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 我何时骗过你?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有问题?”沛骆皱眉,盯着她道,“这书信上所言,难道这使者并非是来求亲的?”

    “也许吧。”秦蓁淡淡道,“毕竟前来云国,那条必经之路,这些使者却悄无声息地到了,难道就没有一丝的风声?”

    沛骆听着,轻轻点头,“你的对。”

    “我担心,这背后还隐藏着什么?”秦蓁沉默了好一会道,“看来等他们到了之后,还是要谨慎一些的。”

    “不过,你跟二皇子的婚事儿,如今也算是定下来了,大召那处想必也是知道了。”沛骆看着她道。

    “嗯。”秦蓁轻轻点头,“但愿不会再出其他的意外。”

    “看来你是真的想好了。”沛骆到底没有想到,兜兜转转,她竟然跟端木衢成了。

    秦蓁笑了笑,“这不是最好的结果?”

    “可你真的对他?”沛骆看着她神色淡然,低声问道。

    “对他什么?”秦蓁接着道,“我既然答应了,那便是真心的。”

    “好。”沛骆到底也没有想到,她对待感情之事,竟然如此坦白。

    就像是她之前拒绝端木阙一样,想来她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沛骆离去之后,秦蓁便独自坐在书案前。

    秦蓁沉默了好一会,才道,“我这几日要好好地处理族中之事,若是有人来寻,只管给我挡了就是。”

    “是。”知茉低声应道。

    秦蓁待知茉退下之后,她转身进了密室,换了一身装扮,便出去了。

    她当日便离开了京城,直奔边关。

    半月之后。

    南宫珩瞧着门口站着的秦蓁,笑了笑,“大召的使者在入京的路上了,你可是碰上了?”

    “没有。”秦蓁摇头,“我抄的近路。”

    南宫珩看着她,接着道,“正巧去瞧瞧洛儿,她的身子也发地重了。”

    “嗯。”秦蓁点头,将斗篷脱下,便随着南宫珩一同去了。

    秦洛正躺在美人榻上,见南宫珩笑吟吟地进来,她低声道,“今儿个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瞧瞧谁来了?”南宫珩看着她道。

    秦洛一愣,便看了过去。

    待瞧见是秦蓁时,连忙起身,行至她的跟前。

    “大姐。”

    “你身子如何了?”秦蓁着,扶着她坐下,顺势给她把脉。

    秦洛笑着道,“只是这家伙怪会折腾的,晚上有些睡不安稳。”

    “嗯。”秦蓁点头,“一切安好。”

    秦洛反握着她的手,“大姐,您怎么过来了?”

    “有事儿。”秦蓁凑近道,“也是特意过来看看你。”

    “大姐一路奔波,还是先歇息会吧。”秦洛瞧着她风尘仆仆的,温声道。

    秦蓁点头,“那我便在你这处先睡会。”

    “好。”秦洛连忙让人去准备了。

    没一会,秦蓁便沐浴更衣之后,去了一旁的厢房内歇息了。

    秦洛出来,看向南宫珩道,“大姐前来,是为了何事?”

    “我也是刚收到的。”南宫珩着,便附耳与秦洛了。

    “什么?”秦洛惊讶不已。

    “哎。”南宫珩接着道,“不过,大召那处打算让九王爷求娶你大姐。”

    “这”秦洛沉吟片刻道,“那如今岂不是不成了?”

    “皇上虽然赐婚了,可终究没有定下婚期,此事儿,还未有定数。”南宫珩接着道,“你上次送去的书信,她看过之后,便赶过来了,想来是那使者真的有问题。”

    “嗯。”秦洛点头,“既然如此,那大姐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南宫珩继续道,“还要等她醒了之后再。”

    “哎。”秦洛想着秦蓁为了此事儿千里迢迢地过来,当真辛苦。

    她低头看着隆起的腹,靠在南宫珩的怀中,“大姐如此奔波,好在,二皇子待她是真心的,否则,也不知何人能够照看她。”

    “能否成亲,端看天意了。”南宫珩对此事儿保持沉默。

    秦洛仰头看他,也不知该如何。

    秦蓁醒来时,已然是次日了。

    她缓缓地坐起来,愣了会子神,便下了床榻,已有丫头在候着了。

    等她洗漱穿戴妥当之后,便去了秦洛那处。

    秦洛也算好了时辰,等着与她一同用早饭呢。

    她是远嫁过来的,好在边关的南宫家人口并不复杂,除了秦洛之外,南宫老夫人与南宫夫人都在祖宅。

    她也不必担心婆媳关系,反倒清闲的很。

    更何况,她如今有孕在身,南宫家对她是发地好了。

    秦洛看着她道,“大姐,先用早饭吧。”

    “好。”秦蓁点头,便与秦洛一同用过早饭。

    南宫珩已经从校场回来,将身上的铠甲褪下,换上了常服。

    瞧着秦蓁正坐在花厅与秦洛闲聊,他也只是笑吟吟地坐下。

    “我还未恭喜大姐呢。”南宫珩道。

    秦蓁浅笑道,“如今道喜是不是太早了。”

    “大姐大婚,我必定亲自前去。”南宫珩道。

    秦蓁低声道,“好。”

    秦洛连忙道,“我也要去。”

    “好。”秦蓁温声应道。

    秦洛这才笑道,“那我不打扰大姐与夫君事儿了,我去瞧瞧糕点做好了没。”

    “去吧。”南宫珩应道,“不过也莫要太累了。”

    “大姐,适当地走走是最好不过的。”秦洛道。

    南宫珩也只能应了,毕竟是秦蓁的。

    待秦洛离去之后,秦蓁才开口。

    “难道你又要去一趟大召边关?”南宫珩看着她道。

    “嗯。”秦蓁点头。

    “你这也一来一回可要费不少时日,若是不回去,难免会招惹旁人的怀疑。”南宫珩道。

    “放心吧。”秦蓁接着道,“我心一些,不会有人知道的。”

    “你与二皇子的婚事儿,人尽皆知,这可是大事儿,毕竟,你的身份,是不可能与皇室联姻的,可却偏偏成了,这就是大事儿。”南宫珩接着道,“你是怎么想的?”

    “他就无心那皇位,也不知他是如何办到的。”秦蓁接着道,“不过,此事儿也是你情我愿的,不是吗?”

    “你当真是自愿的?”南宫珩盯着她问道。

    秦蓁笑了笑,“难道你以为是被逼无奈?”

    “想来,你也不会。”南宫珩歪着头,“不过你是如何服秦家族中的长老呢?”

    “他们是不会干涉的。”秦蓁直言道,“若是我刚接手的时候,他们必定会有话要,可如今,是绝对不会的。”

    “为何?”南宫珩问道。

    “端木衢承诺过了,即便我日后与他成亲,他也不会过问秦家的事儿。”秦蓁继续道。

    “原来如此。”南宫珩了然道,“看来,他为了等到这一日,的确做了不少事儿。”

    “嗯。”秦蓁点头,“事到如今,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

    “你可知晓多少人不甘心吗?”南宫珩盯着她。

    秦蓁挑眉,“有何不甘心的?”

    “你可是秦家的家主啊。”南宫珩再次地道。

    秦蓁倒也无所谓,“那又能如何呢?”

    “所以,端木衢很聪明。”南宫珩直言道。

    秦蓁抬眸看着远处,“我今夜出城,约莫十日后便能回来。”

    “我知道了。”南宫珩点头。

    没一会,秦洛便过来了。

    看着二人相谈甚欢,便道,“可都完了?”

    “嗯。”秦蓁与南宫珩点头。

    她亲自摆上糕点,“大姐尝尝。”

    “好。”秦蓁捏起一块,尝了一口,“比得上知茉的手艺了。”

    “这是我特意请教知茉的。”秦洛笑道。

    “看来妹夫日后有口福了。”秦蓁打趣道。

    秦洛面色泛红,羞赧不已。

    秦蓁瞧着二人这般,心中也是欣慰的。

    当夜,她便离去了。

    三日后。

    慕容栩已经在等着她了。

    秦蓁看见他时,轻笑道,“这是在特意等我吗?”

    “不然呢?”慕容栩一身银色铠甲,握着腰间佩戴的宝剑,看着秦蓁的时候,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秦蓁许久不曾见过慕容栩露出这样的笑容了,她低声道,“难道你发现什么了?”

    “你特意过来,又是为了什么?”慕容栩不紧不慢地问道。

    “大召派去云国的使者,到底是谁?”秦蓁直截了当地问道。

    “大皇子。”慕容栩看着她道。

    “怪不得呢。”秦蓁皱眉,“那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去见长公主,还有便是你。”慕容栩想了想,“林玥知道你还活着。”

    “秦欢的?”秦蓁接着问道。

    “嗯。”慕容栩盯着她,“不曾想,秦家还真是卧虎藏龙啊。”

    “这算是夸奖吗?”秦蓁着,二人已经上了阁楼。

    待坐下之后,掌柜的亲自奉茶,而后便退了下去。

    慕容栩翩然坐下,“不过,我是不是要先恭喜你呢?”

    “自然要恭喜恭喜。”秦蓁盯着他。

    慕容栩爽朗一笑,便拱手道,“恭喜。”

    秦蓁随即道,“记得送贺礼啊。”

    “一定。”慕容栩应道。

    秦蓁抿了口茶,推开窗户往外看。

    慕容栩并未阻拦,毕竟这处,外头的人也轻易地发现。

    没一会,她才道,“二公主如何了?”

    “你关心她,她却在想着该怎么回京。”慕容栩自嘲道。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秦蓁摇头,“她还是放不下啊。”

    “她若是真的放下了,那便不是她了。”慕容栩继续道,“长公主嫁去了云国,她就不甘心,如今待在慕容家,也不过是表面安分罢了。”

    “可她就算回京了,也不过是落个被利用的下场,这又是何必呢?”秦蓁无奈地摇头。

    “那也是她乐意的。”慕容栩盯着她,“你前来,就是为了知道使者之事?”

    “也不是。”秦蓁继续道,“不过是想大召了。”

    “嗯?”慕容栩还从未见她这般感慨过。

    “我记得当初,秦家被灭门,我随着端木衢来到边关,你与他也是旧相识了不是吗?”秦蓁看向慕容栩道。

    “嗯。”慕容栩倒也没有否认。

    “那你,他到底是怎样的人?”秦蓁问道。

    慕容栩挑眉,“不就是你瞧见的这样。”

    “是吗?”秦蓁知晓,慕容栩必定隐瞒了。

    她也只是勾唇浅笑,二人对此事儿便也三缄其口了。

    秦蓁沉默了良久,才开口,“我在这待两日再回去。”

    “好。”慕容栩继续道,“你可要去瞧瞧二公主?”

    “不必了。”秦蓁淡淡道,“若是日后能回来,我再与她见面就是了。”

    “也许,你还能让她回心转意呢。”慕容栩盯着她道。

    秦蓁摇头,“这世上能让她回心转意的人已经死了。”

    “哎。”慕容栩也只能感叹摇头。

    秦蓁见他倒是极少这般多愁善感,突然打趣道,“难不成,你动真情了?”

    “噗”慕容栩喷茶了,他连忙摆手道,“你多想了。”

    “哦。”秦蓁点头,而后道,“时候不早了,明儿个再来吧。”

    “好。”慕容栩知道她还有旁的事情,便起身告辞了。

    送走慕容栩之后,掌柜的走了进来。

    “主子。”

    “如何了?”秦蓁淡淡道。

    “大皇子妃有孕了。”掌柜的道。

    “嗯。”秦蓁接着道,“到底没有让我失望。”

    “不过,大皇子侧妃一心想着让她滑胎,这次大皇子亲自去了云国,对大皇子侧妃来,这是个好机会。”

    秦蓁轻轻点头,“的确是好机会。”

    “既然如此,那便看她能做到什么地步了。”秦蓁淡淡道。

    “是。”掌柜的垂眸应道。

    秦蓁便也不多什么了,只是转身去了里间歇息去了。

    掌柜的恭敬地退了下去。

    次日一早。

    外头传来了一阵吵杂声。

    没一会,便见掌柜的进来。

    “外头怎么了?”秦蓁低声问道。

    “听有贼匪混进了城。”掌柜的继续道,“不过属下看了一眼,想来不是贼匪。”

    秦蓁点头,“看来,今儿个慕容世子是不会来了。”

    “主子,外头现在乱的很。”掌柜的提醒道。

    毕竟,这乃是边关,对于城内的百姓,早已习以为常了。

    不过,秦蓁在这处待了三日,也不见慕容栩再过来,她便知晓,这个人绝非贼匪这般简单。

    她派人去查了,知道的与慕容栩的并无差别。

    直等到她离开,也不见慕容栩的身影。

    南宫珩这处,一直等着她回来。

    “大姐到底去何处了?”秦洛见秦蓁好几日不回来,担忧地问道。

    “你放心就是了。”南宫珩接着道,“今夜便能回来。”

    “当真?”秦洛终究是不放心。

    “我何时骗过你?”南宫珩看着她。

    “那我等着吧。”秦洛便坐在屋内,执意要等秦蓁回来。

    好在秦蓁赶在天黑之前回来了,否则,南宫珩都要忍不住派人去找了。

    秦洛见她回来,连忙迎了出去。

    “大姐,你到底去哪了?”秦洛担忧地问道。

    秦蓁笑了笑,而后道,“只是去了一趟大召边关。”

    “什么?”秦洛惊讶道,“听除了官道,前去大召的路是不通的。”

    秦蓁接着道,“你放心就是了,没有人发现,我这不是安的回来了?”

    “大姐”秦洛无奈道。

    “知道了。”秦蓁无奈道。

    秦洛有些累了,吩咐人准备了晚饭之后,陪着她用过之后,便去歇息了。

    南宫珩这才松了口气,“她这几日提心吊胆的。”

    “不妨事儿。”秦蓁接着道,“大召边关不太平,这几日,你这处也要当心一些才是。”

    “怎么了?”南宫珩问道。

    秦蓁便将贼匪之事了。

    南宫珩沉思道,“到底是有人想要趁机搅和了。”

    秦蓁接着道,“我也不能在这处待着了,明儿个我便动身。”

    “好。”南宫珩看着远处,“可要与洛儿告别?

    “不必了。”秦蓁随即拿出一个瓷瓶,“若是临盆的时候,或者是有意外,这个是给五妹妹保命的。”

    “好。”南宫珩双手接过。

    半月之后,秦蓁从密道回了自个的书房内。

    还不等她换好衣裳,便瞧见端木衢坐在软榻上,正等着她。

    她愣了愣,而后道,“你在这等了多久?”

    “一月吧。”端木衢慢悠悠道。

    “你还真是”秦蓁无奈地看着他。

    端木衢放下手中的茶盏,盯着她,“下次出远门,可要与我啊。”

    秦蓁便出了书房,知茉跟着她去了里间,沐浴洗漱之后,换了衣裳才又重新过来。

    “你不是不插手秦家的事儿吗?”秦蓁坦然地看着他,“难不成,你反悔了?”

    “我只是不放心你。”端木衢叹气道,“你可知晓外头有多少人盯着你?”

    秦蓁笑了笑,“能有多少?”

    “罢了。”端木衢摆手道,“大召的使者昨儿个到了,想来你也知晓是何人了吧?”

    “嗯。”秦蓁点头,“难不成孟启轩直接来秦家了?”

    “是呢。”端木衢点头,“被我挡回去了。”

    “嗯。”秦蓁点头,“做的不错。”

    端木衢那忧愁的脸上难得显露出笑颜,“不过他今儿个怕是还会过来。”

    “他可进宫了?”秦蓁想着,这孟启轩这次前来,怕是要确认她是谁。

    “入宫了。”端木衢盯着秦蓁,皱眉道,“也不知他与父皇了什么。”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