时候前去大召,可能够救得了秦洛性命的解药,也只有她知晓在何处。

    可是,到底是谁要利用此毒来引她前去大召呢?

    知棋心中还是犹豫的,故而暗中传了消息下去,让隐藏在大召的暗桩暗中心保护着,万不能让秦蓁有任何的闪失。

    如今的秦蓁,到底也褪去了从前的稚嫩,从最开始的跌跌撞撞,到如今的沉静,她自然清楚自个此次前去所遭遇的是什么?

    沐峰前去云国又是为了什么?

    为何他要让沐轻轻引出岳家呢?

    而且,又与袁锦年有何牵连?

    她连夜赶路,三日后,到了大召边关,永城。

    慕容栩到底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堂而皇之地入了城门。

    手中握着的乃是玉佩,径自骑着马直奔慕容府。

    慕容栩刚得了消息,许久不曾见面,看着她模样依旧,他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秦妹妹。”慕容栩一身银色铠甲,手握宝剑,脚步轻快。

    秦蓁翻身下马,行至他的跟前,也是灿然一笑。

    “慕容大哥。”秦蓁低声道。

    “你怎么这样过来了?”慕容栩好奇道。

    “五妹妹中毒了,那解药我必须亲自去拿。”秦蓁解释道,“故而,我不得不入大召京城。”

    “什么?”慕容栩双眸闪过惊讶,脸色一沉道,“你可知晓,虽然众人都在暗中议论你并没有死,可皇上一日不曾下旨,你在大召便是已死之人,若是入了京城,那处必定会将你拿下,到时候也是会被斩首的。”

    “我知道。”秦蓁接着道,“可是,五妹妹不得不救啊。”

    “你还是如此。”慕容栩摇头,“不过,你为何不先传消息去京城呢?”

    “二殿下吗?”秦蓁笑着问道。

    “嗯。”慕容栩点头道。

    秦蓁笑吟吟道,“我已经传消息过去了,不过我亮出的乃是玉佩,怕是还不等我入京,那处便已经知道了。”

    “哎。”慕容栩盯着她,“你这也太大胆了。”

    秦蓁继续道,“这不是更好?”

    “到底是谁引你去大召的?”慕容栩沉默了半晌道。

    秦蓁摇头,“只有我去了,才能知道。”

    “秦妹妹,那你要万事心啊。”慕容栩继续道。

    “二公主呢?”秦蓁问道。

    “她?”慕容栩摇头,“我与她不过是有名无实,她一直待在府上,我也不曾与她过几句话,也许,她早已忘记了,自个是谁了吧。”

    秦蓁挑眉,随即入了慕容府。

    慕容栩跟着她一同去了后院。

    到了孟锦偲的住的院子,她似乎一早便知晓自个会特意来看她,故而正在院子内的凉亭内等着。

    待瞧见秦蓁的时候,冲着她笑了笑。

    “咱们许久不见了吧。”她亲自斟茶,而后等着她过去。

    秦蓁走上前去,多年不见,早已是物是人非。

    眼前的孟锦偲也不似从前的那般天真少女,或者是,她从未天真过,那些不过是表面罢了。

    就如同,当初,她带着自个去了那冷宫,看到了那位宫女,而她所知道的,也许也都是她一步步引她前去的,只可惜,到最后,她还是一颗棋子罢了。

    若非贤妃是她的姑婆,这一切的一切,终究也不过是浮华一场。

    秦蓁走上前去,缓缓地坐下。

    孟锦偲笑吟吟地看着她,“怎么?认不出我来了?”

    “二公主的气色倒是不错。”秦蓁直言道。

    “听大皇姐在云国过得并不如意啊。”孟锦偲淡淡道。

    “倒也不错。”秦蓁直言道。

    “哦?”孟锦偲听着孟锦芫过得不错,反倒有些失望。

    也许,在孟锦偲的心中,孟锦芫早该死了,可为何还活的这般好呢?

    孟锦偲收起双手,端庄地放在坐在她的面前,尽显公主威仪。

    而秦蓁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过了许久之后,才开口,“我不过是想着这些年来,你也该看明白了,总有一日会重新回来大召,只是不曾想到,你竟然用这样的法子。”

    秦蓁低声道,“我即便不是大召的秦蓁,却也是云国秦家的大姐,前来大召,也是理所应当的。”

    孟锦偲轻轻地点头,“当年,我便知晓你不一般,不曾想,你竟然是秦家的家主了。”

    秦蓁继续道,“二公主在这里,不觉得无聊吗?”

    “为何无聊呢?”孟锦偲斜睨了一眼身后的慕容栩,“我与他也不过是形同虚设罢了。”

    秦蓁摇头,“这些年来,你作为监视慕容家的监工,却也只能隐藏自个的实力,是不是觉得憋屈?”

    孟锦偲似是被中了心事儿,抬眸看着她的时候,脸色一沉。

    秦蓁继续道,“贤妃当年,终究还是看错了人。”

    她暗自摇头,“可笑当真可笑,她为了你,一直委曲求,可最终呢?也不过是你的踏板罢了,如今你可高兴了?这一切,难道真的是你想要得到的?”

    “你胡什么?”孟锦偲扬声道,“母妃如此做,不过是想要让我安分守己罢了。”

    “安分守己不好吗?”秦蓁勾唇冷笑,“若是你真的单纯,若是你真的是曾经我所认识的那样,慕容大哥必定会对你真心相待,也不至于,如今两相折磨了。”

    “哈哈!”孟锦偲冷视着他,“那他呢?从未想过用真心待我不是吗?”

    “罢了。”秦蓁缓缓地起身,“我知晓你终有一日会离开这里,我等着你回京。”

    她罢,便不理会与孟锦偲了。

    “端木衢已经死了。”孟锦偲看着她的背影,“你生来便是克星,凡是与你亲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秦蓁停下脚步,转眸冷冷地看着她。

    “你也亲近也我不是吗?”秦蓁沉声道。

    孟锦偲轻轻点头,“是啊,所以,我也不会有好下场啊。”

    秦蓁隐藏与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漠然离去。

    孟锦偲却突然盯着眼前的茶壶,直接甩了出去。

    疯子,当真是疯子!

    慕容栩怒视着孟锦偲,暗骂道。

    秦蓁出了慕容府,看向慕容栩道,“慕容大哥,我告辞了。”

    “一路心。”慕容栩道。

    “好。”秦蓁点头。

    知棋翻身上马,与秦蓁一同出了永城,赶往京城。

    云国京城内。

    皇宫中。

    皇帝诧然地看着手中的密折。

    “她竟然去大召了?”

    “是。”跪在大殿内的密探道。

    “为何会突然去大召京城呢?”皇帝不解。

    “听是为了南宫世子妃。”密探继续道,“南宫世世子妃病重,而秦大姐是为了前去拿解药。”

    “难道不是假象?”皇帝不相信。

    毕竟,对于秦蓁来,此时入大召,必死无疑。

    可她不可能因为一个自家不受宠的妹妹,做出这等冒险之事。

    他眯着眸子,“如此也好,若是真的死在了大召,那朕便有借口,将秦家收回来了。”

    “是。”密探垂眸应道。

    “若是有必要,莫要让她回来。”皇帝冷声道。

    “是。”密探应道,接着便退了下去。

    大召京城内。

    孟宇轩刚收到秦蓁送来的密函。

    知晓她要入京,吓得手一抖,当即便起身离去了。

    待行至九王府,他径自入了后院。

    “九王叔,大事不好了。”孟宇轩急匆匆地入内,刚开口,便被直接踹了出来。

    没一会,便瞧见一人出来。

    “九王叔,秦大姐要入京了。”孟宇轩连忙道。

    “知道了。”内室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

    孟宇轩无奈,见他这般态度,只能转身离去。

    不远处,一道黑影闪过。

    孟宇轩出了九王府,焦急不已,如今这个时候,他也该去安排一番,免得到时候出了事儿。

    孟启轩也没有想到秦蓁会前来京城。

    得到消息的他,也是一片愕然。

    吕秀妍坐在一旁,见他神色凝重,温声道,“殿下,您怎么了?”

    “哦。”孟启轩看着吕秀妍,似是想到了什么,随即便将手中的密折给她看。

    吕秀妍拿过,当看过之后,双眸闪过诧异之色。

    “殿下是,秦姐姐还没有死?”吕秀妍惊讶道。

    “嗯。”孟启轩继续道,“早先,大皇妹便提起过,云国秦家的大姐与已经死去的秦家姐是同一个人,我并未当真,不曾想,她竟然”

    “这”吕秀妍整张脸皱在一起,她这个时候前来不是死路一条吗?

    人人都知晓她已经死了,一个死人怎么可能活着呢?

    到时候,若是被发现了,岂不是

    吕秀妍心中是担忧的,可是这些年来,她所经历的,也让她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反倒是抬眸看着孟启轩道,“殿下想让我做什么?”

    “她与你甚是亲近,此次前来,你也该尽地主之谊。”孟启轩道。

    “若是她来寻我,我自然会。”吕秀妍如实道。

    孟启轩见吕秀妍的态度,满意地点头。

    不远处,已经成为林家之女的林玥,衣着华丽,径自走了进来。

    她刚从林家回来,自然也得知了秦蓁之事。

    “殿下。”林玥走上前来,笑吟吟道。

    “看来玥儿也知道了。”孟启轩道。

    “哎。”林玥敛眸道,“倒是不曾想大姐竟然还活着。”

    “如此不是更好?”孟启轩反倒没有提起她如今乃是林玥之事,而是道,“你与她好歹姐妹一场,到时候,也该好好聚一聚。”

    “是。”林玥连忙应道。

    在秦蓁还未入大召京城时,整座京城内的世家都知晓了此事儿。

    不论是林家,江家,赵家,季家。

    如今都在等着秦蓁的到来。

    皇宫中。

    大召皇帝双眸闪过一抹诧异,随即便阴沉着脸,“多年不见,到底不同了。”

    “父皇,她既然敢闯,便让她来得去不得。”孟启轩道,“若是将她扣在大召,那秦家的秘密,必定能手到擒来。”

    “你的不错。”皇帝认同地点头。

    “不过,她怎会这般轻易地回来呢?”皇帝觉得奇怪,难保这其中不会有旁的算计。

    孟启轩继续道,“听是前来寻解药的。”

    “是何人?”皇帝皱眉道。

    “乃是南宫世子妃。”孟启轩继续道。

    “待她前来,等等再。”皇帝冷声道。

    “是。”孟启轩恭敬地应道。

    待孟启轩离去之后,皇帝合起密折,便起身去了太后寝宫。

    太后半眯着眸子,淡淡道,“这丫头胆敢前来,想必是早好了打算,皇帝何故为难与她呢?”

    “她乃是已死之人。”皇帝如实道。

    “哎。”太后无奈道,“罢了,皇帝想要如何处置,哀家也管不着。”

    皇帝见太后如此,便也离去了。

    待皇帝离去之后,便见一人从寝殿内出来。

    “祖母。”孟璟玄看向太后拱手道。

    “又叫错了。”太后提醒道。

    “如今又没有旁人。”孟璟玄笑吟吟道。

    他随即坐下,拿起一旁的糕点咬了一口,皱眉道,“今儿个乳酪放多了。”

    “哎。”太后无奈地看着他,“你这一声声地祖母,叫的哀家心惊胆战的。”

    “哪里?”孟璟玄笑呵呵道,“祖母,好祖母。”

    “罢了。”太后连忙摆手,“再叫下去,哀家这把老骨头便要交代在这处了。”

    “祖母,她入京,可否能安然离去,可要祖母做主了。”孟璟玄讨好道。

    “你就不能与她好好会话?”太后无奈道。

    “如今还不是时候。”孟璟玄耸肩,接着便将那糕点直接丢在了一旁,“祖母,记得下次莫要让她们再放乳酪了,太腻。”

    “知道了。”太后嘴角一撇,满脸的宠溺之色。

    孟璟玄这才满意地离去,不过是从密道离开的。

    太后轻咳了几声,抬眸看着那放在一旁咬了半口的糕点,摆手道,“都拿下去吧。”

    “是。”一旁的嬷嬷垂眸应道。

    孟璟玄回了王府,那脸上的面纱并未揭开,而是一手撑着下颚,百无聊赖地把玩着手中的暖玉,嘴角一撇,瞥了一眼不远处急的团团转的孟宇轩,转眸看着身旁的侍卫道,“将他给我赶出去。”

    “回主子,您已经撵出去一回了,二殿下不死心,如今什么都要赖在这。”侍卫无奈道。

    “哼。”孟璟玄冷哼一声,“逼我出绝招吗?”

    他随即起身,直接出了屋子,还不等孟宇轩反应过来,他已经揭开了面纱,紧接着便听到天空中闪过一道惊雷,紧接着便是瓢泼大雨。

    孟璟玄已经慢悠悠地戴上面纱,转身回去了。

    “不许给他伞。”孟璟玄凉凉道。

    “是。”侍卫无奈道。

    孟宇轩来不及多雨,转瞬间便被淋成了落汤鸡。

    孟宇轩透过窗棂看去,乐不可支,怀中还抱着香茶,轻轻地嗅着。

    不知过了多久,雨才停歇。

    孟宇轩浑身湿透,忍不住地打了个喷嚏。

    他这病才刚刚好不久,如今这一淋,也不知会不会又犯病。

    他斜睨了一眼在厅堂内看他笑话的无良九王叔,咬牙切齿地转身走了。

    孟璟玄仰着脖子,冷哼了一声,笑话看够了,也觉得乏了,便起身去歇息了。

    孟宇轩觉得今儿个做的最蠢的事儿,便是两次来找孟璟玄。

    他站在府外,仰头怒吼,愤愤地回了皇宫。

    次日一早,便浑身发抖,委屈巴巴地去了太后那处。

    太后瞧着孟宇轩这副模样儿,连忙让人传了御医过来。

    御医看过之后,道,“二殿下得了风寒,臣开服子,服下两日便好。”

    “那去吧。”太后这才放心。

    “祖母”孟宇轩可怜兮兮地看着太后,那眼泪夺眶而出。

    “想来,你又招惹九了?”太后在孟宇轩跟前,都是如此称呼孟璟玄的。

    “九王叔太没人性了。”孟宇轩哭唧唧地控诉着孟璟玄,而后看向太后道,“您瞧瞧,孙儿这身子骨,刚好利索,如今怕是又要”

    题外话

    哈哈,九王爷闪亮登场了,素不素乃们喜欢的?啦啦啦16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