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 郎有情妾有意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秦蓁斜睨了一眼应氏,而后便走了。

    秦家的人走后,其他宾客便也各自散去。

    沛骆看向应氏,“母亲,此事儿该如何?现在闹得这么大,表妹若是再待在咱们府上,咱们沛家也只会被指指点点的。”

    “你祖母这几日身子不适,并未出来,此事儿还是要禀报你祖母。”沛夫人唉声叹气道。

    “是。”沛骆垂眸应道。

    秦阾与秦蓁坐在马车上。

    “大姐,那陆何时又与五妹妹掺和在一处了?”秦阾不解道。

    “五妹妹也不过是被有心人暗中蛊惑了。”秦蓁淡淡道。

    “难道不是五妹妹?”秦阾皱眉,“那会是谁?”

    “三妹妹你是何时知道陆并不相信你了?”秦蓁歪着头看她。

    秦阾笑了笑,“就是我请她去给沛妹妹看病的时候。”

    “嗯。”秦蓁点头,而后道,“幸好,她并未表现出来,否则,陆霜霜也不会露出马脚来。”

    “那到底是谁暗中跟她有联系的呢?”秦阾接着问道。

    “咱们府上的妹妹,都不简单。”秦蓁抬眸看着前,“三妹妹,过些时日你便知道了。”

    “不过这次,母亲怕是会气恼死我。”秦秦阾无奈道。

    “今儿个你并未表现出什么来,她也不过是以为你被陆霜霜给牵连了。”秦蓁直言道。

    “希望如此。”秦阾也不知为何,只觉得此事儿总让她心存疑惑。

    秦蓁接着道,“回去之后,三妹妹莫要多言。”

    “是。”秦阾轻声应道。

    应氏到底没有想到,明明可以毁了秦蓁名声的,可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了,反倒让沛家厌烦了陆霜霜,想来陆霜霜也是要被送走的。

    等回去之后,秦蓁径自去了老夫人那处。

    老夫人听着秦蓁禀报之后,也只是冷声道,“如今笑话都闹到沛家去了,让旁人平白地觉得咱们秦家这是在窝里斗吗?”

    应氏低着头,不敢出声。

    老夫人冷哼了一声,“洛丫头,素日你大姐苛待你了?还是你觉得翅膀硬了,秦家的庙了,你想攀高枝了?”

    “祖母,孙女也只是就事论事,并非谎啊。”秦洛连忙道。

    “就事论事?”老夫人冷哼了一声,“即便你知道什么,也不应当在外人跟前数落你大姐的不是啊。”

    秦洛低着头不敢吭声,她知晓,若是再下去,怕是到最后,自个只能被驱逐出去了。

    戚氏连忙道,“老夫人,此事儿是洛儿鲁莽了,儿媳会好生管教的。”

    “罢了。”老夫人沉声道,“你若是真能管教好,也不必如此不知轻重。”

    她继续道,“蓁丫头,我将人交给你。”

    “是。”秦蓁低声应道。

    老夫人看向秦阾道,“这些时日你待在西院,到的只是这些?”

    “回祖母,一切都是孙女的错。”秦阾敛眸道,“不过是担心沛之事牵连大姐,这才如此的。”

    老夫人无奈道,“你若是如此有心,也不会这般了。”

    秦阾不敢话,只是委屈地红着眼眶。

    应氏瞧着老夫人责骂秦阾,便明白,此事儿与秦阾无关。

    她却在想着,此事儿到底是谁在最后撺掇的呢?

    秦蓁等老夫人训斥之后,接着道,“祖母,此事儿显然是咱们府上有人暗中与陆霜霜合谋,否则,也不可能将罪责都推倒孙女的身上。”

    “嗯。”老夫人点头,“此事儿你只管去查。”

    “是。”秦蓁垂眸应道。

    “若是查到了,绝不姑息。”老夫人冷声道。

    “孙女明白。”秦蓁点头应道。

    从老夫人的院子出来,秦阾并未理会秦蓁,而是独自回了自个的院子。

    应氏瞧着秦阾如此,心中多少也是有些欢喜的。

    看来这丫头当初对秦蓁那般顺从,然是为了迷惑她,如今既然事情败露了,也不会与秦蓁有任何的瓜葛了。

    秦蓁也只是看向秦阾离开的背影,冷冷地转身便回去了。

    等回了西院自个的屋子,秦蓁看向知茉道,“吩咐下去,让二婶好好看管着五妹妹,这几日不用送到我这处来了。”

    “是。”知茉接着道,“可老夫人那处?”

    “祖母所言,也只是让我严加管教罢了。”秦蓁直言道,“总归,二婶也不想让五妹妹真的步了二妹妹的后尘。”

    “是。”知茉恭敬地应道,便退了下去。

    秦蓁抬眸看向知棋,“这几日,府上怕是也不会有任何的动静了,闹腾了这一次,也总归能安静几日了。”

    “是。”知棋继续道,“沛家已经准备将陆送回去了。”

    “嗯。”秦蓁点头,“不过,这次是她偷鸡不成蚀把米,可最终怕是也会将怨气撒到我头上。”

    “大,您该如何?”知棋看着她。

    “能如何?”秦蓁勾唇冷笑,“她若是真的敢动这个心思,那后果也要自个承担才是。”

    “奴婢明白。”知棋应道,而后便退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端木衢便回来了。

    她笑了笑,“怎的不去瞧热闹了?”

    “瞧什么?”端木衢挑眉,“沛世子不过是得偿所愿了。”

    “嗯。”秦蓁淡淡道,“不过,这陆怕是也不会善罢甘休。”

    “那也是沛家与陆家的事儿。”端木衢低声道。

    秦蓁挑眉,而后道,“那该如何呢?”

    “如何?”端木衢盯着她看着,“你如今帮了他这么大的忙,他自然要好好感谢你了。”

    “不必了。”秦蓁摆手道。

    “不过,你那三妹妹到底是个明的。”端木衢就继续道,“素日,也不曾显现出来,如今反倒觉得她与众不同。”

    “怎么?”秦蓁看着他,“你瞧上她了?”

    “不是我。”端木衢摇头。

    秦蓁挑眉,似乎想到了什么,二人便笑而不语。

    端木衢也只是静静地摩挲着手中的茶杯,过了好半天才开口,“太子皇兄那处,你当真要如此?”

    “什么?”秦蓁双眸闪过一抹诧异,毕竟这么长时间了,端木衢也极少再提起端木阙来。

    “就是”端木衢试探地问道,“难道真的不会与他在一起?”

    “不会。”秦蓁果断地道。

    端木衢嘴角勾起一抹明媚地笑容,随即起身,欢快地走了。

    秦蓁挑眉,瞧着他这幅模样,也只是摇头。

    应氏回了自个的院子,多少是气不过的。

    没一会,便瞧见梨花过来了。

    “三责罚了月丫,更是训斥了福妈妈一顿,如今正躲在屋子里头生着闷气呢。”梨花如实禀报道。

    “这孩子。”应氏暗暗地松了口气,“你切让她忍耐就是了。”

    “是。”梨花低声应道。

    应氏沉默了好一会,才道,“若是有机会,将那个月丫给处置了。”

    “奴婢明白。”梨花应道,而后便退了下去。

    此事儿算是了结了。

    秦家却因此事儿遭受了不少的流言蜚语,倒也不算是坏事。

    秦蓁这几日都在忙着府上的庶务,还有族中之事,也没有旁的心思。

    端木衢也来过几次,也不过是蹭吃蹭喝,便也走了。

    日子过得极快,转眼又是一年。

    这一日,秦阾去了秦蓁那处。

    “大姐,月丫呢?”秦阾想起那日之事来,便有些胆战心惊。

    秦蓁接着道,“那丫头机灵的很,你放心就是了,等过些日子,我便让她回去。”

    “嗯。”秦阾点头应道。

    秦蓁抬眸看着她,“眼瞧着太祖母的孝期快要结束了,你的婚事儿也该提上来了。”

    “嗯?”秦阾一愣,心中多少是有些怅然的。

    毕竟,之前她被退婚两次,如今她的名声也坏了,又有谁会敢娶她呢?

    秦蓁挑眉,而后道,“你对沛世子呢?”

    “啊?”秦阾一愣,到底没有想到秦蓁会如此问。

    “我知晓,他心中并没有我。”秦阾直言道。

    秦蓁笑了笑,接着道,“此事儿我知道了。”

    “嗯。”秦阾抬眸看着秦蓁,“大姐,我的婚事儿,随缘就是了,若是真的嫁不出去,我正好陪着大姐不是?”

    “若是有一日,我要离开秦家,你也要跟着我?”秦蓁反问道。

    “这有何不可的。”秦阾继续道。

    秦蓁笑着点头,便与她了几句闲话,二人便散去了。

    秦阾出了西院,走在回去的路上,正巧碰上南宫青墨。

    “嫂嫂。”

    “三妹妹。”南宫青墨看着她道,“正巧我有事儿寻你。”

    “嫂嫂有何事儿?”秦阾低声问道。

    “你到我那处,我与你好好。”南宫青墨着,便拽着她去了。

    秦阾无奈,也只能跟着她。

    二人一同到了南宫青墨的院子,径自去了花厅。

    便瞧见秦贽与沛骆正在闲聊。

    秦阾一怔,随即福身,“大哥、沛世子。”

    “三妹妹坐。”秦贽看向秦阾道。

    “三妹妹,我来就是为了一事儿。”南宫青墨看着她,“我兄长在边关,一直未娶亲,如今父亲也在催促,故而传了书信过来。”

    秦阾一愣,而后道,“嫂嫂是”

    “嗯。”南宫青墨点头道,“我与兄长了你的事儿,这些时日,你与我相处久了,我是很喜欢你的,觉得你嫁过去也是极好的。”

    秦阾倒是没有想到,南宫青墨会与她此事儿,一时间有些惊慌失措,当即起身,“此事儿我也做不得主,原先祖母便将我的婚事儿交给大姐了。”

    她罢,微微福身,便离开了。

    南宫青墨先是一愣,而后看向秦贽道,“到底是害羞了。”

    “她终究是女儿家。”秦贽一面着,一面看向沛骆。

    沛骆只是端着茶,嘴角挂着笑,不知在想什么?

    南宫青墨继续道,“兄长那处也听了三妹妹,前些时候,兄长前来府上,也是见过她的,毕竟她这一年多来的,都是待在妹妹那处,这性子也沉稳了许多”

    南宫青墨与秦贽二人相谈甚欢,大多也都是秦阾与南宫珩之事。

    沛骆在一旁沉默不语,只是静静地听着。

    秦阾心慌意乱地出去了,在院外来回打转了半晌之后,径自又去了西院。

    秦蓁瞧着她去而复返,笑着道,“三妹妹这是怎么了?”

    “大姐,我”秦阾有些为难地坐下,“嫂嫂那处,可与大姐了?”

    “哦。”秦蓁当即便明白了,笑着点头,“我听了,适才便想与你此事儿,瞧着你有些心神不宁的,便想着过几日再提,毕竟,时日还长,只是不曾想,嫂嫂这么嘴快,想来是担心你被旁人拐去了。”

    “啊?”秦阾双颊泛红,“我如今的名声,谁会在意?”

    “三妹妹,莫要妄自菲薄。”秦蓁接着道,“不过,嫂嫂既然开了,三妹妹觉得如何?”

    秦阾犹疑半晌道,“我一切听大姐的。”

    “如此甚好。”秦蓁笑着应道。

    待秦阾离去之后,没一会,便见秦贽与沛骆来了。

    南宫青墨也紧随其后,看向秦蓁问道,“三妹妹可是答应了?”

    “嗯。”秦蓁点头,“若是如此,也是极好的。”

    “如此甚好。”南宫青墨拍手叫好,而后便要去写书信回去。

    这厢,秦贽看向沛骆道,“如今你可算是彻底放心了?”

    “嗯?”沛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看着他,“什么?”

    “我,三妹妹终于出嫁了,你从前不是最厌烦她吗?如今可算是放心了。”

    沛骆勉强扯起一抹笑容,算是默认了。

    秦蓁与秦贽二人相视而笑,便不多了。

    晚些的时候,几人离开。

    秦蓁看向端木衢,接着道,“你这个法子有用吗?”

    “不过,南宫珩是真的觉得你家三妹妹不错。”端木衢直言道。

    “哎。”秦蓁摇头,“看来,想要这二人真的在一处,是要下点功夫的。”

    “你想做什么?”端木衢挑眉道,“你对旁人的事情倒是热情的很,怎的不关心自个的呢?”

    秦蓁一愣,反问道,“我怎么了?”

    “你想想,你可是秦家的大,过了今年,明年二十有一了。”端木衢直言道。

    “那你呢?”秦蓁反问道,“按理,你这个年岁,这府上也是妻妾成群了吧。”

    “噗”端木衢瞪了她一眼,“胡道什么呢?”

    “话不投机半句多。”秦蓁懒得跟他争辩。

    端木衢冷哼了一声,起身便走了。

    知茉在一旁瞧着这二人,无奈地摇头。

    秦蓁歪着头,一手撑着下颚,“你,我该怎么撮合呢?”

    “大,您当真要撮合三跟沛世子吗?”知茉心地问道。

    “郎有情妾有意,为何不呢?”秦蓁继续道,“如今的三妹妹早已脱胎换骨,而沛大哥对三妹妹,也并非冷漠无情。”

    知茉瞧着她是彻底地对此事儿上心了,不过二皇子的也对,她怎的不为自个打算打算呢?

    知茉与知棋对视了一眼,便默默地退了下去。

    秦蓁突然想到了什么,而后道,“患难见真情嘛。”

    “大,怎么了?”知茉与知棋连忙冲了进来。

    秦蓁挑眉,笑吟吟地看着二人,不过那嘴角闪过的狡黠,让二人忍不住地抖动了一下。

    二人看着她,连忙低头退了下去。

    应氏这厢,也不知怎么听到了风声,连忙去找秦阾了。

    “听,你大嫂有意让你嫁去南宫家?”应氏看着秦阾道。

    “嗯。”秦阾点头,倒也没有隐瞒。

    “这也不错。”应氏想着,比起姜家来,南宫家才算是显赫呢。

    南宫家竟然能看上秦阾,这也是应氏意想不到的。

    看来秦阾后来讨好秦蓁,也是明智之举,否则,这等好事儿,怎能落到她的头上?

    应氏笑着道,“这下可好了,你若是能嫁去南宫家,是最好不过的了。”

    秦阾看向应氏道,“母亲,您也觉得是?”

    “嗯。”应氏点头。

    秦阾仔细地想了想,到底也没有想到南宫家会接受她这等名声受损的女子。

    应氏当即便转身离开,去给秦阾准备嫁妆去了。

    梨花站在一旁道,“三,夫人是真心想您日后的日子能过得好。”

    “我知道。”秦阾看向梨花。

    梨花如今对秦阾倒是有些敬畏的,毕竟上次之事之后,她在秦阾这处也不敢再耍心思了。

    戚氏也得知了此事儿,转身看着秦洛正在那处大落子,这种事情,她如今做的也是得心应手。

    “我什么来着。”戚氏嘟囔道。

    “母亲。”秦洛倒也不在乎了。

    “你瞧瞧,但凡你跟你大姐亲近一些,如今这南宫世子妃便是你了。”戚氏无奈道。

    秦洛抬眸看向戚氏道,“母亲,我不在乎。”

    “什么?”戚氏一愣,不解地看着她,“你到底怎么回事?之前你不服气,如今你又不在乎的。”

    “如今女儿这样,母亲不是喜欢吗?”秦洛冲着戚氏眨了眨眼。

    戚氏无奈地叹气,“可你突然又这样不争不抢的,那你的婚事儿该如何呢?”

    “三姐了,反正大姐也会看着办。”秦洛抬眸道,“大姐那处,我也没必要去奉承,她也不喜欢,反倒我这样,大姐倒觉得是不错的。”

    “你大姐当真如此?”戚氏连忙问道。

    “嗯。”秦洛点头。

    戚氏倒也没有想到,秦洛会如此,也只好无奈地叹气了。

    过了几日,秦蓁打算出去踏青,故而叫了沛骆与沛瑛,还有秦贽、南宫青墨、秦阾与秦洛。

    几人一同出了府,去了郊外。

    等几人下了马车,秦蓁与南宫青墨相互打了个眼色,继续道,“瞧见了吗?这山顶上有一座望月石,相传,第一个爬上的人,只要赶在月上枝头许愿,便会灵验,咱们分开爬山,看谁头一个到达。”

    “好。”众人异口同声地应道。

    秦蓁继续道,“我与五妹妹一起。”

    “那我与三妹妹吧。”南宫青墨连忙道。

    “那我呢?”沛瑛瞧着自个被冷落了。

    秦蓁连忙拽着她,“你与我,反正嫂嫂日后跟三妹妹也更亲近。”

    她一面着,还不忘瞟了一眼沛骆。

    而后道,“你三人一处吧。”

    紧接着不由分,便带着沛瑛与秦洛先爬了起来。

    端木衢仰头看着,“咱们三人打赌吧,若是谁第一个爬上去的,其余二人任由差遣一日如何?”

    “好,好。”秦贽与沛骆也欣然应道。

    紧接着,几人便分头开始了。

    秦阾极少外出,如今倒是兴致勃勃的。

    南宫青墨也跟着,二人爬了一会,便气喘吁吁起来。

    不过,如今天色还早,故而几人也不着急。

    秦阾笑着看向她,“嫂嫂,这头一个爬上去的,许愿当真能灵验吗?”

    “千真万确。”南宫青墨大喘了口气道,“三妹妹,你不必担心我,你只管自个爬就是了。”

    “那?”秦阾也不知怎的,只想爬到山顶。

    南宫青墨便道,“你去吧,反正待会,估计五妹妹跟沛妹妹也都会陪着我。”

    “那好。”秦阾便挽起衣袖,继续往上了。

    没一会,秦蓁与秦洛、沛瑛便偷偷地从另一头窜了出来。

    看向南宫青墨道,“还真是辛苦啊。”

    “可都准备好了?”秦蓁问道。

    “放心吧。”几人连忙应道。

    这等热闹,她们还是头一次,故而笑着道。

    秦洛眨了眨眼,看着秦蓁道,“大姐,当真可行吗?”

    “我想的,还有错?”秦蓁难得孩子气道。

    秦洛连忙点头,“那走吧。”

    “嗯。”秦蓁笑着应道。

    又过了一会,端木衢也出现了。

    “兄长呢?”秦蓁问道。

    “不是担心那子起疑吗?”端木衢无奈道,“咱们继续走就是了。”

    “好。”秦蓁点头,而后便又往前走了。

    秦阾继续往前,不知不觉,便瞧见了那山顶。

    她兴奋不已,也顾不得裙摆处的泥泞,反倒想一口气爬上去。

    不远处,沛骆也快上去了,自然瞧见了秦阾。

    他愣了愣,转眸,却瞧见秦贽在下面大喘气,他冷笑了一声,得意地挑眉,便牟足劲,继续往前。

    秦贽一瞧,这下松了口气,当即便坐下了。

    他展开折扇,摇晃着,等待着秦蓁等人。

    题外话

    啦啦啦,素不素很温馨,吼吼蓁蓁也有可爱的时候明天继续哦!17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