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 提前适应夫妻生活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是不是出乎你预料了。”端木衢笑吟吟道。

    秦蓁挑眉,过了好一会才道,“也许吧,只是没有想到有人会如此做。”

    “就会如此。”端木衢直言道,“你莫要以为这世上会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儿。”

    秦蓁冷哼了一声,“我何时如此认为了?”

    “没有吗?”端木衢突然凑近,冲着她眨了眨眼,“若真的有掉馅饼的事儿,那也是有的。”

    “嗯?”秦蓁挑眉,盯着他,只觉得他这次过来,瞧着心情倒是不错。

    “我便是那掉在你跟前的馅饼啊。”端木衢笑吟吟道。

    秦蓁忍不住地喷茶了,整张脸皱成一团,嫌弃地看着他。

    端木衢反倒不以为然,径自坐在一旁,手指悠然自得地扣着印着花纹的几案上,“那密函看过之后,你便收起来吧。”

    “收起来?”秦蓁摇头,“这种西,留下只会是祸害。”

    她着,便转身直接丢到了一旁的火盆里头。

    端木衢盯着她,“这个天气,你怎的还生火盆呢?”

    “自然是有用。”秦蓁淡淡道。

    端木衢轻咳了几声,似乎明白了,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秦蓁倒也没觉得什么,转身继续忙了。

    端木衢瞧着她,想着她到底与寻常女子不同,其他的闺阁姐,若是遇到这样的情形,如今怕是早躺下养着了,她反倒还在忙活着。

    秦蓁并不理会端木衢,而是径自在忙。

    不知过了多久,知茉才走了进来。

    “大姐。”

    “嗯?”秦蓁抬眸看她。

    知茉随即将手中的密函递给她,“您这是什么事儿?”

    秦蓁打开看过之后,笑了笑,“这有什么的?”

    “二皇子,您也给评评理。”知茉难得这般不稳重。

    端木衢正拿过一书随意地看着,瞧见她如此,便道,“怎么了?”

    “外头的人编排大姐,乃是天煞孤星,注定要孤苦一世。”知茉皱眉道。

    “到底是何人?”端木衢沉声道。

    秦蓁倒也无所谓,淡淡道,“嘴长在人家身上,由着他们就是了,反正我也不会因他们的话而掉一块肉。”

    “你倒是想得开。”端木衢无奈道。

    “可那流言蜚语中,还有您之前的。”知茉皱眉道。

    “之前?”秦蓁仔细地看过去,而后道,“我在大召的?”

    “是。”知茉继续道,“大姐,您在大召的身份瞒不住了。”

    “此事儿就不是秘密,只不过当初没有放在心上,以为大召与云国就相隔甚远,如今既然挑开了,便如此吧。”秦蓁坦然道,“知晓此事儿的人,必定是与大召暗中有勾连之人。”

    “大姐,难道齐妃能放出来,与您的身份有关?”知茉连忙道。

    秦蓁笑了笑,而后道,“若是真的如此,那齐妃也不过是个摆设罢了,皇上自然不会像往日那般宠爱,即便宠爱,也不会真的对她放心。”

    “这倒也是。”秦蓁看着她道。

    端木衢笑了笑,而后道,“我怎么觉得你反倒一点都不担心。”

    “有何担心的?”秦蓁挑眉道,“大召那处的秦蓁已经被处置了,我如今突然出现在云国,大召那边,皇帝会如何?”

    她继续道,“一个死了的人,突然又活着,而且还在云国,大召的皇帝难道不该有个交代?”

    端木衢沉吟片刻道,“当初你前来云国,怕是便已经想到会有今日了吧。”

    “嗯。”秦蓁轻声应道,过了许久之后才开口,“此事儿由着他们就是了。”

    “不过,外头,大召秦家之所以被灭,乃是因您。”知茉继续道,“您到哪里灾难便到哪里,连带着现在,您跟前的人也会因您而死于非命。”

    “死于非命?”秦蓁挑眉,冷哼了一声,“我倒要看看谁敢?”

    端木衢瞧着她起初不介意,可提起身边的人因她而出事,她便在意起来,他脸色一沉,“此事儿交给我就是了。”

    “你能做什么?”秦蓁直言道,“在这京城内,你虽贵为二皇子,可终究不是未来的储君,你所依附的不也是太子吗?”

    端木衢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你这是嫌弃我了?”

    秦蓁皱眉,“我嫌弃你做什么?”

    “哎。”端木衢幽幽地叹气,起身便走了。

    秦蓁觉得他莫名其妙的,无奈地摇头。

    知茉接着道,“大姐,您适才所言,的确有些……”

    “有什么?”秦蓁嘴角一撇,“他就奇奇怪怪的,真真假假的,我能什么?”

    知茉知晓她在气头上,便也不敢多言,只是退了下去。

    秦贽赶过来的时候,便感觉到了书房内充斥着一股怒火,他犹豫了半晌,才掩唇轻咳了几声。

    秦蓁抬眸看着他,“兄长。”

    “外头的流言蜚语你可听了?”秦贽问道。

    “嗯。”秦蓁有些烦闷。

    “那些都是胡言乱语的,咱们不是都好好的?”秦贽低声道。

    秦蓁抬眸看着他,整张脸皱成了一团,那句话最为致命。

    毕竟,大召秦家的确灭门了,而她却好好地活着,如今到了云国,太祖母、祖母也都相继离开。

    秦蓁忍不住地感伤起来,抬眸看向秦贽时,头一次红了眼眶。

    秦贽走了过来,坐在她的跟前,“你何必这般介意呢?”

    “不过是觉得许多事情总归不是我能控制的。”秦蓁嘀咕道。

    “你既然知道你无法控制,你就应该放开。”秦贽淡淡道,“一切往前看不是更好?”

    “兄长,我……”秦蓁忍不住地抽泣道,“母亲到底是谁?为何偏偏是我呢?”

    秦贽也在想,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可归根结底,他们知道的,也不过是些皮毛罢了,至于这背后所隐藏的,只能她们自个去探索了。

    秦蓁从未像现在这般无力过。

    不在乎,那是因并未伤到她,可就因为如此,才会让她更为难过。

    秦贽陪着她坐了一会,宽慰了几句,便被秦蓁劝回去了。

    端木衢不知何时折回,盯着她道,“哭够了吗?”

    “嗯。”秦蓁轻声应道。

    “这件事儿,你想如何?”端木衢首先还是想要问问她。

    秦蓁沉吟了片刻,“看后头如何吧。”

    “嗯。”端木衢点头,便坐在她的面前,不言不语。

    秦蓁深吸了口气,收敛心神,“女子的月事儿,终究还是会影响心情。”

    端木衢轻笑道,“看出来了。”

    “那你还待着?”秦蓁白了他一眼。

    “我陪你。”端木衢温声道。

    秦蓁一愣,这句话,不曾有过人对她过。

    在她最难受的时候,在她最为无助的时候,其实她还是希望有个人能陪着她的吧。

    秦蓁如此想着,不过面上却终究还是没有显露出来。

    端木衢接着道,“我这几日都陪着你如何?”

    秦蓁盯着他,“为何要陪着我?”

    端木衢无奈地叹气,而后便起身往外走了。

    秦蓁愣了愣,便低头继续忙着了。

    端木衢出去之后,看向知茉,犹豫再三之后,才开口,“你家姐月信可准?”

    “啊?”知茉一愣,而后面色一红,“这几年总是会有所延迟。”

    “这是为何嗯?”端木衢皱眉道。

    “这……”知茉敛眸道,“回二皇子,自从上次大姐给老夫人治病之后,便落下了这个毛病。”

    “那该如何调养呢?”端木衢连忙问道。

    “二皇子,此事儿倒也不能与您啊。”知茉为难道。

    “为何不能?”端木衢笑眯眯道,“反正,日后也是要关怀的。”

    “这?”知茉觉得端木衢话古怪。

    这等事儿,就是女子私密之事,一般都是跟前总之贴身的婢女去办,这二皇子是怎么了?

    端木衢也觉得自个如今的有些早,不过还是觉得应当出来,毕竟,这也是要提前做准备的。

    他轻咳了一声,而后道,“她的身子,你应当最清楚了。”

    “是。”知茉垂眸应道。

    端木衢继续道,“那她该如何调养,你也是知道的?”

    “是。”知茉垂眸道,“只是有时候,大姐太忙了,即便奴婢好心提醒,也终究是不管用的。”

    “所以啊,未免这种事情发生,你与我了,到时候我来催促啊。”端木衢理所当然道。

    知茉接着道,“这等事儿,奴婢不能对男子的。”

    “哦。”端木衢继续道,“若日后我会是你家姑爷呢?”

    “咳咳……”一旁的知棋惊掉了下巴,忍不住地吞咽了口水,剧烈地咳嗽了一声。

    端木衢接着道,“是了,你家大姐也答应我了,反正也是迟早的事儿。”

    知茉一听,再一次地低着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大姐到底怎么跟二皇子的?

    她左右为难起来,这种事儿,如何与二皇子起呢。

    秦蓁看着她道,“知茉,你给我进来。”

    “是。”知茉如释重负,连忙进去了。

    端木衢则转身看向知棋。

    知棋冲着他摇头,自去忙了。

    秦蓁看向知茉,“你与二皇子什么?”

    “没什么。”知茉如实道,“奴婢不敢。”

    “嗯。”秦蓁也自然也听到了,无奈地摇头。

    “大姐,二皇子所言可是真的?”知茉心地问道。

    “什么?”秦蓁倒也忘记了。

    “就是……”知茉心地看着她,“二皇子,她会成奴婢的姑爷。”

    “噗……”秦蓁正喝着参汤,差点没有喷出来。

    知茉瞧着,连忙福身,“奴婢告退。”

    “嗯。”秦蓁只觉得憋屈的慌。

    这端木衢到底怎么搞的?

    秦蓁冷哼了一声,便不去理会了。

    端木衢觉得问知茉怕是不成了,那不如自个就近观察好了。

    往后的几日,秦蓁都在忙着,偶尔有些不适,便去憩一会子。

    端木衢则在不远处瞧着,连间隔的时辰都算好了,生怕自个记错了。

    知茉瞧着,也不敢多言,不过也是一阵阵地头疼。

    这二皇子怎得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这一日,沛骆过来。

    因沛瑛的事儿,沛骆这几日在府上也是提心吊胆的,生怕抓不住那人。

    好在,昨儿个终于逮住了,故而特意前来与秦蓁。

    秦蓁见他兴奋不已,便道,“如何了?”

    “抓住了。”沛骆接着道,“当真是狡猾的很呢。”

    秦蓁笑了笑,“就狡猾。”

    “我带过来了。”沛骆知晓,此事儿还是让秦蓁亲自问过之后再。

    秦蓁点头,而后便让沛骆将人带了过来。

    沛瑛也在一旁,瞧见是何人之后,脸色一沉,“怎会是你?”

    “奴婢……”那丫头低着头,到底是有些害怕的。

    秦蓁接着道,“是何人指使你的?”

    “是陆姐。”那丫头如实道,“奴婢家中弟弟生了场大病,奴婢家请不起大夫,多亏了陆姐,弟弟才得以痊愈,奴婢知晓愧对大姐,这次也是抱着必死的准备。”

    那丫头罢,当即便一头撞死在了沛瑛的面前。

    沛瑛闭着双眼,不敢去瞧。

    秦蓁淡淡道,“带下去吧。”

    “是。”知茉垂眸应道。

    不知过了多久,秦蓁才开口道,“是陆霜霜,没想到她竟然也会这些玄门之术。”

    “那她之前体弱之事?”沛骆皱眉道。

    “先前,你也瞧见她会用毒,想来这五行八卦之术,她也是涉猎过的。”秦蓁直言道,“既然如此,那便等着她再次出手吧。”

    “那你府上呢?”沛骆倒是听过四房的姨娘们发疯之事。

    四老爷因此事儿,一直不敢回来。

    秦蓁接着道,“还要等等再。”

    “嗯。”沛骆点头。

    秦蓁继续道,“不过这几日,我反倒想清楚了一件事儿。”

    “来听听。”沛骆连忙道。

    “齐家与陆家暗中勾结,姜家自然也少不了掺和。”秦蓁继续道,“这件事情,怕是一早便设计好的。”

    “你是认为,齐瑜之死,就不简单?”沛骆连忙问道。

    “嗯。”秦蓁点头,“她那日的死状,你不觉得是刻意为之吗?”

    “我记得你之前去过齐家,看过她,她可是过什么?”沛骆问道。

    “瞧着她神色,有些木然,与沛妹妹如出一辙吗。”秦蓁继续道,“看来齐家那处也是如此。”

    “秦家的四姐,不,如今应当是陆家少夫人,也到了。”沛骆继续道,“如今的陆家是大不相同了。”

    “她就是有备而来。”秦蓁冷笑道。

    “她要做什么?”沛骆连忙问道。

    “夺回她以为属于她的西。”秦蓁继续道,“而她背后的人,想要的怕是比这个还要多。”

    “那你想怎么办?”沛骆在想,此事儿到了时至今日,总算也该有个眉目了。

    秦蓁反倒有些迷茫起来,不知为何,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反倒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出手了。

    若是真的出手了呢?

    她想着之前的那些流言蜚语,若是真的按照她们所为出手了,到时候会不会又中了另一个圈套呢?

    秦蓁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

    沛骆瞧着她如此,正要开口,却瞧见端木衢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该吃补药了。”端木衢殷勤地道。

    秦蓁看着他,头疼地揉着眉心。

    沛骆眨了眨眼,“你何时跟他?”

    “你误会了。”秦蓁连忙否认。

    “快些。”端木衢连忙道。

    秦蓁笑了笑,而后道,“你先放在一旁吧。”

    “不成。”端木衢正色道,“这补药乃是温补的,若是凉了便失去药性了。”

    “知道了。”秦蓁无奈道,而后便拿过,慢悠悠地皱着眉头喝着。

    沛骆瞧着端木衢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无奈地摇头,“这到底是怎么了?”

    直等到秦蓁都喝完之后,他才满意地让知茉将碗收了下去。

    沛骆看着她,接着道,“我如今反倒觉得自个是多余的了。”

    秦蓁忍不住地咳嗽了几声,“难道连沛大哥也想数落我不成?”

    “怎么敢?”沛骆笑了笑道。

    秦蓁继续道,“陆霜霜在沛家待了有些日子了,想要安插自个的眼线是易如反掌的,所以沛大哥还是留心一些,我担心的是她接下来会对三妹妹出手。”

    “我知道了。”沛骆脸上的笑意收起,点头道。

    秦蓁便不什么了,只是目送着沛骆离开。

    端木衢则起身与沛骆一同出去了。

    “二皇子在这处做什么?”沛骆看向他道。

    “我?”端木衢挑眉道,“自然是提前相互适应夫妻生活。”

    “噗嗤!”

    沛骆险些栽倒。

    “你确定?”沛骆挑眉,觉得端木衢过于奇怪了。

    “当然。”端木衢郑重其事道,“你放心就是了,我会办到的。”

    “那我是不是要跟你一声恭喜呢?”沛骆打趣道。

    “不必。”端木衢摆手,“到时候来吃我们的喜酒就是了。”

    “但愿有那一日。”沛骆觉得这是不可思议之事。

    不过瞧着端木衢信心满满的,他反倒很期待,端木衢是如何能服皇室,还有端木阙,娶秦蓁的呢?

    端木衢送沛骆离开之后,便又回去了。

    不过直接被秦蓁拒之门外,显然,她现在看到他真的头疼。

    题外话

    哈哈,二皇子素不素来逗比了,咳咳……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