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太子逼婚及 太夫人没了(二更)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你想知道?”秦蓁看向他问道。

    “当然。”端木衢一直好奇。

    秦蓁笑了笑,“我不想困在那无休无止的争斗中。”

    端木衢一怔,接着道,“若是他能护你一世周呢?”

    “若是不能呢?”秦蓁笑了笑,“他如今也不是身不由己?”

    端木衢敛眸,是啊,即便太子皇兄最后如何努力,可是如今也不过是个太子而已,一日不是那万人之上的君王,一日,他便无法保证,自个能够护住她,可即便登上了那高位,难道就真的能为所欲为了?

    端木衢摇头,即便如此,她也不可能会答应的。

    他突然明白了秦蓁为何会拒绝太子皇兄了,也许,就是因为他的这个位置,还有,她的心中,就没有太子皇兄。

    端木衢暗自摇头,若是太子皇兄知晓了,会不会暗自神伤呢?

    最起码,她在面对自己的时候,还有一丁点的感激不是吗?

    秦蓁并不知晓端木衢在想什么,只是在认真地想着自个往后的路该怎么走。

    端木衢歪着头看向远处的柳树,随风摇摆,却飘无定所。

    他如今便是这扶柳

    秦蓁抬眸看着端木衢那失神的神态,接着收起密函,道,“你没有事儿吗?”

    端木衢接着道,“什么?”

    “罢了。”秦蓁无奈道,“我还有事儿要出去,你若是喜欢待着,便待着吧。”

    “你去哪?”端木衢连忙问道。

    秦蓁接着道,“你可知道鬼城的城主是谁?”

    “是谁?”端木衢当即问道。

    秦蓁笑了笑,接着道,“我认识的人。”

    “我不认识?”端木衢盯着她。

    秦蓁缓缓地起身,“他之所以放你一马,也不过是看在我的面儿上。”

    “你,他到底是谁?”端木衢皱眉道,“我查了这么久,都没有查到他是何人?你是如何查到的?”

    秦蓁也不过是意外得知的,到底没有想到,他竟然是鬼城的城主。

    怪不得,转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任何的踪迹。

    可是,这些年来,他待在云国又是为了什么呢?

    秦蓁不解,却又觉得这些事情,似乎从大召一直延伸到了云国,看似不同,却也是大相径庭。

    她从来没有想过,重生一世,这条路走得更加的艰难,可是比起前世来,她却更希望走这一条。

    她接着道,“我也不过是猜测。”

    “你到底认识多少人?”端木衢反倒觉得她比起自个想象的还要神秘。

    秦蓁淡淡道,“我认识的人,与你认识的人,有冲突?”

    端木衢摇头,“你比我看到的还要让人琢磨不透。”

    秦蓁勾唇浅笑,“看来我也有进步了。”

    “嗯?”端木衢怔愣地看着她。

    “如今能让你猜不透了。”秦蓁罢,便转身走了。

    端木衢看得出,她是有心不让自个跟着的,却也与他了自个要去何处,想来也是相信他。

    他并未跟着前去,而是转身,离开了秦家。

    秦蓁坐在马车上,神色阴郁,沉默了良久之后道,“你的可是真的?”

    “大姐,您让奴婢查的人,奴婢的确有些眉目了,不过这一切也都是猜测。”知棋看着她。

    秦蓁沉默了良久,才缓缓开口,“若是他,我倒是地疑惑了。”

    当初,他的目的很直接,到最后,却是无功而返。

    如今,他突然出现在了鬼城,而且还是鬼城的城主,这当真是让她意想不到的。

    “大姐,您当真要去见?”知棋觉得,这样单独去见,若是出了事儿怎么办?

    秦蓁淡淡道,“这样去最好。”

    没一会,马车便出了城门。

    不过还未到她约定的地,却出了意外。

    一支袖箭直接射中了她的马车车壁,知棋拔出袖箭上头的纸,接着递给了秦蓁。

    秦蓁瞧着那纸上的字迹,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回去吧。”

    “大姐,不去了?”知棋连忙问道。

    “嗯。”秦蓁点头应道,“不去了。”

    “是。”知棋低声应道,便吩咐车夫往回走。

    秦蓁去而复返,却不见端木衢的踪影。

    “大姐,九姐醒了。”福妈妈前来禀报。

    “嗯。”秦蓁点头,“四夫人如何了?”

    “四夫人派人去陈姨娘那处将西都拿了回去,十六姐也没有多什么,九姐反倒闹腾的厉害。”福妈妈低声道。

    “由着她就是了。”秦蓁淡淡道。

    “是。”福妈妈便退了下去。

    半个时辰之后,秦蓁收到了一封书信。

    “大姐,大少夫人过几日便到了。”知茉低声道。

    秦蓁轻轻点头,“算来也是时候回来了。”

    “这书信是何人送来的?”知茉瞧着秦蓁手中的书信,皱眉道。

    秦蓁收起书信,“你准备准备,明日入宫。”

    “是。”知茉便去办了。

    这一夜,端木衢并未回来。

    秦妤闹腾了一夜,韦氏到底没有妥协,次日,便让人送她回祖宅去了。

    秦蓁早早地起身,穿戴妥当之后便入宫了。

    太后那处正在等她。

    昨儿个乃是太后派人暗中送给她的书信。

    秦蓁入了太后的寝宫,太后瞧着她,接着道,“太子要选太子妃,他却执意要娶你,不惜这太子之位。”

    秦蓁倒是没有想到端木阙对她竟如此执着。

    她敛眸,沉默了好一会道,“臣女何德何能,并无此意,还望太后垂怜。”

    这已经是秦蓁第二次拒绝了,看来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可是端木阙呢?

    他是一头栽进去了,自然不会轻易地松手。

    “解铃还须系铃人。”太后无奈道。

    秦蓁沉默了良久,才开口,“臣女也劝了,可他”

    太后盯着她道,“除非,你出嫁了。”

    “这?”秦蓁没有想到,太后会提出这个要求。

    她敛眸,不知该如何回答。

    太后接着道,“除非你远嫁,而且,那人是他无法撼动的,否则,你便休想逃开。”

    秦蓁听着太后的话,也只是暗自思索着。

    难道她与端木阙当真要走到这一步吗?

    她深吸了口气,从太后寝宫出来,不知走了多久,却被一道颀长的身影拦住。

    她抬眸看去,正是端木阙。

    “这是怎么了?”

    “没事儿啊。”秦蓁收敛心神,想要些什么,却又觉得这皇宫之中人多口杂,到底不宜此事儿。

    她接着道,“太后召见,臣女刚从太后寝宫出来。”

    端木阙轻轻点头,瞧着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皱眉道,“你有事儿?”

    秦蓁摇头,“没什么,在想一些无关紧要的。”

    “我送你出宫。”端木阙直言道。

    秦蓁接着道,“臣女先告退了。”

    她罢,便匆忙离开了。

    端木阙站在原地目送着她离去的背影,双眸一沉,便去了太后寝宫。

    太后便将所言一五一十地了。

    端木阙站在原地良久,只觉得周遭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与他无关。

    他敛眸,朝着太后拱手,而后便离去了。

    “这样对太子殿下,会不会太残忍了?”一旁的嬷嬷于心不忍。

    “置之于死地而后生,他难逃一个情字,偏偏看中的丫头又是个冷心冷情的。”太后无奈道,“这便是他的苦头,若是真的能度了,日后便再无忧患。”

    “可太子殿下”嬷嬷想了想,“瞧着倒不是那等轻易放弃之人。”

    “那便让他自个去办吧。”太后摆手道,“反正过不了多久,那丫头便要远离云国。”

    “太后可是有了打算?”嬷嬷当即明白了。

    “哎。”太后重重地叹气。

    秦蓁到底不知太后到底有何算计,可是她却明白,太后这是在暗示她,自个若是不想与端木阙纠缠,便要尽早地将自个的终身大事敲定了。

    那么,这个人必定不可能成为云国的人,毕竟,端木阙身为太子,又是未来的云国皇帝。

    秦蓁坐在马车上,思谋了良久,到底也不知该如何了。

    她难免有些头疼,到底没有决断,故而回了秦家之后,便给太夫人写了一封书信回去。

    此时,秦家的祖宅内。

    这处到底是比京城内安分不少。

    南宫青墨与秦贽一直待在祖宅内,每日也都回去应氏那处请安,其余的时候便陪着老夫人。

    而老夫人也顺势将府上的庶务都交由南宫青墨打理。

    不过南宫青墨也只是在府上待了一月,便入京去了,而祖宅又变得安静了。

    秦蓁的书信直接落到了太夫人的手中,太夫人难得让老夫人去了她那处。

    “太夫人。”老夫人恭敬地福身。

    “坐吧。”太夫人温声道。

    “是。”老夫人便缓缓地落座。

    “太后出手了。”太夫人罢,便将秦蓁送来的书信递给她。

    老夫人双手接过,待看过之后,抬眸看向太夫人道,“蓁丫头是不是想?”

    “她不会答应去当太子妃,必定会反抗。”太夫人重重叹气,“看来,如今我也该想个法子了。”

    “如何阻止呢?”老夫人心地问道。

    太夫人思来想去,也只有一个法子。

    只不过,此事儿到底不能让秦蓁以为是为了她,否则,她怕是很难接受。

    自从秦蓁入宫那日之后,整整半个月,她都不曾再进宫。

    这一日,知茉匆忙赶了过来。

    “大姐,祖宅传来书信。”

    “怎么了?”秦蓁一愣,想着她送去的书信,太祖母定然瞧见了,难道是太祖母回的。

    她连忙拿过,待看过之后,怔愣在原地。

    “大姐,怎么了?”知茉瞧着她如此,担忧地问道。

    “太祖母病故了。”秦蓁怔愣地看着她。

    “怎么回事?”知茉也是诧异不已。

    “大姐可是要回去?”

    “嗯。”秦蓁点头,当即便准备着。

    南宫青墨刚刚到了京城,不足十日,不曾想,便得了这个消息。

    太夫人眼下故去,而她自然也要回祖宅守孝,如此一来,这三年,她是不能有孕的。

    而秦家的男子,也都要回去,三年内不得入仕。

    一时间,秦家陷入了悲痛中。

    连带着皇上也都送去了讣告,以示哀悼。

    秦蓁收拾了一番,先是进宫去了。

    太后瞧着秦蓁,似是一早便料到会有这一日。

    而太后也只是叮嘱了几句,便让秦蓁回去了。

    秦蓁当日便离开了京城,赶回祖宅。

    半月之后,当她回到祖宅,秦府内亦是挂满了白帆,宅内哀嚎一片。

    秦蓁身着孝服,一步一叩头地入内。

    等到了灵堂前,她亦是泪流满面。

    在前来的路上,她不曾掉过一滴眼泪,原以为她不会哭,可是不知为何,当下了马车那一刻,她才知晓,自个的内心深处,对太祖母的敬重,早已根深蒂固,哪怕只有寥寥数面,哪怕相处甚是短暂,可是,她却给了自个从未有过的长辈温暖。

    秦蓁跪在灵堂前,痛哭流涕,悲伤不已。

    老夫人被柳妈妈搀扶着上前,亦是跪在最,扭头看向秦蓁时,伸手将她搂在了怀中。

    “蓁丫头,你太祖母瞧见你这般伤心,也不会安心。”

    “祖母。”秦蓁仰头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重重地叹气,而后道,“你随我来。”

    “是。”秦蓁上香叩头之后,便随着老夫人去了后堂。

    老夫人瞧着憔悴了不少。

    应氏守在灵堂,将老夫人与秦蓁的举动尽收眼底,她愣了愣,转眸看向身后的秦阾。

    秦阾也只是流着泪,神情木然,不知在想什么。

    而秦欢,悲伤地流着泪,根不看应氏这处。

    至于二夫人戚氏,正带着秦楣哭灵,也在忙着办理太夫人的后事。

    三夫人大韦氏与赶回来的韦氏聚在一处,妯娌二人不知在算计什么?

    只瞧着这灵堂内痛哭一片,可是真正有心不舍的又有几个呢?

    秦蓁亲自扶着老夫人去了老夫人的院子。

    待入了屋内之后,老夫人缓缓地坐下。

    秦蓁当初便跪在了老夫人的跟前。

    “若非是孙女给太祖母送来书信,太祖母也不会”秦蓁自责不已。

    老夫人淡淡道,“太夫人一早便知晓你会如此想,故而特意留下了一封书信给你。”

    她罢之后,便让柳妈妈拿了过来。

    秦蓁双手接过,颤抖着打开,等看过之后,她地难受了。

    老夫人瞧着她悲恸不已,幽幽道,“快起来。”

    “祖母,太祖母病的如此严重,却不愿意让孙女诊治,这些年将孙女送去京城,如今她便这样走了,孙女连她老人家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她如此想着,便想到之前前去密林内的梦境,还有后来前来这处见到太夫人的情形来。

    难道这便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而太祖母之所以还在,然是为了保自己?

    端木阙一心要娶她,可是偏偏皇室不会应允,毕竟,秦家身上背负着的,是皇室所忌惮的。

    如今太夫人没了,她可以以守孝为名,三年之内不必嫁人。

    秦蓁看着老夫人,“祖母,太祖母当真是用心良苦。”

    老夫人接着道,“你既然看了太夫人的书信,怎还会这般想?”

    “孙女深知,这一切,都是太祖母的一片心意。”秦蓁接着道,“祖母放心,孙女必定不会舍弃秦家。”

    “好,好。”老夫人重重点头,“如此我也放心了。”

    “祖母。”秦蓁当即便扑倒在老夫人的怀里,泣不成声。

    好半天之后,秦蓁才抽泣着回过神来。

    老夫人瞧着她哭红的双眼,接着道,“出去吧,外头还有不少宾客呢。”

    “是。”秦蓁低声应道。

    直等到老夫人下葬之后,秦蓁也一直都待在了秦家。

    不过太夫人原先住着的西院,如今却都交给了秦蓁。

    秦蓁径自去了西院,入了太夫人住着的院子。

    知茉与知棋心地跟着。

    等她走进里间,行至最里头的佛像前,轻轻地转动佛身,后头便出现了一间密室。

    她心地入内,点燃两侧的灯,一步步地往深处走。

    等到了一处暗室,里面放着一个箱子,秦蓁从袖中拿出一个钥匙,接着打开。

    她瞧见里面摆放着一封书信,还有一个匣子。

    等看过书信,而后便将匣子打开,里头放着的乃是秦家家主的印鉴,还有宗谱,以及秦家历来家主的名册,更重要的是,还有一块令牌,她拿过之后,将之前师父给她的那块玉佩拿了出来,却现,这两个竟然能够合起来。

    她双眸闪过惊诧,而后便将这西心地收了起来,转身离开了密室。

    秦蓁出来之后,便瞧见应氏正好过来。

    当看见她从西院过来,先是一怔,而后道,“你怎会在这?”

    “太祖母将这西院交给了我打理。”秦蓁淡淡道。

    “是吗?”应氏挑眉,“我怎不知?”

    “你又知道什么?”秦蓁反问道。

    应氏皱眉道,“好歹我也是你的长辈,你如此对长辈不敬,又是谁交给你的规矩?”

    秦蓁冷笑了一声,“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摆大夫人的架子?”

    应氏扬声道,“我一日是秦家的大夫人,便一日是你名义上的母亲。”

    “哦。”秦蓁挑眉,倒也不想与她过多的纠缠。

    题外话

    哈哈亲耐哒们,猜猜鬼城城主是谁?嗷呜

    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