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 秦蓁不行了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秦蓁这几日都在歇息,毕竟上次救沛葳时,耗损了不少的力。

    端木衢这处,到底没有多什么,而是独自待在安王府调养身子。

    南宫青墨正去了秦洛那处,再过两日便是秦弯的满月酒宴了,她这几日正在忙着此事儿。

    眼瞧着秦洛这处也该出月子了,这一双儿女也是羡煞旁人啊。

    秦洛抬眸见她正在愣神,笑着开口,“怎么了?”

    “你要在这待多久?”南宫青墨直言问道。

    “怕是要有些时日。”秦洛继续道,“怎么都会等到大姐成亲的。”

    “嗯。”南宫青墨点头,继续道,“不过,妹妹那处我总归是不放心的。”

    “你是她与安王成亲?”秦洛当即便猜到了。

    “嗯。”南宫青墨重重地点头,过了许久之后才继续道,“我这几日总是有些不安,不知为何。”

    秦洛沉吟了良久之后,“如今圣旨已下,也不会有人阻拦的。”

    “万一”南宫青墨继续道,“我也不知该怎么。”

    秦洛握着她的手,“大姐定然不会轻易定下这门亲事,想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嗯。”南宫青墨也只能无奈地点头。

    二人对视了一眼,便又起了满月酒之事。

    南宫青墨沉默了好一会,“这几日最关键,你一定要养好身子才是。”

    “嫂嫂放心。”秦洛笑着点头。

    南宫青墨从秦洛这处离开,便回了自个的院子。

    伺候秦弯的奶妈突然抱着秦弯冲了出来。

    “怎么了?”南宫青墨一瞧,连忙道。

    “少夫人,姐也不知怎的,怎么也哄不好,一直在哭。”奶妈当即道。

    南宫青墨一怔,连忙上前低头瞧着,秦弯已经哭得声音嘶哑了,根哭不出声来了,可还是不停地张着嘴。

    南宫青墨见状,当即便抱了过来,转身朝着秦蓁那处去了。

    这个时候,她也顾不得其他了。

    秦蓁正在书房内,听到外头的动静,抬眸便瞧见知茉匆忙进来。

    “大姐。”

    “怎么了?”秦蓁低声问道。

    “姐出事了。”知茉当即道。

    秦蓁连忙起身,南宫青墨已经红着眼眶冲了进来。

    “妹妹。”

    “嫂嫂,这是怎么了?”秦蓁瞧着她抱紧秦弯,脚步慌乱地上前。

    她连忙绕过书案,行至她的面前,低头一瞧,脸色一沉,“该死。”

    南宫青墨忍不住地嚎啕大哭道,“这好端端的,怎会如此?”

    秦蓁随即便从南宫青墨的手中抱过秦弯,带着她入了里间。

    她看向眼前的人,接着道,“去将人都送去外头。”

    “是。”知茉垂眸应道。

    什么人?

    知棋看向知茉,不解道。

    知茉也只是冲着知棋点头,而后便去了。

    知棋上前,行至秦蓁的跟前。

    “你先出去,没有我的吩咐,不得入内。”秦蓁扭头沉声道。

    “是。”知棋一愣,便也恭敬地应道。

    待知棋离去之后,秦蓁这才低头看向秦弯,神色凝重,却也不敢耽搁。

    她并未细想,而是按照给沛葳医治的法子,如今给秦弯医治。

    南宫青墨焦急地来回踱步,没一会,便瞧见秦贽匆忙赶了过来。

    她扭头看向秦贽,身形颤抖着。

    秦贽走了过去,低声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南宫青墨摇头,便将适才发生的情形叙述了一遍。

    秦贽皱眉,似是想到了之前沛葳的情形来,他当即便要进去。

    知棋却挡在了外头,“大公子,大姐不让进去。”

    秦贽脸色一沉,“你难道想着她死在里头?”

    “这?”知棋不解。

    秦贽继续道,“上次她为了救葳儿,元气大伤,这次,若是再用这等法子,怕是”

    知棋一愣,可是想着秦蓁的吩咐,踌躇不已。

    秦贽看着她,便要动手。

    知棋当即便回过神来,想着若是这个时候放秦贽进去,万一打乱了大姐的计划,那么,大姐不是功亏一篑了?

    知棋连忙道,“大公子,您现在进去也是于事无补啊。”

    她所言不假。

    可秦贽一想到,自个的女儿救活了,可要失去妹妹,他便暗恨自个当真无用。

    南宫青墨一脸茫然,显然不知到底还隐藏着什么内情。

    过了好一会,知茉才回来。

    “大姐呢?”知茉看着她问道。

    “在里间给姐看病。”知棋道。

    知茉暗叫不妙,当即便冲了进去。

    知棋自然不能拦着,不过看向秦贽那双阴沉的眸子,她还是低着头,却也不肯让他进去。

    秦贽当然清楚,这个时候,怕是要找另一个人去了。

    可转念又觉得,现在去找,怕是也都晚了。

    他在这处徘徊着。

    没一会,便听到里头传来剧烈地咳嗽声。

    他看向知棋道,“让开。”

    知棋垂眸应道,便侧着身子让秦贽进去了。

    秦贽入内,便瞧见了秦蓁的那张就白皙的面容,此刻毫无血色,而她则虚弱地半眯着眸子,躺在一旁。

    知茉的双眼泛红,连忙给秦蓁包扎好伤口,这才抬眸看向秦贽。

    秦贽冲了过来,“妹妹如何了?”

    “大姐”知茉低声道,“奴婢没有法子。”

    秦贽一拳打在了一旁的墙壁上,转身出去。

    南宫青墨进来,看着秦蓁如此,而后又看向床榻上躺着的秦弯,并无大碍,她走了过去,看向知茉。

    知茉也只是低声道,“少夫人,您还是先抱着姐回去吧。”

    “嗯。”南宫青墨明白,这个时候,她能做的,便是莫要让秦蓁再忧心。

    她连忙抱着秦弯出去,也只是神情哀伤地去了秦洛那处。

    秦洛这处也听到了消息,瞧见南宫青墨过来,当即便问道,“怎么样了?”

    “哎。”南宫青墨重重地叹气,“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弯儿的情形竟然与葳儿的一样,我当时也情急之下,才过去的,只是没有想到,妹妹竟然为了救弯儿,不惜”

    “难道?”秦洛一听,暗叫不妙。

    “这是怎么了?”南宫青墨看着她问道。

    “嫂嫂有所不知。”秦洛便将当初在祖宅之事与她了。

    “这可如何是好啊。”南宫青墨皱着眉头道。

    “看来,有人故技重施,是想让大姐心力耗尽。”秦洛低声道。

    南宫青墨一听,发地自责了。

    秦洛无奈地摇头,“当初,她可以选择不救我们,那是因,那人也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便这样没了,可如今,弯儿与葳儿,她是不可能见死不救的。”

    “此人好歹毒的心思啊。”南宫青墨沉声道。

    秦洛看着她道,“嫂嫂,事到如今也没有旁的法子了,大姐那处想来也要尽快地让她恢复才是。”

    “可过两日便是弯儿的满月酒,不少宾客会来,若是被旁人有机可乘了呢?”南宫青墨并不傻。

    秦洛皱眉,抬眸看着一旁的丫头道,“姑爷何时回来?”

    “五姐,大公子已经传信过去了,最快也要半个时辰。”丫头平儿回道。

    秦洛看向南宫青墨道,“嫂嫂,事到如今,您也莫要自责,还是要等着兄长回来再。”

    “也只能如此了。”南宫青墨抱紧秦弯,忍着泪水,不知为何,她如今发地六神无主了。

    她一直担心的事情,难道就此会发生?

    如此一想,她便发地自责起来。

    秦洛知晓她心思重,不过如今这个时候,到底也不是自乱阵脚的时候。

    那人是一早便算计好了,故而才会有此一劫,现在,她们应当齐心协力,尽快地解决此事儿才是,否则,后患无穷。

    秦洛如此想着,故而看着南宫青墨的时候,也是低声安慰。

    此时,知茉正扶着秦蓁躺下。

    知棋进来,急的团团转。

    “都是我不好。”知棋自责道。

    “与你何干?”知茉继续道,“少阁主那处可传来消息了?”

    “没有。”知棋摇头,“这可如何是好啊?”

    “大公子去何处了?”知茉继续问道。

    “适才大公子瞧见大姐如此模样,便转身走了。”知棋一愣,看向她道。

    知茉瞧着知棋如此,暗自摇头,“你跟着大姐也有些年头了,怎得到了紧要关头,还是这般六神无主呢?”

    “我?”知棋忍不住地红着眼眶,“我也不想啊,可如今这个时候,大姐”

    知茉盯着知棋,过了许久之后道,“好了,你先下去吧。”

    “嗯。”知棋点头,而后便退了下去。

    半晌之后,秦蓁这才幽幽转醒。

    “大姐。”知茉看着她。

    秦蓁直言道,“如何了?”

    “大姐放心,奴婢已经办妥了。”知茉连忙道。

    “嗯。”秦蓁点头,而后道,“知棋那处,你只管让她出去瞎转悠吧。”

    “是。”知茉继续道,“奴婢反倒觉得知棋这样挺好。”

    “她的性子就如此。”秦蓁笑了笑,“不过,还是莫要打草惊蛇的好。”

    “是。”知茉垂眸应道。

    知棋在外头,来回踱步,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知茉出来,瞧着她如此,无奈地摇头,“我的话,你可都听进去了?”

    “嗯。”知棋点头。

    “既然听进去了,还不赶紧去办?”知茉沉声道。

    知棋一愣,瞧着知茉对她这般不耐烦,她连忙道,“可是我太没用了?”

    “你呢?”知茉继续道,“大姐如今正在昏迷,也不过是吊着命呢,你如今却连大姐安排的事情都办不好,日后该如何?”

    “我?”知棋低着头,便站在那处哭了起来。

    知茉瞧着她这般无用,便摇头走了。

    知棋低头哭着,待瞧见知茉便这样走了,她气得跺脚,转身出了院子。

    外头,便瞧见有人缓缓地过来。

    “知棋姑娘这是怎么了?”一个丫头好奇地问道。

    “我”知棋揪着帕子,不住地落泪。

    “知棋姑娘,莫要如此。”

    毕竟,知茉与知棋乃是秦蓁跟前的大丫头,故而秦家对她们都以姑娘称呼。

    知棋看着她,过了好一会才道,“大姐怕是不成了。”

    “这是何意?”那丫头听着,倒吸了一口冷气,显然不可置信。

    知棋自知失言了,转身便走了

    那丫头愣在了当场,瞧着知棋慌慌张张地离开,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转身便走了。

    待到了一处院子,她入内之后,微微福身,“姐,打听清楚了,大姐当真命不久矣。”

    “哼。”秦菁一听,当即乐不可支。

    她摩拳擦掌,好半天之后,才道,“走,去母亲那处。”

    “是。”丫头低声应道。

    秦菁到了韦氏的院子,韦氏也听到了风声。

    她看向秦菁道,“切莫高兴的太早。”

    “是。”秦菁接着道,“不过知棋可是她跟前的贴身丫头,竟然哭成那样,如今也是寸大乱,显然是真的。”

    韦氏双手合十,过了好一会,才放下,转眸看向秦菁,“她的心思,你能猜透?”

    秦菁沉默了好一会,不服气道,“母亲,您为何如此?”

    “难道不是?”韦氏冷笑了一声,“早些我便过,你这大姐,可并非是那等闺阁女子,若非如此,怎么可能成为秦家的家主呢?”

    “她不过是仗着太祖母的疼爱罢了。”秦菁不屑道。

    “你太祖母是何等人?”韦氏嗤笑道,“当初,若非是你太祖母,秦家哪里还能撑到时至今日呢?”

    “母亲。”秦菁看着韦氏道,“这些年来,您一直对他们俯首帖耳的,忍气吞声,不就是为了今日吗?”

    韦氏摇头,“你三伯母如何了?”

    “三伯母那处传来了信,祖宅已经然掌控在了她的手中。”秦菁道。

    “如此便好。”韦氏继续道,“我要的不仅仅是她家主之权,而是秦家的秘密。”

    “秘密?”秦菁皱眉道,“秦家有什么秘密?”

    “自然是”韦氏双眸闪过一抹冷意,“颠覆整个云国王朝的秘密。”

    “这?”秦菁到底没有想到,自个的母亲,竟然还有这等野心。

    “事到如今,你也该好好地去准备准备了。”韦氏看着秦菁道。

    “是。”秦菁垂眸应道,接着便退了下去。

    这厢,陆家。

    秦欢瞧见眼前的丫头匆忙入内。

    “四姐,果然不出您所料。”那丫头随即将密函递给她。

    秦欢接过,待看过之后,笑意深深,“四婶从不曾让我失望过。”

    “四姐,现在该怎么办?”眼前的丫头春月一直跟着她。

    不过,却一直躲在春燕的身后。

    如今,春月跟着她入了陆家,自然而然地成了她的左膀右臂。

    春月的武功不俗,更重要的是,她就是秦欢背后的人特意给她的。

    秦欢看向春月道,“后日动手。”

    “是。”春月垂眸应道。

    秦欢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秦蓁,我送你的贺礼,到底是该收回来了。

    她着,扭头看着自个的孩子,那笑容深深,遮挡不住的是她隐藏已久的野心。

    这两日,秦家到底陷入了不安之中。

    秦蓁整整昏迷了两日。

    秦弯的满月酒还是要如期举行的,毕竟帖子已经下了,万万不能丢了秦家的颜面。

    这厢,端木衢也在昏迷中,毕竟上次之后,他的身子也亏损极大。

    陆霜霜得知此事儿之后,更是喜不自禁,满心欢喜地等着那日去秦家看热闹。

    看着秦蓁是如何被赶出秦家,最后被她踩在脚底下的。

    还有秦洛,还有南宫青墨,那些当初让她不痛快的,她这次定然一个个地让她们痛不欲生。

    齐家。

    孟锦芫看着齐大公子齐邕,得意道,“这下,秦家便能够彻底地覆灭了。”

    “我等着一日,已经等很久了。”齐邕低声道。

    “不止秦蓁,还有端木衢,都会一并被解决。”孟锦芫自然知晓,这几日,端木衢也没有清醒。

    “那咱们?”齐邕看向她。

    孟锦芫只是勾起齐邕的衣襟,眸底闪过一抹狡黠,“到时候,你随我一同回大召如何?”

    “大召?”齐邕挑眉,“怕是不成。”

    “你若与我回去,我必定能让你登上大召的皇位。”孟锦芫沉声道。

    齐邕到底是不相信孟锦芫的,毕竟,在他看来,齐家最大的愿望便是取而代之,不过是让端木家变成齐家罢了。

    至于大召,那处,他是不会去动那个不必要的心思的。

    这无疑是孟锦芫的痴心妄想,不过,如今他可不会直接嘲讽揭穿。

    他也只是勾起孟锦芫的下颚,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接着便印了上去。

    沛骆是在秦弯满月酒当日回来的。

    南宫珩一直在等他。

    秦贽这两日不知所踪,不知去了何处。

    沛骆得知秦蓁之事之后,便匆忙赶了回来。

    “当真没有法子了?”沛骆看向南宫珩道。

    “嗯。”南宫珩点头,“我也不知该如何?”

    “我先过去瞧瞧。”沛骆道。

    “好。”南宫珩点头。

    沛骆到了之后,便直接去了秦蓁那处。

    知茉见他过来,连忙迎了上去。

    “沛世子。”知茉福身道。

    “起身吧。”沛骆匆忙入了里间,“你家姐如何了?”

    “大姐还未醒过来。”知茉敛眸道。

    “这几日,可有什么人来过?”沛骆继续问道。

    “没有。”知茉摇头。

    “我知道了。”沛骆低声道。

    南宫珩看着他,“难道有人想要对她不利?”

    “嗯。”沛骆继续道,“今儿个乃是秦家姐的满月酒。”

    “已经吩咐下去了。”南宫珩继续道,“到时候,也不知会闹出什么来。”

    “咱们只管看热闹就是了。”沛骆直接道。

    “看热闹?”南宫珩皱眉,盯着沛骆看了许久。

    沛骆也只是淡淡道,“毕竟,咱们乃是局外人。”

    “局外人?”南宫珩发地疑惑了。

    沛骆也只是冲着他笑了笑,便率先出去了。

    秦家祖宅。

    大韦氏看着正堂内坐着的老夫人,低声道,“老夫人也该好好歇着了。”

    “早先,便知晓你有异心,如今,你终于等不及了。”柳妈妈看着她道。

    她一直装扮老夫人,渐渐地,老夫人便也融入了她,她知晓,自个之所以活着,而是代替老夫人活下去,代替老夫人守着秦家,守着大姐。

    她看向眼前的大韦氏,脸色一沉,“我倒要瞧瞧,这秦家到底会不会落在你手中。”

    “不知老夫人可否借您这处的密道一用?”大韦氏看着她道。

    “密室?”柳妈妈眯着眸子,“想也别想。”

    “哈哈。”大韦氏扬声一笑,“怕是如今也由不得你做主。”

    “来人。”老夫人沉声道。

    只是外头半天已经没有了动静。

    福妈妈挡在了大韦氏的面前道,“三夫人还是仔细地斟酌斟酌。”

    “滚开!”大韦氏直接挥着手中的长鞭,将福妈妈抽倒在地。

    福妈妈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只是重新起身,静静地看着她。

    大韦氏脸色一沉,“好啊。”

    她着,便又要动手。

    而柳妈妈突然开口,“好,我让你进去便是了。”

    “老夫人,万万不可啊。”福妈妈看向柳妈妈道,毕竟,老夫人就在里头。

    柳妈妈也只是冷笑道,“既然她想进去瞧瞧,那便让她进去就是了。”

    她罢之后,缓缓地起身。

    大韦氏无视老夫人,直接打开了密室,而后便走了进去。

    只不过,当她瞧见了里头软榻上端坐着的老夫人,她双眸闪过一抹诧异。

    这老夫人面容安详,没有半分地波澜,她恍然大悟道,“你们”

    “你不是想要秦家的秘密吗?”柳妈妈冷笑一声,“你不是想要老夫人的命吗?”

    柳妈妈突然伸手揭开了自个脸上的人皮面具,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大韦氏脸上溢满了冷色,手中的长鞭也扬起。

    “这么多年了,我竟然没有发现你是个假的。”大韦氏忍不住地咒骂道。

    柳妈妈嘴角一撇,“那到底是让你失望了。”

    大韦氏一步步地往前,只可惜,她来不及将柳妈妈如何,双脚直接悬空,而后便跌入了陷阱。

    柳妈妈冷冷地看着,而后看向身后的福妈妈道,“大姐一早便知道,大韦氏心思歹毒,必定会趁着祖宅无人,她会动手,故而才设计了这个陷阱。”

    “哎。”福妈妈瞧着被钢钉铁板穿透的大韦氏,敛眸道,“如此让她死了,也太便宜她了。”

    “她也不过是个棋子罢了。”柳妈妈继续道。

    “难道不是她?”福妈妈看着她道。

    柳妈妈摇头,“真正的背后之人正在京城。”

    “那大姐岂不是危险了?”福妈妈担忧道。

    “放心吧。”柳妈妈虽然担心,可如今她能做的是要稳定心神,守住秦家祖宅。

    这里,才是秦家的最后退路。

    柳妈妈让福妈妈吩咐人将这处收拾妥当,造成大韦氏不甚跌入湖中溺死的假象,便上报了。

    而她的尸体也被草草地下葬了。

    而在京城。

    这一夜,乃是秦家大公子的长女满月宴,故而来了不少宾客道贺。

    秦贽在开宴半个时辰之前回来了。

    他的脸色并无异样,而是换好了衣裳,便看向南宫青墨道,“走吧。”

    “妹妹那处呢?”南宫青墨看着她问道。

    “不必担心。”秦贽道。

    “嗯。”南宫青墨看着他脸色冷然,到底也不敢多问。

    待二人抱着秦弯出来,满堂宾客,热闹非凡。

    秦欢跟着陆大公子亲自过来。

    “大哥嫂嫂。”秦欢微微福身。

    “四妹妹。”南宫青墨回礼道。

    “大哥,大嫂。”陆大公子行礼道。

    “不必多礼。”秦贽温声道。

    陆霜霜与姜大公子也过来了。

    沛骆坐在不远处,也只是冷冷地看着。

    南宫珩陪着秦洛,二人对视了一眼,不过秦洛还在月子中,故而也只是出来露了个面,便回去了。

    南宫珩送秦洛回去,便与沛骆坐在一处。

    “你瞧瞧”

    沛骆也只是无所谓道,“看什么?”

    “姜家的少夫人。”南宫珩嗤笑道。

    沛骆讥笑道,“是吗?”

    南宫珩也是嗤之以鼻。

    二人便在那处看着热闹。

    这处,南宫青墨也只能保持着笑容。

    “怎得不见大姐?”秦欢突然开口。

    “哎。”南宫青墨重重地叹气,“她身子不好,今儿个怕是不能出面了。”

    “这怎么能成?”秦欢皱眉道,“大姐病了,我该去瞧瞧。”

    她着,便执意要去。

    秦贽并未阻拦,而是任由着她去了。

    南宫青墨担忧地看着他,不过瞧见秦贽那冷冰冰的眸子,她也只能不再多问。

    陆霜霜此时却与姜晚一同过来。

    陆大公子看向沛骆时,笑着开口,“沛世子。”

    “嗯。”沛骆不在意道。

    陆大公子笑了,“算来,也该唤沛世子一声表哥。”

    “哦。”沛骆淡淡道。

    陆霜霜瞧着他丝毫不给姜大公子颜面,那也是不将自个放在眼里。

    她隐藏在袖中的手紧紧地攥着,难不成,事到如今,他还挂念着秦阾?

    想及此,陆霜霜只是强撑着笑容,不过那眸底溢满了怒火。

    南宫珩自然看个真切,待几人离去之后,看向沛骆道,“你可瞧见了?”

    “嗯?”沛骆正看向秦贽,随即起身,“我出去走走。”

    “我也去。”南宫珩着便与他一同出去了。

    题外话

    啦啦啦,后面会补一千字哦,吼吼1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