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 二皇子还未成亲便惧内?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查清楚了。”知茉低声道。

    “嗯。”秦蓁轻轻点头,“尤氏?”

    “是。”知茉皱眉道,“不过,奴婢倒是不知,她如此做是为了什么?”

    “待会你便知道了。”秦蓁淡淡道。

    “大姐,那现在?”知茉继续问道。

    沛老夫人到底没有想到这奶妈竟然出了问题,她阴沉着一张脸,看向秦蓁道,“这奶妈原是我特意找来的,不曾想,竟然差点害死葳儿。”

    秦蓁道,“老夫人莫要自责,如今还是要尽快地找到指使她的人。”

    沛老夫人面色沉重,不知为何,只觉得沛家如今当真是人才凋零了,只有沛骆苦苦支撑着,好不容易添了喜,却又偏偏落了个丧妻之悲,难道这便是沛家的劫数吗?

    秦蓁当然知晓沛老夫人为何会如此悲伤,她继续道,“老夫人放心,我定然会将这背后之人抓出来。”

    “好,好。”沛老夫人连忙点头。

    秦蓁抬眸看着远处,只觉得大有山雨欲来之态。

    沛家的情形,反倒让她多了几分地警醒。

    她敛眸,过了许久之后,才道,“那尤氏的家里头可还有什么人了?”

    “大姐,尤氏这处只剩下一个老母了,听早先的,她的男人前去边关服役,死了。”知棋着将密函递给她,“后头,她生了一个孩子,不到三个月便得了天花没了。”

    “天花?”秦蓁皱眉道,“此事儿之前为何没?”

    “这”知棋便看向了沛老夫人。

    沛老夫人皱眉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转眸看向身旁的老妈妈问道。

    “老夫人,这尤氏当初乃是夫人亲自选定的,是她娘家人送过来的,知根知底,定然不会有事儿,老奴也与您禀报过了,后头,她进来之后,甚是尽心尽力,老奴便也没有多想,至于她的身家,老奴也派人去查过,也不是如此啊。”老妈妈连忙垂眸道。

    “那是如何?”沛老夫人低声问道。

    “是”老妈妈连忙道,“只她家的男人一直在外,在南宫世子的麾下,当时,她家孩儿还活着呢。”

    沛老夫人脸色一沉,接着道,“去将人叫过来。”

    “是。”老妈妈知晓,这是要去将沛夫人唤过来的。

    秦蓁看向沛老夫人道,“此事儿到底也怪不得夫人,否则,也不可能让葳儿与她隔着心。”

    “哎。”沛老夫人重重地叹气,“到底是没有想到会如此。”

    秦蓁继续道,“老夫人,现在既然查清楚了,那么便知晓,这尤氏为何会如此做了,又是何人授意的。”

    “嗯。”沛老夫人重重地点头。

    秦蓁沉默了良久,接着道,“待会,你便去隔壁屋子与另一个奶妈张氏,世子不成了。”

    “是。”知茉应道。

    没一会,沛夫人便到了。

    “葳儿这是怎么了?”沛夫人瞧着躺在床榻上,脸颊通红,不停地哭闹的沛葳,担忧道。

    沛老夫人便将那尤氏之事与沛夫人了,还将尤氏训斥了一番。

    沛夫人到底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连忙低头,红着眼眶道,“儿媳若是知晓会是如此,断然不会听信娘家人的,将这等祸害送过来。”

    秦蓁瞧着沛夫人哭得伤心,轻咳了几声,“敢问当初这尤氏是何人劝送过来的。”

    “是娘家的嫂嫂。”沛夫人继续道,“她如今的女儿嫁给了陆家的二公子。”

    “齐家?”秦蓁垂眸想了想,“你确定是齐家二公子。”

    “正是。”沛夫人连忙应道。

    秦蓁敛眸道,“听闻齐家的二公子是个混人,比起齐大公子更加地不像话。”

    “哎。”沛夫人点头,“故而,她的日子过得也不甚如意。”

    秦蓁敛眸道,“既然如此,她为何要将这奶妈送过来呢?”

    “这奶妈当初便是送过去伺候我家侄女的。”沛夫人抬眸道。

    秦蓁当即便明白了,继续道,“怕是夫人不知晓,葳儿之所以与您不亲近,乃是因常年用药的缘故。”

    “这是何意?”沛夫人不解道。

    秦蓁转眸看向沛葳,“那奶妈的孩子是得了天花没的,她进了府,特意将沾染药味的奶水给他吃下,故而,他每每闻到您身上的药味儿,便甚是厌烦,自然会哭闹不休。”

    “原来如此。”沛夫人皱眉道,“怪不得呢,葳儿每每见到我的时候,都会大哭大闹的。”

    “她将沾染了天花的绣帕偷偷地给葳儿擦拭嘴角,这才让他沾染了天花。”秦蓁垂眸道。

    “这年纪,便沾染了天花,如何是好?”沛夫人当即着急道。

    秦蓁皱眉道,“不过,这尤氏既然是夫人母家送来的,而且,当初又伺候过齐家二少夫人,想必这其中必定还存着什么关联。”

    “这是何意?”沛夫人不解。

    “陆霜霜。”秦蓁直言道,“听,她与陆霜霜关系极好,而三妹妹没了,若是葳儿也没了,陆霜霜又借此机会,要嫁进沛家呢?”

    “可她已经成亲了。”沛夫人皱眉道。

    到底没有想到陆霜霜会有这样的心思。

    沛老夫人皱眉道,“难道这丫头到现在还不死心?”

    “嗯。”秦蓁点头道,“也许,沛家有她想要得到的西,又或者是她自视甚高,到底不甘心被沛大哥这样对待。”

    沛老夫人沉声道,“这姜家与陆家如今算是沆瀣一气了。”

    秦蓁继续道,“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儿,毕竟,齐家,陆家,姜家就是渐渐地连到了一处,而沛家与秦家,南宫家又在一起。”

    “难道她这是要让沛家断子绝孙不成?”沛老夫人当即便恼火了。

    “老夫人莫要动怒。”秦蓁连忙道,“好在如今还有回旋的余地。”

    “你的不错。”老夫人沉吟了片刻道,“端看这次能不能抓住她的把柄了。”

    秦蓁继续道,“这尤氏乃是姜家指使的,这姜夫人原就看不上三妹妹,当初,瞧着三妹妹因沛大哥之事,而碍于给姜老夫人冲喜,这才答应了三妹妹与姜家大公子的婚事,后头,姜老夫人去了,姜夫人便反悔了,前来悔婚,只是不曾想到,三妹妹后头与沛大哥成亲了,姜家自以为受了侮辱与玩弄,故而才会有了这个心思。”

    “那阾丫头难道是?”沛老夫人当即便明白了。

    沛夫人听着,忍不住地落泪。

    秦蓁看向沛夫人道,“夫人,如今不是伤心的时候,还是早些将此事儿解决了为妙。”

    “嗯。”沛夫人点头道。

    秦蓁继续道,“知茉,去将尤氏带过来。”

    “是。”知茉低声应道。

    尤氏与张氏都在焦急地等着。

    尤氏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故而并不担心自个被戳破了。

    瞧着门被打开,邢妈妈站在一旁。

    “跟我来吧。”邢妈妈沉声道。

    “这是做什么?”尤氏知晓,邢妈妈是让她过去。

    “去了你便知道了。”邢妈妈到底也没有想到,自个还有看走眼的时候,故而如今对这尤氏也没有好脸色。

    尤氏瞧着邢妈妈如此,到底有些惴惴不安,不过也只能压下心底的不安,跟着她一同前去。

    邢妈妈看也不看她一眼,便转身走了。

    尤氏只能心地跟着,去了里间。

    这厢,张氏也甚是着急,想要知晓世子到底如何了?

    待尤氏离去之后,知棋便站在了她的跟前。

    “敢问姑娘,世子如何了?”张氏是认识知棋的,故而如今瞧见知棋过来,连忙问道。

    知棋冷哼了一声,而后哭道,“世子得了天花,怕是不成了。”

    “什么?”张氏当即便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此事儿与我无关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与你无关?”知棋嗤笑道,“如今尤氏先被拿过去问话,若是她胡乱攀扯什么,到最后将所有罪责都推倒你的身上,到时候,为了平息众怒,你只能背一个谋害世子的罪名,到时候,不止是你,还有你家里头的人,也都会被问罪,你可知晓,一旦如此,你的下场会如何?”

    张妈妈当即便跪倒在了地上,仰头拽着知棋的衣袖,“我当真不是我啊。”

    “不是你会是谁?”知棋继续道,“昨儿个,那尤氏趁着给世子喂奶的时候,可没少数落你,你懒怠不,还苛待世子”

    张氏一听,暗骂尤氏不是个西,连忙抹了一把泪,接着道,“好姑娘,我当真没有做什么,反倒是那尤氏鬼鬼祟祟的,前日儿,我还瞧见她将一个手帕偷偷地藏了起来。”

    “藏了起来?”知棋挑眉,“不过是个手帕,又能明什么?”

    “那手帕瞧着有些年头了,不过,我与尤氏也算是相识的,早先,知晓她这手帕给她家孩子用过。”张氏当即便吐露了。

    知棋一听,继续道,“当真?”

    “千真万确。”张氏连连点头道。

    知棋将信将疑道,“那手帕藏在了何处?”

    “在”张妈妈连忙起身,便要亲自带着知棋去找。

    此时,尤氏被叫了过去。

    她颤颤巍巍地跪下,却也担忧地看着床榻上的沛葳。

    秦蓁冷冷地看着她,“她好歹也是吃你的奶水长大的,这数月以来,与你朝夕相处,素日与你也最为亲近,你当真忍心让他沾染了天花而死?”

    尤氏听着,忍不住地哭道,“奴婢不知大姐在什么?”

    “不知道?”秦蓁冷笑了一声,“你做的甚是仔细,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可是偏偏,却舍不得葳儿,故而,在喂奶的时候,不心将一些药渣滴落在了他的长命锁上,那长命锁内我特意放了避毒丸,故而,这药渣滴落入内,那避毒丸便有了反应。”

    “奴婢当真不知秦大姐什么?”尤氏矢口否认。

    秦蓁继续道,“你若是不信,大可自个瞧瞧。”

    她着,便将那长命锁拿了过来,待将那长命锁打开之后,里头放着的避毒丸,已经变了颜色。

    她随即将另一颗避毒丸拿了出来,而后道,“你可瞧见了,你那药渣将我放入长命锁内的避毒丸的药性化解了,故而他才会对此产生反抗的情绪。”

    她随即道,“事到如今,不论你承不承认,我也知道一切。”

    尤氏低着头,只听到床榻上哭个不停地沛葳,她抬眸看去,只瞧见他痛苦地哭着,年纪,便要承受这些,而尤氏恍惚间似是瞧见了孩儿当初得病的时候,也是如此哭闹的,她当即便想要扑过去。

    “我的孩子!”尤氏连忙道。

    “你如今可想明白了?”秦蓁看向尤氏道。

    “我”尤氏当即道,“是我做的。”

    秦蓁敛眸,便瞧见知棋带着张妈妈过来了。

    “大姐,手帕找到了。”

    “嗯。”秦蓁淡淡地点头,而后看向张氏道,“让她回去吧。”

    “是。”知棋垂眸应道,而后看向张氏,“大姐宽宏大量,你可以回去了。”

    “是,是。”张氏连忙叩头,便转身逃离。

    秦蓁抬眸看向尤氏道,“是姜姐指使你的?”

    “是。”尤氏垂眸应道。

    秦蓁冷笑了一声,而后便不多言了。

    “世子可有救?”尤氏问道。

    秦蓁淡淡道,“你如今担心他,当初为何还要那般狠心为之?”

    “若非南宫家,奴婢的男人与孩儿怎能丧命?”尤氏恨恨道。

    秦蓁继续道,“那这与葳儿有何干系?”

    “沛家与南宫家这般亲近。”尤氏继续道,“是姜姐与奴婢,当初,奴婢的男人便是因沛家与南宫家的阴谋而枉死的。”

    “阴谋?”秦蓁挑眉,只觉得好笑。

    她知晓,尤氏受了打击,又因被有心人暗示,才会将悲伤转为了恨意,而后转嫁给了沛家。

    秦蓁摇头,便让人将尤氏带走了。

    尤氏临行前,朝着她叩头道,“还请秦大姐救世子一命。”

    “我自然会救他。”秦蓁直言道。

    尤氏这才起身退了下去。

    沛老夫人重重地叹气,“哎,当真是冤孽啊。”

    秦蓁低声道,“葳儿也不过是暂时无事了。”

    “哎。”沛老夫人明白,如今也不能仅凭尤氏之言,便去寻姜家的不是。

    沛夫人敛眸,心中多少是有些不痛快的。

    她那般相信姜家,到最后,反倒被算计了个彻底。

    差点害死了她的孙儿。

    她当即便跪在了沛老夫人的跟前。

    沛老夫人摇头道,“你退下吧。”

    “是。”沛夫人垂眸应道。

    直等到天黑,沛葳才渐渐地好转。

    秦蓁继续道,“这几日,我便待在这。”

    “好。”沛夫人点头道。

    秦蓁出来透气,端木衢与沛骆正在等她。

    “陆霜霜难不成真的能和离了?”端木衢在一旁嗤笑道。

    “为何不能?”秦蓁挑眉道,“毕竟,她也有自个的法子。”

    “难道她还妄想嫁过来?”端木衢再次地嘴角一撇。

    秦蓁看向沛骆道,“她已经疯魔了,不过三妹妹之死,与她无关。”

    “不是她?”沛骆皱眉,“那会是谁?”

    “我总觉得葳儿感染天花之事,有些古怪。”秦蓁低声道,“不若再等等吧。”

    “好。”沛骆也只能如此。

    端木衢看向沛骆道,“走吧。”

    “去哪里?”沛骆一愣,想着如今天色已暗,他可不想外出了。

    端木衢凑近沛骆耳畔嘀咕了几句,沛骆双眸一挑,与端木衢便出去了。

    秦蓁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挑眉道,“走吧?”

    “大姐。”知茉走了过来。

    “可都办妥了?”秦蓁问道。

    “尤氏出来之后,便服毒自尽了。”知茉继续道,“不过,她临死之前留了西。”

    “什么?”秦蓁看着她道。

    “是当初姜晚暗中给她的。”知茉着,便将一个瓷瓶递给了她。

    秦蓁拿过之后,凑了过来,轻嗅了几下,眉头紧蹙,“这是活血散瘀的。”

    “当初,您不是觉得三姐之所以血崩,便是有人在她的吃食上放了活血散瘀的西。”知茉道。

    “可是,找不到那个人。”秦蓁直言道。

    知茉看着她道,“只可惜,尤氏没有再什么。”

    “也许,她只是将这西拿过来,放到了一个地。”秦蓁皱眉道。

    “大姐,现在该怎么办?”知茉轻声道。

    “先等等吧。”秦蓁明白,这个人一直就在她们的身边,而她现在也不能轻易地动手,免得打草惊蛇。

    她沉默了良久,而后道,“走吧,时候不早了,也忙了一整日了。”

    “是。”知茉低声应道。

    次日,沛骆与端木衢早早地回来。

    秦蓁看着二人像是一夜未眠。

    “做贼去了?”

    端木衢却已经转身入了里间,让知茉伺候着洗漱。

    沛骆则是去了自个的院子,洗漱穿戴妥当之后才过来。

    秦蓁则是耐心地等着。

    毕竟,沛老夫人年岁大了,到底没有太多的力照顾沛葳。

    沛葳则被留在了她歇息的院子。

    秦蓁让知棋照看着。

    没一会,秦蓁便看着眼前的人,接着道,“当真做贼去了?”

    “没有。”端木衢摇头,而后喝了一杯热水,才道,“不过是去挖洞了。”

    “噗”秦蓁斜睨着他,“这用得着你?”

    “你难道不想知道,我挖到了哪里?”端木衢献宝似的看着她。

    秦蓁挑眉,“不想知道。”

    “咳咳”沛骆在一旁险些呛到。

    “哎。”端木衢叹了口气,而后道,“既然如此,那我只能自个去看热闹了。”

    秦蓁眨了眨眼,接着道,“吧。”

    端木衢当即便凑了过去,附耳道。

    秦蓁挑眉,扭头看着他。

    沛骆瞧着二人亲密的举动,秦蓁竟然任由着端木衢靠近,并未躲闪?

    不知为何,沛骆有些羡慕起二人来。

    端木衢看着她,点头道,“千真万确。”

    秦蓁继续道,“不过,我这两日不能去。”

    “那我让人盯着吧。”端木衢连忙道。

    “嗯。”秦蓁点头。

    端木衢想了想,继续道,“对了,你那处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秦蓁反问道。

    “就是那个臭子活了没有?”端木衢想起那个被秦蓁这几日日夜照看着的沛葳,这心里头便不舒坦。

    秦蓁低声道,“虽然早先便有所防备,那长命锁内的避毒丸我放了两个,故而这天花也是沾染上了一些,需要好好养着。”

    “哎。”沛骆叹气道,“到底是我这个当父亲的事儿。”

    秦蓁看向沛骆道,“沛大哥,三妹妹当初之所以血崩,乃是因有人暗中在她的吃食上放了活血散瘀的西。”

    “什么?”沛骆当即便看向秦蓁。

    秦蓁便将那瓷瓶递给了她,“尤氏临死之前留下的,是姜家给她的。”

    “姜家为何会有此物?”沛骆皱眉道。

    “想来,她也有恨透了三妹妹的缘故吧。”秦蓁慢悠悠道。

    “难道真的是她?”沛骆到底不相信,姜家会有这样的心思。

    秦蓁反倒觉得,这背后还有一个人暗中挑唆,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谁?

    秦蓁继续道,“如今无凭无据,尤氏已死,这些也不过是死无对证了。”

    沛骆脸色一沉,“我知道了。”

    “不过,这几日还是要多陪陪葳儿。”秦蓁直言道。

    沛骆点头。

    待沛骆离去之后,端木衢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秦蓁淡淡道,“怎么了?”

    “哦。”端木衢想了想,而后道,“圣旨后日便会下了,你要回去一趟。”

    “什么圣旨?”秦蓁到底忘记了。

    “哎。”端木衢无奈地摇头,“你呢?”

    秦蓁想了半天,才道,“我知道了,到时候一定回去。”

    “好。”端木衢乐呵呵地走了。

    知茉看着秦蓁道,“大姐,二皇子所言的圣旨,乃是大婚的圣旨啊。”

    “我知道。”秦蓁淡淡道。

    “您当真决定要嫁给二皇子?”知棋再次地问道。

    “嗯。”秦蓁点头,“如此不是很好。”

    知棋沉默了良久,“可您当初对太子那般决绝,可回头,便答应了二皇子?”

    秦蓁抬眸看向知棋道,“难道不成?”

    知棋敛眸道,“大姐,奴婢只是觉得二皇子的性子过于古怪了,毕竟,奴婢有时候都看不明白,眼前的二皇子到底是不是之前认识的那个二皇子。”

    秦蓁淡淡道,“难道不是吗?”

    “您比奴婢更清楚。”知棋继续道。

    “我知道。”秦蓁淡淡道,“不过,如今,没有更好的办法。”

    知茉连忙递给知棋一个眼神,而后看向秦蓁道,“大姐,沛老夫人请您过去。”

    “嗯。”秦蓁点头。

    知茉压低声音道,“大姐,三姐之事?”

    “不是时候。”秦蓁淡淡道。

    “是。”知茉垂眸应道,便跟着秦蓁一同去了沛老夫人那处。

    邢妈妈瞧见秦蓁过来,连忙相迎道,“秦大姐请。”

    “嗯。”秦蓁淡淡地应道。

    待入内之后,便瞧见沛老夫人面露疲惫之色。

    她知晓,沛老夫人之前被暗中算计了几次,身子亏损不少,如今也不过是苦苦支撑着。

    她走了过去,给沛老夫人把脉,特意让邢妈妈去煎药,盯着沛老夫人用过之后,才放心。

    沛老夫人见她对自个这般上心,随即道,“你难道不计较我的母家是陆家?”

    “老夫人若真的想要对我有任何的算计,也不至于等到现在了。”秦蓁如实道。

    “太后一直待你甚是亲近,你可知晓为何?”沛老夫人低声道。

    秦蓁摇头,“想来太后是看在我太祖母的份儿上。”

    “当年,若非你太祖母,怕是也没有太后的今日。”沛老夫人继续道,“秦家经历了太多的风波,如今你既然担起来了,也该明白这背后所隐藏的,怕是比你想象的还要艰难。”

    “是。”秦蓁明白。

    沛老夫人继续道,“沛家如今也是多事之秋,难保不是与齐家有关。”

    秦蓁继续道,“难道齐家想要取而代之不成?”

    “取而代之?”沛老夫人摇头,“他们的野心,怕不止如此。”

    秦蓁听着,却也明白,沛老夫人能的,也仅限于此,至于再多的,她是不能的。

    秦蓁并未多问,而是陪着沛老夫人了会子话,便离开了。

    沛老夫人看向秦蓁离去的背影,而后又看向邢妈妈道,“老爷何时回来?”

    “回老夫人,最快也要后日了。”邢妈妈回道。

    “哎。”沛老夫人叹气道,“如今这般,也该有所准备才是。”

    “老夫人,夫人那处?”邢妈妈觉得,夫人毕竟是姜家的人,而姜家差点害死世子。

    沛老夫人继续道,“若是她真的对沛家不利,必定不能留。”

    “是。”邢妈妈恭敬地应道。

    沛老夫人轻咳了几声,想了想而后道,“这丫头新开的子倒也不错。”

    “秦大姐待您是真心尊敬的。”邢妈妈道。

    “哎。”沛老夫人叹气道,“当初一心想着让她嫁给骆儿,可最后还是阴差阳错了。”

    “是。”邢妈妈低声道,“老夫人,如今这样岂不是更好?”

    “听皇上已经松口了。”沛老夫人淡淡道,“想来过不了多久,这丫头便会成为王妃了。”

    “是。”邢妈妈继续道,“如今外头盛传,二皇子还未成亲,便惧内,前几日,还被秦大姐给打了呢。”

    “哈哈。”沛老夫人也忍不住地笑了,“日后,到底是热闹的很呢。”

    邢妈妈见老夫人总算开怀大笑了,也跟着笑了起来。

    秦蓁从老夫人这处离开,便去了沛瑛那处。

    沛瑛想着尤氏之前所言,这心中多少是不舒坦的。

    毕竟,她自幼与姜家交好,之前,二人也是甚是亲近,不曾想,她竟然这般对待沛家。

    她正在那处生着闷气,瞧着秦蓁过来,连忙起身,微微福身,“大姐。”

    “沛妹妹这是怎么了?”秦蓁看着她红着眼眶,低声问道。

    “我”沛瑛抿唇道,“那尤氏如今死了,张氏也被送走了,姜表妹那处可是会知道?”

    “知道与否,并不重要。”秦蓁淡淡道,“咱们没有证据。”

    “哎。”沛瑛垂眸道,“我竟然不知她竟然有这样歹毒的心思。”

    “不过是被逼无奈罢了。”秦蓁淡淡道,“她如今嫁去的可是齐家,齐家是什么地?”

    沛瑛敛眸,而后道,“大姐,葳儿何时能好?”

    “快了。”秦蓁继续道,“不过后日我要回去一趟。”

    “那这处呢?”沛瑛连忙道。

    “沛妹妹看着就是了。”秦蓁继续道,“不然,我便将葳儿带去秦家如何?”

    “祖母若是同意了,这不是更好,正巧嫂嫂那处也能照看着。”沛瑛觉得如此甚好。

    秦蓁笑了笑,“那倒也不错啊。”

    “是啊。”沛瑛看着秦蓁,过了好一会才道,“不过,大姐,姜家那处当真不用做什么吗?”

    “能做什么?”秦蓁笑了笑,“葳儿无事,陆霜霜也会安分一些。”

    “她到底要做什么?”沛瑛忍不住地低吼道。

    “不过是不服气罢了。”秦蓁笑了笑,“沛妹妹莫要气恼了,此事儿必定会有一个结果的。”

    “嗯。”沛瑛点头。

    过了许久之后,秦蓁才道,“咱们一同去瞧瞧葳儿吧。”

    “好。”沛瑛点头,便与秦蓁一同去了。

    题外话

    哈哈,亲耐哒们,明天继续哦,吼吼大婚大婚,马上就到了,吼吼1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