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 再无瓜葛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端木衢平视着前,神色冷然,没有半分地笑容。

    端木阙见他如此,随即收回视线,目不斜视地往前走了。

    待入了大殿之后,他恭敬地行礼,“父皇。”

    “嗯。”皇帝阴沉着脸,怒意正盛。

    “父皇,二皇弟想来也是另有内情,何不给他一个辩解的机会?”端木阙看向皇帝道。

    “辩解?”皇帝冷哼一声,“朕何尝没有给他机会,可他口口声声此事儿是他一人所为,欺君之罪也是他一人所为,旁的也不多言,难不成让朕直接将他处置了?”

    “这……”端木阙双眸闪过一抹疑惑,皱眉道,“那等儿臣去仔细问问吧。”

    “去吧。”皇帝沉声道。

    待端木阙离去之后,皇帝看着身后的太监总管,幽幽地叹气道,“朕膝下成器的也只有这两个皇子,一个好不容易回心转意了,另一个却又陷了进去,当真是孽缘啊。”

    “皇上,安王殿下想必也是担心若此事儿追究下来,您必定会雷霆大怒,那安王妃岂不是?”一旁的太监总管陈闲垂眸道。

    “安王妃?”皇帝冷嗤道,“她是什么安王妃?”

    “皇上,当初下葬时,安王与安王妃可是……”陈闲轻声道。

    “住口。”皇帝沉声道,“她将整个云国都玩弄在鼓掌之中,如今想要身而退,休想!”

    陈闲知晓,皇帝正在盛怒中,故而也不敢再多言。

    端木阙出了大殿,看向眼前的端木衢道,“你是想救她?还是想要害死她?”

    “一人做事一人当。”端木衢仰头道,“我断然不会牵连旁人?”

    “她先死,你又死,难道旁人都是瞎子?”端木阙垂眸看他,脸上多了几分地冷意。

    “那也是我先动手的。”端木衢继续道,“太子皇兄,臣弟心意已决,还请太子皇兄成。”

    “成?”端木阙嗤笑道,“当初,你一意孤行,非要娶她,不顾我与她之间的情义,而后你又仗着自个手中拿捏的西,让她成为了你未过门的安王妃,这倒好,二人一同去了,倒是成了你二人,那谁来成我呢?”

    端木阙终究没有压制住自个的脾气,厉声喝道。

    端木衢也只是木然地看向前,一言不发。

    端木阙见他如此顽固,随即拂袖离去。

    等回了太子宫之后,他只觉得胸口被一块大石压着,半天喘不过气来。

    他抬眸看着远处,深吸了口气,接着便转身离去了。

    秦蓁正坐在马车内,如今回京,她反倒不着急了。

    毕竟,最坏的也不过是犯了欺君之罪,可她知晓,端木衢必定会将所有罪责都揽在自个身上,而皇帝也定然不会轻易地让她死去。

    她手中如今算是彻底地掌握了秦家家主的印鉴,而秦家的秘密,始终都是皇帝想要觊觎的,他断然不会在没有得到秦家的秘密之前,让她殒命。

    秦蓁忍不住地咳嗽了几声,也不知为何,自从诈死之后,再次醒来时,她的内息看似顺畅了,可却还是有些虚弱。

    似乎,这里头还隐藏着什么她不知晓的缘故。

    秦蓁沉默了良久之后,抬眸看向知茉道,“京城内如何了?”

    “回大姐,如今都乱了。”知茉如实道,“您与安王死而复生,而且秦家那处的事情,多少也成了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嗯。”秦蓁点头应道,“闹了这么一出,到底让人不敢不谈论。”

    “大姐,四姐那处就如此了结了?”知棋始终觉得,闹腾了这么久,难道仅仅只是为了一个四姐?

    秦蓁笑道,“我要的是她手中的西,而且,四妹妹一死,秦家便能安生了。”

    “这是何意?”知棋不解。

    “秦家如今还会有谁能接任家主呢?”秦蓁继续道,“我如今既然还活着,而且手中也有了家主真正的印鉴,隐藏在四妹妹背后的人,到底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再出头。”

    “那三夫人呢?”知棋继续道。

    “她如今不会轻易动手的。”秦蓁继续道,“毕竟,韦氏如今在秦家,也只剩下她一个了,上次韦氏的举动,着实让韦氏不敢在这个时候冒险。”

    “大姐,难不成韦氏才是背后的人?”知棋连忙问道。

    “还不够格。”秦蓁冷声道。

    “那背后之人到底是谁?”知棋皱眉问道。

    “这背后之人,也许就在我身边,只不过,他在暗,我在明,而且,此人筹谋已久,一切都掌控在自个手中,对于我这处的变数,却也不会轻易地放在眼里。”秦蓁淡淡道。

    “这是何故?”知棋不解。

    秦蓁抬眸看着她,“难道你不觉得我从最开始走的每一步,都是在这棋局之中吗?”

    知棋仔细一想,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后道,“大姐,那现在?”

    “他自认为自个布设的局无人能破,我也不过是棋局中的一颗棋子罢了。”秦蓁敛眸道,“所以,不论我如何变换,也不过是颗棋子罢了。”

    “可秦家的秘密?”知棋继续道。

    “秦家的印鉴,也不过是开启秦家秘密的一把钥匙罢了。”秦蓁抬眸看着远处,“故而,母亲留给我的西,才是至关重要的。”

    “可是大姐您如今手中的西,难不成也是那人刻意为之的?”知棋继续问道。

    “并非如此。”秦蓁摇头,“只可惜,如今师父不愿意出现,想必也是让我独自历练罢了。”

    “大姐,安王该怎么办?”知茉连忙问道。

    “端看他到底要如何了。”秦蓁也不知端木衢意欲何为,只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当初,他竟然会肯陪着她演这一场戏。

    她无奈地摇头,而后便看着远处,过了许久之后吧,才开口道,“你放心吧,等入京城之后,一切便会有论断了。”

    “是。”知茉垂眸回道。

    端木衢在大殿外跪了三日三夜,到最后,晕倒在了大殿外。

    皇帝便命人将他抬了下去。

    如今的京城内,可谓是流言四起,不光是秦蓁与端木衢诈死之事,还有秦家的秘密,也不知为何,突然被卷了起来。

    秦蓁入京那一日,京城内亦是热闹非凡。

    故而,直等到她回了秦家,还不等她入院子,收拾妥当,宫中便传来了圣旨。

    秦蓁简单地换了衣裳,这才入宫。

    议政殿内,皇帝正襟危坐,待瞧见秦蓁入内,他的脸色始终是阴沉的。

    “臣参见皇上。”秦蓁恭敬地行礼。

    “秦大姐到底胆识过人。”皇帝嗤笑道。

    “臣前来,乃是为了谢罪。”秦蓁着,便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奏折呈上。

    皇帝也在等秦蓁的辞,如今见她主动送来,递给陈闲一个眼神,而后便等陈闲上前接过秦蓁手中的走着,递给他。

    皇帝抬手拿过,待打开看过之后,脸色一冷,“你所言可是真的?”

    “是。”秦蓁如实道。

    “那西可找到了?”皇帝继续道。

    “如今也只寻到了一半。”秦蓁接着道,“当初,臣并非是诈死,而是真的断气了,幸而安王相救,才能侥幸逃命,臣原是想入宫澄清,可不曾想到,臣家中四妹竟然拥有了秦家家主另一半家主印鉴,还有臣之祖父留下的书信,臣担心这其中另有缘故,这才暗中盯着,不曾想,这背后竟然是如此复杂。”

    “你是秦家四姐乃是大召之人?”皇帝到底也没有想到,秦家竟然还是有人在盯着。

    毕竟,秦家在云国地位不凡,无人敢轻易招惹的。

    如今,竟然还是有人觊觎秦家的西,若是秦家的秘密真的落入了大召皇帝的手中,怕是……

    皇帝皱着眉头,“既然如此,你可知晓到底是何人所为?”

    “臣之四妹暗中与大召长公主过往甚密。”秦蓁随即又将之前孟锦芫与大召来往的密函呈上。

    皇帝看过之后,脸色一沉,“只不过,你如今死而复生,到底也该给天下一个交代才是。”

    “臣明白。”秦蓁垂眸回道。

    “既然如此,你且先去看看安王。”皇帝明白,如今秦蓁手中算是彻底地掌握了秦家的秘密,他自然不能真的将她如何,否则,秦蓁一死,秦家的秘密岂不是真的落入了有心人之手?

    皇帝暗自摇头,到底还是算错一步。

    他原想要利用秦蓁成为安王妃,而后一点点地让秦蓁为皇室效忠,如此,即便秦家的秘密他得不到,可是有秦蓁在,秦家便是站在皇室的,不曾想,如今反倒……

    皇帝眯着眼,直等到秦蓁退下之后,他才开口,“太子呢?”

    “回皇上,太子殿下许久不曾出现了。”陈闲回道。

    “哼。”皇帝冷哼一声,“他如今是发地胆大妄为了。”

    “皇上,太子殿下许是担心安王,故而才不想出面。”陈闲连忙道。

    “不想出面?”皇帝嗤笑道,“他不过是藏有私心罢了,这个秦蓁,终究是留不得的。”

    “可是如今,她俨然成了秦家的家主,无可厚非了。”陈闲如实道。

    毕竟,之前,还会因她只有一半家主印鉴,而后又因她是女子,也许还能有几分地胜算,可如今,她手中所掌握的,早已是无法撼动的了。

    秦蓁出了皇宫,便瞧见太后跟前的嬷嬷已经在等她了。

    她知晓,太后这处,必定也在等她的一个法。,

    秦蓁入了太后寝宫,瞧见许久不见的太后,恭敬地行礼道,“臣女参见太后。”

    “哎,平身吧。”太后瞧见秦蓁安然无恙,也只是轻声叹气道。

    “是。”秦蓁恭敬地应道。

    秦蓁起身,而后便立在大殿中央,恭敬地立着。

    她看向眼前的人,只等着太后开口。

    过了许久之后,太后才幽幽开口,“哀家还以为你真的不成了,到底也是让哀家心中有了安慰。”

    秦蓁敛眸道,“臣女让太后挂心了。”

    “衢儿那孩子……你该如何?”太后看向秦蓁,直言道。

    “既然婚约还在,臣女必定不会辜负。”秦蓁坦然道。

    “好,好。”太后并未追问她诈死之事,反倒是关心她与端木衢,这让秦蓁心中多少有了几分地感动。

    太后也再未多言,只是让她去瞧瞧端木衢。

    秦蓁出了皇宫,便坐着马车去了安王府。

    端木衢此刻正靠在软榻上,一早便知晓她回来了,故而特意在这等她。

    待她前来,他笑着开口,“看来事情解决了?”

    “只解决了一半。”秦蓁道。

    “秦家之事?”端木衢继续道。

    “都是一半。”秦蓁随即坐下,待给他把脉之后,微微皱眉,“你怎得还是如此?”

    “彼此彼此。”端木衢继续道,“你不也是如此吗?”

    “我比你好多了。”秦蓁无奈道,“对了,既然如今咱们也都活着,这大婚之事,你是如何打算的?”

    “大婚?”端木衢突然咧嘴一笑,而后凑了过去,“咱们不是已经成婚了?”

    “既然你如此想,那便如此吧。”秦蓁直言道。

    端木衢笑了笑,而后道,“不过,到底是要大婚的,咱们选一个良辰吉日。”

    “嗯。”秦蓁点头。

    端木衢见她神色淡然的很,不知为何,这心中反倒有些忐忑起来。

    好不容易想到什么,他正要开口,便见秦蓁已经出去了。

    端木衢想要起身,不过瞧见她的背影,怔愣在原地,过了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

    秦蓁出了安王府,坐在马车上。

    “大姐,您便这样出来了?”知茉不解。

    秦蓁笑道,“如今能如何?”

    “如今这也是您的家。”知茉如实道。

    “是吗?”秦蓁掀开车帘,看着那安王府,也只是轻笑一声。

    半晌之后,她便将车帘放下。

    “大姐,难不成,您与安王的事儿,另有变故?”知茉皱眉问道。

    秦蓁笑着摇头,“不知。”

    “这是何意?”知茉发地不解了。

    “日后你便明白了。”秦蓁看向她,淡淡道。

    知茉不解地看着她,而后又看向知棋。

    知棋也冲着她摇头,显然二人都不明白,秦蓁此言何意。

    不知过了多久,秦蓁又开口,“太子如何了?”

    “这是太子殿下留下的。”知棋着,便将手中的书信递给她。

    秦蓁拿过来,看过之后,便道,“去郊外。”

    “是。”知茉应道。

    待秦蓁到了郊外的宅子,行至后院,便瞧见端木阙一身墨色锦袍,负手而立与廊檐下。

    她缓缓地上前,行至他的身侧。

    端木阙看着她,“事已至此,看来你也解决了。”

    “嗯。”秦蓁点头,“不过,你到底是如何想的?”

    “我?”端木阙嗤笑道,“我如何想,难道能阻拦你?”

    秦蓁敛眸,而后道,“木头,我们是当真回不去了。”

    “是啊。”端木阙幽幽道,“在你答应了二皇弟成亲之时,你我之间,就已经回不去了。”

    “既然如此,那咱们又何必再见面呢?”秦蓁反问道。

    “这一次,是最后一次。”端木阙直言道,“往后,你我之间,也再无任何的瓜葛。”

    “好。”秦蓁坦然应道。

    端木阙不曾想到,她回答的竟然如此决绝,他突然笑了,而后便转身离去。

    秦蓁只是站在廊檐下,如今正值深秋,枯黄的落叶随风卷起,慢悠悠地落下,掩盖了他的足迹。

    秦蓁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宛若这落叶一般落寞,她也只是转身,行至那屋子。

    知茉走上前去,“大姐,太子殿下当真与您无关了?”

    “嗯。”秦蓁点头,“回去吧,这处,也再也不必来了。”

    “是。”知茉垂眸应道。

    秦蓁重新回了秦家,随即便歇息去了。

    姜家。

    陆霜霜到底没有想到,秦蓁便这样安然地出了皇宫,她脸色一沉,“她到底用了什么法子?”

    “奴婢也不知。”跟前的丫头道,“只是皇上那处并未追究,太后也并未发怒。”

    题外话

    亲耐哒们,春节快乐啊,开始正常更新了哦!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