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端木阙非她不娶(一更)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大姐,奴婢瞧着二皇子似是不愿意回宫去。”知棋跟着进来,低声道。

    秦蓁淡淡地挑眉,也只是看着面前的手札,过了好一会才道,“我这几日,也有些事情没有忙完,他若是喜欢留着,便留下吧。”

    “大姐,四夫人那处,您该如何解决?”知棋继续问道。

    秦蓁沉吟片刻,将手札看了一半,这才道,“我不理会她,她定然不会安分守己。”

    “是。”知棋低声应道。

    这厢,端木衢回来的时候,已是次日晌午了。

    他脸上笼罩着一层化不开的浓雾,不知是受了气,还是受了气?

    秦蓁好笑地看着他,“这是怎么了?”

    “别提了。”他眉头紧蹙,“我这几日当真不顺的很呢。”

    “嗯?”秦蓁挑眉,不解地看着他。

    “这端木濯当真是个脚底抹油的,我特意去吴王府去围追堵截,却还是被他逃脱了。”端木衢冷哼一声,大咧咧坐下,猛灌了一口茶,扭头看着秦蓁道,“你不知道那臭子身手了得?”

    “知道啊。”秦蓁接着道,“所以我才没有动手。”

    “你倒是乖觉。”端木衢沉声道,“你等着就是了,我自然会收拾了他。”

    “哦。”秦蓁淡淡道。

    “对了,这靖国公夫人是你的姑姑,到底也不是秦家的老夫人,为何要撮合你与这臭子呢?”端木衢皱眉道。

    “她这些时日与齐家来往密切。”秦蓁淡淡道,“许是担心我挡了她们的道吧。”

    端木衢盯着她瞧了半晌,也不知怎的,只瞧见她一脸的坦然,反倒对此事儿并不在意。

    “难道你就不担心弄假成真了?”端木衢忍不住扬声道。

    秦蓁抬眸看着他,“你激动什么?那吴王世子显然对我不大中意,更何况,不还有你呢吗?”

    “我?”端木衢一愣,连忙凑了过去,“我怎么了?”

    “他瞧见你留在我马车上的砚台,才不敢造次的,他很怕你?”秦蓁笑道,“有你二皇子护着,想来吴王世子也不敢对我如何。”

    “那倒是。”端木衢听着秦蓁的奉承之言,这心里头别提有多舒心了。

    秦蓁也刚好看完手中的密函,大多也都是一些琐事,并无太多的用处。

    只不过,这些西如今看似不过是一些无用的,也许以后便能派上大用处,也无不可。

    秦蓁一心想着要主宰自己的命运,哪怕如今多番忍耐着。

    “听齐大公子对长公主甚是痴迷。”秦蓁突然开口道。

    端木衢打量了她一眼,身子向后倚靠,一手搭在圆桌上,轻轻地扣着,另一只手随意地放着,轻咳了几声,才开口,“这齐邕就是个好色之徒,而孟锦芫可是大召的长公主,他可不得被迷得神魂颠倒的?”

    “嗯。”秦蓁了然道,“孟锦芫不在乎他丧妻,放弃你们这些皇子贵胄,反倒选了他,他是不是会很得意?”

    端木衢歪着头,想了想道,“的确会得意。”

    “若是得意忘形了呢?”秦蓁继续道。

    “那要看他是如何得意忘形的?”端木衢倒是对秦蓁话里有话甚是感兴趣。

    “那要看他想要什么了?”秦蓁与端木衢对视一眼,算是心照不宣了。

    一抹柔光洒落在二人的面庞上,渲染出一抹诡异的冷光。

    知茉与知棋面面相觑,明明是艳阳高照,冷不丁的浑身抖。

    秦妤不知因何事,与四房的一位姨娘争执起来。

    反倒被那姨娘生的女儿,给直接抓花了脸。

    因如今秦府的姐太多,这京城这处,许多也就排下来,叫着也拗口,故而,也便直接唤其明儿了。

    这位陈姨娘的女儿排行十六,名叫秦梓,性子带着几分的凌厉,算是得理不饶人。

    她与秦妤生冲突,算是意料之中的。

    秦蓁听着福妈妈前来禀报,也只是淡淡道,“这也是四婶去管束的,毕竟这陈姨娘是四房的姨娘。”

    “四夫人,这事儿她也不好管,毕竟,陈姨娘之前便与她不敬,可却深得四老爷的喜爱,若是她真的动手了,到时候四老爷那处怕是不好交代。”福妈妈低声道。

    “难道我管就合适了?”秦蓁挑眉道,“那便等闹出人命再吧。”

    “是。”福妈妈了然地应着。

    端木衢听着她的口气,便知晓,此事儿她是不想掺和的,原,也不是她想要插手的。

    “这府上还真是热闹的很。”端木衢盯着她,“不过,你当真不管?”

    “管什么?”秦蓁淡淡道,“外头的事儿人一大堆,这处下帖子是府上办了赏花宴,让我过去,那处,又是府上的老夫人做寿,让我前去,紧接着又是这家的夫人有喜了,那家的姐及笄了,还有这府上的进项用度,我都要逐一地过目,整日忙的焦头烂额的,哪里有心思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儿。”

    端木衢听着她的念叨,忍俊不禁,可是却也难得瞧见她这脸上露出的表情。

    他随即便趴在了圆桌上,只是这样笑吟吟地听着她碎碎念。

    阳光正好,二人正好坐在院子西边的凉亭内,一旁的池塘内映照着二人此刻的影子,清风徐来,吹拂着一旁的柳枝,划过那池面,似是卷起了一道波纹,泛着淡淡的柔光,温柔的让人不敢去打扰这样的美景,美的让人心动,却又带着温馨与恬静。

    秦蓁倒是没有在意端木衢的神色,只是低着头皱着眉头,一面吐糟,一面忙活着。

    端木衢便这样静静地凝视着,时光静好,大抵也不过如此了。

    直等到外头福妈妈再次前来,恭敬地福身道,“大姐,当真出人命了。”

    “哦。”秦蓁半天才抬了抬眼皮,“谁死了?”

    “这”福妈妈垂眸道,“九姐将十六姐跟前的丫头打死了。”

    “不过是个丫头罢了,打死便打死了。”秦蓁满不在乎道,“若是真的责怪下来,只让四婶去处置就是了。”

    “大姐,十六姐不依不饶,直接将九姐扑倒了,结果九姐的后脑直接撞上了一旁的太湖石,当场晕过去了。”福妈妈看着她,“四夫人特意让老奴请您前去瞧瞧。”

    “哎。”秦蓁无奈地叹气,看向端木衢,“瞧瞧,也不知哪家府上的姐,是这般闹腾的。”

    端木衢笑得格外的愉悦,不知为何,她的念叨,反倒让他这几日的阴霾一扫而空。

    他摆手道,“你去瞧瞧吧,就当是看热闹了。”

    “你倒笑得出来。”秦蓁冷哼一声,接着起身不情愿地去了。

    知茉与知棋跟着。

    待秦蓁离去之后,端木衢嘴角地笑意渐渐地收起,眸底露出一抹黯然的苦涩。

    不远处,一道黑影突然落下。

    他侧眸看了一眼,却也不似从前那般起身,只是慢悠悠道,“怎么,看够了?”

    “回去。”那声音透着不容置疑地冰冷。

    “不回去。”端木衢冷笑道,“回去做什么?看着你与太子皇兄拼个你死我活?”

    他端起手中的茶杯,仰头喝下,“我如今只想这样守着她,哪怕是这样看着也是好的,总好过让她面对你们的那些阴暗算计。”

    那道黑影眸底溢满了冷冽的寒光,却在最后要动手的时候收回了手,接着转身离去。

    端木衢嗤笑了一声,也是悠哉地靠在凉亭内,等待着花开花落。

    秦蓁到了陈姨娘的院子。

    这院子里头乱做了一团,还未收拾。

    迎面扑来一股夹杂着栀子花香的血腥味,她走了过去,瞧着一旁青苔青石板上的一滩血迹,还有一旁太湖石上的血痕,她抬眸看向红着眼眶,还未回过神来的秦梓,无奈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大姐。”秦梓朝着秦蓁微微福身,过了许久之后才道,“我也不想,可是九姐欺人太甚了。”

    韦氏从一侧的屋子出来,看着秦蓁道,“还请大姐给妤儿瞧瞧吧。”

    秦蓁挑眉道,“怎么?我如今反倒成了府上的御用大夫了?”

    韦氏听着,连忙垂眸道,“哎,我也是担心她,已经去请大夫了,可是,却也及不上大姐的医术啊。”

    秦蓁挑眉,接着便道,“四婶,这四房的庶务可是您要回去的,如今出了事儿,您反倒推给了我,这又是何故?”

    秦蓁并不想过去看秦妤,她适才瞧了一眼,顶多就是昏迷一阵子,故而也便不着急了。

    韦氏一愣,接着道,“是我的不是。”

    秦蓁接着道,“四婶,这陈姨娘是何缘故与九妹妹生争执的?”

    “这”韦氏继续道,“早先我在查四房的用度,却现这陈姨娘收敛了不少用度,许是被妤儿听到了,这才赶过来的。”

    陈姨娘连忙福身道,“大姐,这府上的用度一向都是公允的,即便是妾身犯了错,也应当是四夫人来质问,九姐难免逾了。”

    秦蓁挑眉,接着道,“你不过是个姨娘,往日乃是因四婶在祖宅,故而不好约束你,九妹妹可是正经的嫡出姐,来管教你这个姨娘也是绰绰有余的。”

    陈姨娘连忙低头,不敢出声。

    毕竟,自从秦蓁来到秦府,她可是亲眼目睹这位大姐凌厉的手段的,自然不敢在她的面前造次。

    秦蓁淡淡地扫过一旁的秦梓道,“你若是真的不服气,只管去找四婶就是了,何故与九妹妹生争执呢?她可是你的姐姐。”

    “大姐,我原也不想为此事儿争执,只是九姐实在是太咄咄逼人了。”秦梓不服气道,“如今,也算是我的错,大姐该如何处置,我也不会有任何的怨言。”

    秦蓁瞧着秦梓态度诚恳,便道,“此事儿,必定要秉公落,不过先要等九妹妹醒过来再。”

    秦菁陪着韦氏过来,瞧着秦蓁这般,也低声开口,“大姐所言极是,总归此事儿也是九妹妹有错在先。”

    韦氏瞧着秦菁在这个时候不帮着自个的亲妹妹,反倒落井下石,她脸色一沉,却也不好在此时什么。

    秦蓁也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而后便去瞧秦妤了。

    好在她及时包扎了伤口,秦蓁开了子,便交给了韦氏。

    韦氏连忙让人去煎药了。

    福妈妈在秦蓁面前附耳了几句,秦蓁也只是轻声应道,“那丫头救主有功,也该给她个体面,便让她的家人将尸体抬回去的,而后再给五十两银子。”

    “是。”福妈妈垂眸应道。

    秦梓连忙朝着秦蓁福身,“多谢大姐。”

    秦蓁看着她道,“我知晓,这丫头一直跟着你,你也早将她当成了自个的半个姐妹了。”

    “大姐,我”秦梓抬眸看着她,“我会让陈姨娘将之前贪墨的都拿出来。”

    “嗯。”秦蓁看向韦氏道,“四婶,既然十六妹妹如此了,想来陈姨娘也不会有所反驳,你只管将清单拿来,派人去陈姨娘那处就是了。”

    “好。”韦氏低声应道。

    “那九妹妹呢?”秦菁连忙问道。

    秦蓁看向秦菁道,“依着八妹妹来看,此事儿该如何处置?”

    “我也不知。”秦菁低头。

    秦蓁看向韦氏,“四婶,九妹妹的行为,的确有失大家姐的风范,若是传扬出去,她日后怕是难以做人,待九妹妹醒来之后,便让人送回祖宅,禁足思过吧。”

    韦氏听着秦蓁的话,双眸闪过一抹不满,不过最后还是答应了。

    秦菁听着秦妤要被送回去,不知为何,她心中多少是有些雀跃的,毕竟,秦妤待在京城,太过于碍眼了。

    秦蓁看向陈姨娘道,“你的事儿,还是要四婶决断的,我如今不便插手。”

    她罢之后,便转身走了。

    知茉与知棋跟着她,待一行人出了陈姨娘的院子,离开三房,知茉才嘟囔道,“这九姐当真是个拎不清的。”

    “不过是被人怂恿的。”秦蓁淡淡道,“你等着吧,这也不过是个开始。”

    “大姐,奴婢不明白,这十六姐为何突然转性了呢?”知茉皱眉道。

    秦蓁挑眉,“她如今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大姐,九姐便这样被送回去了,日后怕是也再难跟着入京了。”知棋低声道,“这样的话,八姐岂不是最高兴的?”

    秦蓁斜睨了一眼知棋,“你算是反应过来了。”

    “难道此事儿是八姐撺掇的?”知棋当下了然。

    秦蓁勾唇浅笑,“这个八妹妹,当真是个极有心思的。”

    “可她如此做,四夫人也是看得明白,为何还会纵容呢?”知棋不解。

    秦蓁往前走着,过了好一会才道,“她若是真的在乎四婶,也不会如此了。”

    “难道八姐与四夫人之间并不和睦?”知茉皱眉道,“奴婢怎么觉得这八姐比六姐还有心思呢?”

    秦蓁淡淡道,“六妹妹不过是三婶手中的棋子,而八妹妹不同,她是将四婶当成了棋子。”

    “那八姐到底要做什么?”知茉继续道。

    秦蓁摇头,“我也不知,不过瞧着眼下的情形,他是有意要与我靠拢。”

    “这八姐还真是”知茉冷哼一声,“那大姐可是要心提防?”

    “自然要提防。”秦蓁接着道,“不过也要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是。”知茉垂眸应道。

    待秦蓁回去之后,便瞧见端木衢还待在凉亭内。

    她顿了顿,才行至凉亭内看着他。

    端木衢笑道,“热闹看完了?”

    “嗯。”秦蓁点头,“头疼。”

    “哈哈。”端木衢放声大笑。

    秦蓁随即坐下,便又继续忙起来。

    “过几日,你可是要入宫去?”端木衢突然问道。

    “嗯。”秦蓁点头,“不过,孟锦芫要出嫁,想来宫中也会很忙。”

    “齐家那处到底是不想落人口舌,故而才算准了日子,秦家这处,你可是要去?”端木衢看着她。

    “去。”秦蓁直言道,“这等热闹,比起府上的打闹,更有看头。”

    “难不成到时候还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儿?”端木衢好奇道。

    “我也不知。”秦蓁盯着他,“不过,你一直待在我这处,也总归不是法子。”

    “你放心就是了。”端木衢接着道,“总归不会叨扰你太久。”

    “怎么?”秦蓁总觉得端木衢有事隐瞒。

    端木衢在她的面前,从来都是洒脱不羁的,即便是心中存着许多的事儿,却也不会与她吐露一言半字。

    也不知为何,秦蓁看着这样的端木衢,这心中到底有一些无奈。

    当初,若非是他去了大召,怕是她也不会来云国,可是,她很清楚,没有端木衢相助,她也不可能走到这一步。

    她在心中感激着端木衢,如同知己好友那般。

    秦蓁接着道,“若是你真的有什么心事儿,大可与我。”

    “我能有什么心事儿?”端木衢挑眉道,“不过,太子皇兄的婚事儿也该有着落了。”

    “只要不是我就成。”秦蓁坦然道。

    “我就不明白了,这世间多少女子挤破脑袋争抢这太子妃之位,为何你偏偏不屑一顾呢?”端木衢不解地问道。

    题外话

    亲耐哒们,今天还是有两更哦,嘿嘿

    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