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 二皇子被我打了(持续甜)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许是沛夫人身上有什么西,是他不喜欢的。”秦蓁道。

    “哎。”沛瑛叹气道,“如今家中到底不如从前那般了。”

    秦蓁也知晓沛瑛心中所担忧的,故而道,“你放心吧,我明儿个便过去瞧瞧,不如沛妹妹随我一同去如何?”

    “好。”沛瑛连忙应道。

    秦蓁便也不多言了,只是从秦洛这处离开,回了自个的院子。

    秦洛这才看向沛瑛道,“别看大姐淡然自若,可这心里头比谁都担心。”

    “嗯。”沛瑛点头,“我也不知该如何了。”

    “你放心就是了。”秦洛宽慰道,“你明儿个随大姐前去,一切便能知晓了。”

    “好。”沛瑛点头道。

    秦洛又宽慰了她几句,这才送她离去。

    知茉看着她,“大,少阁主送密函过来了。”

    “拿过来。”秦蓁道。

    知茉看着她,过了好一会才道,“大,少阁主那处,也一直心存疑惑,原以为墨阁内乃是齐心的,不曾想,到底还是出了缝隙。”

    “你的可是江素心?”秦蓁直言道。

    “她已与沐世子成亲了,如今沐世子也借着江家的关系,在朝堂上有了一席之地,沐家也算是起来了。”知茉继续道。

    “这是意料之中的。”秦蓁冷笑一声。

    前世,沐峰可不就是如此,才能够让沐家渐渐地从没落走上了顶峰?

    只可惜,前世的她,到死都不知,自个终究还是给旁人做了嫁人。

    她合起密函道,“这处之前带了的墨阁的人,都送回去。”

    “那咱们这处岂不是彻底地空了?”知茉连忙问道。

    “不会。”秦蓁随即便将一个令牌交给她,“你拿着此物,到城郊里外秦家的田庄,将这令牌交给一个叫喜娘的人就是了。”

    “是。”知茉垂眸应道,转身便去办了,不敢耽搁。

    次日。

    秦蓁先去了戚氏那处,戚氏如今可谓是双喜临门,春风满面,看向她的时候,也是笑脸相迎的。

    不过,这府上如今安稳的很,尤其是韦氏那,除了那几日经常出去,到底也没有旁的动静。

    秦蓁看向戚氏,接着道,“二婶,我这几日要带着沛妹妹回一趟沛家。”

    “到底是该回去瞧瞧的。”戚氏也并未觉得不快,反而是欣然答应了。

    沛瑛听了戚氏的叮嘱,随即便准备了一番,与秦蓁去了沛家。

    沛骆这几日一直待着,并未外出。

    秦蓁前来时,沛骆亲自相迎。

    “怎得没有出去?”秦蓁知晓,如今沛家也很忙。

    沛骆道,“我这几日休沐。”

    “哦。”秦蓁却也并未仔细相问。

    沛骆盯着她看,“听二皇子那处,已经立府了。”

    “嗯。”秦蓁点头。

    “你可去瞧了?”沛骆问道。

    “瞧了。”秦蓁低头应道。

    沛骆瞧着她的脸色有些不自然,素日黯淡无光的眸子,此刻反倒有了些许的光。

    “难不成,他惹到你了?”沛骆好奇地问道。

    “没有。”秦蓁摇头,“不过是被我打了。”

    “咳咳”沛骆只觉得他被一口冷风直接呛到了。

    秦蓁挑眉,“我哪里想到,他不躲开的。”

    “哈哈!”

    沛骆忍不住地笑了,过了许久之后,才收住笑声。

    秦蓁盯着他,“很好笑吗?”

    “难道不好笑吗?”沛骆捂着肚子,靠在一旁的石柱上,盯着秦蓁又再次地笑了。

    “哪里好笑了?”秦蓁不解。

    “我当真是服了你了。”沛骆连忙道,“这世上还有人能够将他给打了的。”

    “难道没有吗?”秦蓁挑眉,“端木阙就能打他。”

    “女子啊。”沛骆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你还是女子吗?”

    “如假包换。”秦蓁罢,扶额望天。

    沛骆忍不住地笑了笑,而后便转身往前走了。

    秦蓁继续道,“我家的侄儿呢。”

    “如今在祖母那处,到底乖顺的很。”沛骆每日都会去看,不过瞧着秦蓁看着他的眼神时,他挑眉道,“怎么了?”

    “你如今好了?”秦蓁温声问道。

    “好与不好,日子也还是要过下去的。”沛骆直言道,“更何况,她终究也不想我便这样陪着她不是吗?”

    秦蓁笑了笑,“难得看见你如此情深的时候。”

    沛骆嘴角微微勾起,而后道,“难道我素日的名声,有那么不堪吗?”

    “嗯。”秦蓁重重地点头。

    沛骆轻笑着,到底也回到了从前。

    可秦蓁却明白,这也不过是表面上的欢喜罢了。

    她继续道,“听陆霜霜给你暗中送了书信?”

    “嗯。”沛骆眯着眸子,那脸色当即便冷了下来。

    “我倒也不知,她竟然对你还不死心。”秦蓁好笑道。

    “罢了。”沛骆冷声道,“不过你这几日到底是不同了。”

    “我?”

    不知不觉,二人已经到了花厅内,想来是要等着沛瑛过来。

    适才回来的时候,沛瑛先回了自个的院子。

    秦蓁看着他,“我有什么不同的?”

    “就是瞧着你的气色与心性有些不同了。”沛骆道。

    “是吗?”秦蓁缓缓地坐下,而后道,“我这几日是被二皇子给气得。”

    “哈哈。”沛骆再次地笑了。

    不知为何,他现在很想看见端木衢。

    他正想着,抬眸便瞧见一身墨绿色的衣袍,走得步步生风的端木衢笑吟吟地过来。

    秦蓁侧眸看去,也瞧见了他。

    “当真是不经念叨啊。”沛骆嘀咕道。

    秦蓁反倒觉得他如今是发地阴魂不散了。

    她低头端起茶杯,正要轻呷一口。

    只瞧见一只手直接伸了过来,从她的手中抢过来茶杯,翩然落座,笑吟吟地看着秦蓁道,“还是蓁蓁体贴。”

    “噗嗤”沛骆喷茶了,一副见鬼地模样地看着他。

    端木衢挑眉,而后便美滋滋地喝着。

    秦蓁的嘴角忍不住地抽搐了几下,才又重新倒了一杯茶,径自喝着。

    不过,沛骆盯着他的鼻头看了好半天。

    “你这”沛骆当即便反应过来,转眸看向秦蓁,“难不成就是你打的?”

    “嗯。”秦蓁点头。

    “哈哈”沛骆当即便拍着桌子,放声大笑。

    沛瑛远远地便听到了沛骆那大笑声,终究是许久不曾听见了,一时间心中也多了几分地感慨。

    秦蓁看着她,接着道,“沛妹妹,你瞧瞧。”

    “大姐。”沛瑛到底也换了称呼。

    沛骆挑眉,当即便止住笑声。

    秦蓁看着她,“笑得如此猖狂。”

    “挺好。”沛瑛红着眼眶,嘴角含笑。

    秦蓁见她如此,连忙道,“既然都到齐了,便走吧。”

    “嗯。”沛瑛点头。

    秦蓁再次地看向沛骆道,“你放心吧,若是侄子再哭闹,我自然有法子。”

    “好。”沛瑛点头道。

    沛骆也知晓,这二人的是何意。

    等到了沛老夫人的院子,远远地便能听到孩童的欢笑声。

    沛瑛走了过去,率先入内。

    “葳儿。”沛瑛轻唤道。

    沛老夫人听着,便道,“你怎的过来了?”

    “大姐也过来了。”沛瑛道。

    沛老夫人便知晓乃是秦蓁来了,连忙笑道,“这丫头到底也许久不曾过来看我这老太婆了。”

    “适才,大姐也不知了什么,大哥笑得可夸张了。”沛瑛道。

    “你这臭丫头,又在祖母跟前我的坏话。”沛骆连忙道。

    “哪有。”沛瑛嘟囔道。

    沛骆笑道,便瞧见沛葳被奶妈抱着,不过瞧见沛骆的时候,那双胖手抬起,显然是要抱抱。

    沛骆的心当即便软化了,大步上前,有些心地将沛葳抱在了怀中。

    低头看着那张与自个神似的容颜,嘴角噙着笑容。

    秦蓁走了进来,先与沛老夫人见礼。

    “蓁丫头过来了。”沛老夫人道。

    “老夫人。”秦蓁笑道。

    “葳儿可很挂念你呢。”沛老夫人道。

    秦蓁点头,“我也是挂念葳儿了,这才过来瞧瞧。”

    “好,好。”沛老夫人点头。

    “正巧我这几日与沛大哥有些事情要商议,便要在府上叨扰了。”秦蓁道。

    “这倒是热闹了。”沛老夫人连忙道。

    “我也过来凑个热闹。”端木衢连忙道。

    “二皇子不是建府了吗?”沛老夫人打趣道。

    “如今只等着成亲呢。”端木衢倒也不避讳。

    秦蓁斜睨了端木衢,而后便行至沛骆的身旁,将沛葳从他的手中抱了过来。

    “葳儿!”秦蓁温声道。

    沛葳像是能听懂她话,冲着她咧嘴咯咯笑着。

    秦蓁也忍不住地笑了。

    端木衢也过来,瞧着这个奶娃娃,而后又看向秦蓁道,“这孩子有什么好看的,你瞧我就好了。”

    秦蓁抬眸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而后便不理会他了。

    端木衢有些委屈,转眸看向沛骆道,“还不将你家臭子带走。”

    沛骆耸肩,无奈道,“你自个带走啊。”

    端木衢冷哼一声,转眸看向沛老夫人。

    沛老夫人倒是许久不曾这般热闹了,只是在一旁乐呵呵地笑着。

    沛瑛见状,便上前将沛葳抱了过来。

    沛夫人看了一眼她,“到底是来晚了。”

    秦蓁看着沛夫人那温和的笑容,正要开口,便听到不远处适才还笑个不停的沛葳,此刻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她愣了愣,而众人也当场愣住了。

    沛老夫人皱眉道,“你先出去,莫要让葳儿哭闹了。”

    “哎。”沛夫人叹气,也不明白,为何自家的孙子瞧见他便哭闹不休的。

    秦蓁扭头看向沛葳,过了好一会,便道,“我先抱抱葳儿。”

    “好。”沛瑛便又将沛葳交给她。

    秦蓁抱了过来,沛葳当即便不哭了。

    秦蓁笑了笑,“家伙,你这是怎么回事?”

    沛葳委屈巴巴地撇着嘴,两只胖手就这样抓着她的衣襟不松手。

    端木衢连忙上前,便要抓住沛葳那不安分的胖手。

    秦蓁盯着他,“你这是做什么?”

    “这个色胚。”端木衢沉声道。

    秦蓁嘴角一撇,而后道,“也不知你满脑子在想什么?”

    “我能想什么?”端木衢连忙凑了过来,“年纪,便如此,日后长大了,还得了?”

    秦蓁看向端木衢。

    端木衢斜睨了一眼沛骆,“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沛骆嘴角一撇,“怎得还攀扯起我来了?”

    秦蓁瞧着这二人突然争吵不休,转眸又看向沛夫人,那脸上溢满了尴尬的笑。

    秦蓁沉默了好一会,低头瞧着沛葳窝在自个的怀中,不肯动。

    沛瑛凑了过来,“不哭了。”

    秦蓁皱眉,想着沛夫人身上并没有让孩童感觉不适的西,难道是沛葳吃的西有问题。

    秦蓁想了想,而后道,“我这几日正巧陪陪葳儿。”

    “好。”沛老夫人是求之不得的。

    毕竟,这样下去也不是法子。

    过些时日,沛葳的满月酒,万不能让旁人看了笑话不是?

    沛骆看向自个的儿子,又看向秦蓁,沉默了良久之后,道,“那秦妹妹这几日便歇在祖母这处吧。”

    “也好。”秦蓁欣然应道。

    沛夫人想要靠近,可是刚踏出半步,沛葳便放声大哭起来。

    沛老夫人皱眉道,“你先出去吧。”

    “是。”沛夫人无奈,只能默默地退了下去。

    沛瑛连忙出去,看向自个的母亲,“母亲,你放心吧,有大姐在呢,必定会找到缘由的。”

    “哎。”沛夫人叹气,“我先去准备葳儿的满月酒吧。”

    “好。”沛瑛点头应道。

    秦蓁抱着沛葳逗趣了一会子,便哄着他睡着了。

    沛老夫人笑吟吟地看着秦蓁道,“这孩子,每日睡觉都要费好大的劲儿哄着才可,不曾想,你便这样轻而易举地哄着了。”

    秦蓁接着道,“许是离开母亲太早了。”

    沛老夫人听着秦蓁的话,不知为何,面露哀伤。

    秦蓁继续道,“老夫人莫要担心,这几日我照看葳儿,想来,也不会让他难受太久。”

    “这是何意?”沛老夫人皱眉问道。

    “葳儿不亲近沛夫人,想必是因他吃的奶有问题。”秦蓁直言道。

    “这是何意?”沛老夫人问道。

    “沛夫人身子羸弱,常年吃药,这身上自然会有一股药味儿,那奶妈想必也会掺杂一些这股子药味,故而葳儿每每闻到这股子药味儿,便会哭闹不休。”秦蓁道。

    “原来如此。”沛老夫人皱眉道,“可是这奶妈都是特意挑选的,也都是身家清白的,怎会如此呢?”

    秦蓁继续道,“当年,我跟前的奶妈,也是母亲特意挑选的,只可惜,后头才知晓,她早在入府的时候,便存着异心。”

    沛老夫人听着,皱眉道,“哎,那如今该怎么办?”

    秦蓁继续道,“要抓个现行。”

    “好。”沛老夫人当即应道。

    秦蓁便与沛老夫人装作若无其事地闲聊着。

    当夜,沛骆过来,与端木衢,秦蓁、沛瑛陪着沛老夫人用了晚饭。

    秦蓁则是随着沛骆去了后花园的凉亭内。

    端木衢这下也要跟着在这处待着了。

    “你那处怎么办?”沛骆低声问道。

    “哪里?”端木衢问道。

    “便是你的王府啊。”沛骆继续道,“这几日你若是不回去,那王府内万一出了岔子呢?”

    “不会。”端木衢笑道,“那王府也不过是个摆设罢了,只管让他们随意闹腾就是了。”

    “你这是?”沛骆皱眉。

    “成亲之后,蓁蓁也要回秦家的,大不了,我跟着回秦家就是了。”端木衢继续道。

    “能别叫的这么恶心吗?”沛骆皱眉道。

    端木衢挑眉,“你若是听不惯,便捂着耳朵。”

    “哎。”沛骆无奈摇头。

    端木衢扭头看向秦蓁,“蓁蓁”

    还不等他完,便被一绣帕直接遮住了脸。

    秦蓁沉声道,“你若是还想安分地跟我成亲,你便给我闭嘴。”

    端木衢将绣帕放在手中,点头,“蓁儿放心吧。”

    秦蓁扶额望天,只觉得头疼。

    沛骆瞧着二人,忍俊不禁。

    秦蓁看向沛骆道,“那几个奶妈都是谁挑选的?”

    “都是祖母。”沛骆直言道。

    “想来也不是沛老夫人所为。”秦蓁继续道,“不过为何偏偏要厌烦你母亲呢?”

    “这我也不知。”沛骆看着她道,“难道这其中必有缘故?”

    “之前,知棋也在盯着,不过,也并没有这般强烈,现在突然如此,想必你母亲有问题。”秦蓁倒也不想隐瞒,毕竟这关乎到沛家。

    沛骆点头,而后道,“你是,我母亲?”

    “不若,咱们暗中盯着?”秦蓁继续道。

    “好。”沛骆欣然答应。

    秦蓁继续道,“时候不早了,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吧。”

    “嗯。”沛骆与端木衢起身,二人离去。

    而沛瑛则是陪着秦蓁,去了沛老夫人的院子。

    沛老夫人已经歇下了。

    秦蓁便去了沛葳那处,特意将沛葳带在了自个的身边。

    沛瑛也过来陪着。

    “大姐,你难道要带着葳儿吗?”沛瑛问道。

    “嗯。”秦蓁点头,“我不带着怎么能成?”

    “可若是你带着了,那人便不能下手了。”沛瑛皱眉道。

    “你放心吧。”秦蓁附耳与沛瑛了几句,沛瑛了然,便先回去了。

    知棋瞧着襁褓内的沛葳,而后看向秦蓁道,“大,您敢肯定,那奶妈会忍不住过来?”

    “嗯。”秦蓁点头,“这习惯养成之后,她以自个为药引,必定会承受不住,想要过来。”

    “嗯。”知棋点头。

    深夜的时候,另一个屋子里头,有个女子辗转难眠,随即便披着外衣站在床边。

    “这大半夜的,你不歇息,闹腾什么?”另一个躺在床榻上睡了的人,被她吵醒,忍不住地嘟囔道。

    “该给世子喂奶了。”那女子低声道。

    “不是没有哭吗?”躺在床上的女子道。

    “可”那女子皱眉道,“我总归不放心。”

    “你担心什么?”那女子连忙道,“如今世子是交给秦大照看着,她必定会有法子,不让世子半夜哭闹,这样,咱们也清净不是?”

    她罢,便不理会这站在床边的女子,继续睡了。

    那女子扭头看了一眼睡熟的女子,脸色一沉,便要出去。

    果不其然,还不等她推门出去,便听到秦蓁那处传来的婴孩的哭声。

    秦蓁低头看着沛葳,而后看向知棋道,“去将奶妈叫过来。”

    “是。”知棋垂眸应道,便去了。

    没一会,便瞧见一个奶妈匆忙地过来,只是轻轻地给秦蓁福身,便上前抱着沛葳。

    沛葳当即便安静下来。

    秦蓁也只是静静地看着,而后等到奶妈喂奶之后,她才道,“这个时候,你这是一直在等着喂奶?”

    “正是。”奶妈垂眸道,“早先,世子到了这个时候,都会哭闹。”

    秦蓁轻轻点头,“倒是辛苦了。”

    “这乃是奴婢应该做的。”奶妈道。

    秦蓁便不多言,而是让知棋将她送走了。

    奶妈出来之后,送了口气,接着便放心地回去歇息了。

    知棋回来,看着秦蓁,又看向已经咬着手指睡着的沛葳,“大,这奶妈也太?”

    秦蓁笑了笑,接着道,“你适才可将她的奶水倒了一些?”

    “是。”知棋道,便拿过一个瓷瓶。

    秦蓁拿过之后,转身离去了。

    直等到次日一早,秦蓁醒来之后,便瞧见沛葳已经被奶妈抱在了怀中。

    她穿戴妥当之后,便亲自过来将沛葳抱着了。

    沛葳揪着她的青丝缠绕在指尖把玩。

    端木衢正巧过来,瞧见这般情形,当即便冲了过来。

    秦蓁瞧见他如此,一个侧身,便带着沛葳去了老夫人那处。

    端木衢冷哼了一声,便也跟着过去了。

    沛老夫人正在等她,瞧见她过来,“昨夜听到葳儿的哭声了。”

    “是。”秦蓁低声道,“幸好奶妈过来了。”

    “抱过来,我瞧瞧。”沛老夫人着,便伸手抱了过来。

    沛葳在沛老夫人的怀中甚是安分,不过很快便睡了过去。

    沛老夫人瞧着欢喜,便让奶妈抱着去睡觉了。

    秦蓁斜睨了一眼那奶妈,而后与沛老夫人只是闲聊着。

    沛骆过来,便瞧见端木衢在外头孤零零的站着,他笑了笑,走了过去。

    端木衢盯着他,“笑什么?”

    “你在这处做什么?”沛骆问道。

    “没什么。”端木衢冷哼一声,扭头看着远处。

    沛骆轻轻点头,而后便进去了。

    秦蓁看着他,“二皇子呢?”

    “一直在外头站着呢。”沛骆给沛老夫人行礼,而后便道,“也不知跟谁置气。”

    “跟你儿子。”秦蓁直言道。

    “咳咳”沛骆差点被茶水呛到。

    好在,他聪明地先听秦蓁完了。

    秦蓁无奈地瞥了瞥他,而后道,“我先出去瞧瞧吧。”

    “哦。”沛骆便目送着秦蓁离去。

    他看向沛老夫人道,“祖母,孙儿待会要外出一趟,约莫傍晚才能回来。”

    “去吧。”沛老夫人瞧见沛骆如今的神色,也算是放心了。

    沛骆转身便走了。

    不过出来之后,并未瞧见秦蓁跟端木衢,却也不知二人去了何处。

    沛瑛刚好过来,看见他站在院子里头,不知在想什么?

    “大哥。”

    “秦妹妹呢?”沛骆问道。

    “我适才瞧见她与二皇子出去了。”沛瑛道。

    “哦。”沛骆了然地点头,便也走了。

    沛瑛愣在原地,目送着他离去,这才进了屋子。

    沛老夫人瞧见沛瑛,也只是道,“葳儿睡了。”

    “今儿个怎得这么早便睡了?”沛瑛不解道。

    “许是累了。”沛老夫人不疑有他。

    沛瑛轻轻点头,便也没有多言。

    没一会,便瞧见有人过来,沛瑛知晓,是沛夫人找她,她便起身走了。

    端木衢走在秦蓁的身旁,歪着头看着她。

    秦蓁只是看着前头,过了好一会,等二人行至一处回廊时,她才看着他。

    端木衢坐在她的对面,接着道,“我可是做错什么了?”

    “没有。”秦蓁摇头。

    “那你这是怎么了?”端木衢皱眉道。

    “没什么。”秦蓁淡然道。

    “当真?”端木衢委屈地看着她,“我也不过是觉得,他虽然是个婴孩,可终究也是个男子不是?”

    秦蓁嘴角一抽,“他能做什么?”

    “哼。”端木衢冷哼一声,“他能做的可多了。”

    “有什么?”秦蓁问道。

    “能让你抱在怀里,还能让你冲着他笑”端木衢扳着手指头,在一旁逐一地道。

    知茉与知棋只觉得一阵阵的凉风吹来,二人忍不住地向后缩了缩。

    怎么觉得这吹来的不是风,是醋呢?

    太酸了

    秦蓁听着直皱眉,而后道,“他不过是个婴孩。”

    “知道了。”端木衢一副委曲求的模样。

    秦蓁无奈地摇头,而后看着前道,“你今儿个莫要待在沛家了。”

    “为何?”端木衢连忙看着她。

    “我还有事儿。”秦蓁继续道,“晚些的时候,你便先回去吧。”

    “哦。”端木衢盯着她,想要什么,不过最后还是默默地离开了。

    知棋这才凑了过来,“大,二皇子这是?”

    “嗯?”秦蓁挑眉。

    “奴婢反倒觉得二皇子是打算跟定您了。”知棋想想,便觉得浑身不自在。

    秦蓁伸手敲着她的额头,“你胡思乱想什么呢?”

    “大,沛世子要外出。”知棋道。

    “嗯。”秦蓁点头,“这下,府上便没有旁的人了,那人也好动手。”

    “大,那咱们?”知茉轻声问道。

    “照旧就是了。”秦蓁慢悠悠道。

    “是。”知茉与知棋对视一眼,便跟着秦蓁再次地回了沛老夫人的院子。

    沛老夫人见她回来,便道,“待会便用午饭了,有没有想吃的?”

    “老夫人喜欢吃的,我都喜欢。”秦蓁笑道。

    沛老夫人连连点头,便让老妈妈去准备了。

    半个时辰之后沛葳醒了,秦蓁便让奶妈去给他喂奶。

    不过,沛葳反倒哭闹不休,压根不想吃。

    秦蓁皱眉,看着那奶妈,“怎么回事?”

    “奴婢也不知。”奶妈也不明白,连忙垂眸道。

    “适才还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哭闹起来了?”沛瑛也凑了过来,担忧地问道。

    沛老夫人也觉得奇怪,亲自将沛葳抱在了怀里,低头一瞧,沛葳的脸上多了许多的红疹。

    秦蓁连忙将沛葳抱了过来,放在了床榻上,给他看过之后,而后道,“遭了。”

    “怎么了?”沛老夫人连忙问道。

    “葳儿得了红疹,这西会传染。”秦蓁连忙道。

    沛老夫人一听,当即皱眉道,“那奶妈?”

    “将奶妈带去另一个屋子,莫要让人靠近。”秦蓁直言道。

    “这”奶妈一听,连忙道,“奴婢什么也没有做啊。”

    “谁你做什么了?”秦蓁沉声道。

    奶妈一听,吓得面如土色,便也不敢多言,只是被带着去了另一个屋子。

    两个奶妈焦急地来回打转。

    “这好端端的,怎会突然得红疹呢?”另一个奶妈看向这个奶妈问道。

    “我怎么知道?”这奶妈叫尤氏,而另一个便是昨儿个睡得甚是踏实的奶妈,换作张氏。

    尤氏紧张地探着头,可是屋子里头是密封的,压根听不到看不到外头的动静。17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