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 给秦蓁相亲?(一更)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端木衢摇头,“若是我知道,也不必如此沮丧了。”

    “什么?”沛骆当即便恼了,“你你,都不知道是谁将你引进去的,那地就诡异,凡是进去的人,每一个能轻易活着出来的,跟着你的人都折进去了,若非我及时赶到,你真当你能回来?”

    端木衢嘴角一撇,不服气道,“我用得着你相救了?”

    沛骆一听,腾地起身,骂咧咧道,“你还真是不知好歹。”

    端木衢侧着身不理会他。

    秦蓁瞧着这二人,如今反倒指责了,前些日子,是谁担心的?

    她挑眉,接着道,“怎么?刚醒过来,就闹脾气?”

    端木衢冷哼一声,不理会她。

    秦蓁看向沛骆道,“沛世子,咱们还是出去吧,省得他瞧见了心烦。”

    “也是。”沛骆顺着秦蓁的话,二人便转身要走。

    只是刚走了两步,便听到端木衢的吼声,“我瞧着不是我厌烦你们,而是你们厌烦我吧。”

    秦蓁微微一顿,转身看着他,“是你不识好人心才对,我知晓你是担心我冲出去的,如今差点出了事儿,是我的错,可你也不该将气撒到为你担忧的沛世子身上啊。”

    沛骆听着秦蓁的话,冷哼了一声,“谁担心他了。”

    秦蓁斜睨了一眼沛骆,只觉得这二人真是别扭的很。

    她无奈地摇头,而后便转身走了。

    独留下沛骆与端木衢二人在较劲。

    不知过了多久,这二人似是觉得无趣,沛骆道,“我出来也有些日子了,该回去了,太子那处想来也是知道了,秦姐心细如尘,若非她及早现,怕是你如今也成了一堆枯骨。”

    他罢之后,便也不理会他,直接走了。

    端木衢也只是憋闷得很,他堂堂的二皇子,往日都是他算计旁人的份儿,如今反倒是被人算计了,而此人是谁,他竟然一无所知。

    他气哄哄地躺着,整张脸都埋入了锦被内,恨不得就这样憋死算了。

    秦蓁此刻正坐在院子里头看着手中的密函,一旁的一株桃花树正慵懒地舒展着,桃花已凋谢,只剩下叶子随风而动。

    她头上戴着淡紫色玛瑙镶嵌着的玉髓簪子,一抹流苏在暖光下晃荡着,一身同色的长裙,裙摆与袖摆处用银色丝线绣着淡淡的白梅,略施粉黛,却美的宛若清空谷。

    她眉目间透着淡然之色,只是此刻,眉头深锁,显然是遇到了难处。

    沛骆不知为何,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一时间失了神。

    知茉瞧见他如此,想要开口提醒,好在沛骆连忙回神,收敛心神,走了过来。

    秦蓁听到脚步声,微微抬眸,待瞧见是沛骆,也只是浅浅一笑,收起密函,却未放在一处,瞧着像是看了一半。

    他看着她,“我先回去了。”

    “好。”秦蓁倒也没有挽留,只是轻声应道。

    沛骆也不知什么好,有心要多几句,可是话到嘴边,反倒显得多余。

    他拱手还礼,秦蓁起身,微微福身,他过她,一阵清风吹来,正巧卷起她鬓角的一缕青丝,那玉色的耳坠子也微微晃动了一下,却让人心神向往。

    沛骆觉得自个大概是这几日没有歇息好的缘故,连忙逃也似的离开了。

    秦蓁倒也没有注意沛骆不自在的神情,只是一心扑在了那封密函上。

    知茉瞧着她如此,也只能无奈地摇头。

    秦蓁半晌之后才起身,便进了屋子,行至里间,听到了端木衢躺在床榻上烦躁不安的翻动声。

    她行至床榻旁,双手背在身后,腰间的飘带随着窗外的风吹动着,连带着挽纱也飘荡着起一层层的涟漪。

    她嘴角勾起淡淡地浅笑,只是弯腰盯着床榻上的端木衢。

    端木衢一个转身,正好对上她那笑吟吟地眸子,不知为何,心中似是也掀起了一丝的涟漪,他慌乱地半坐起来,盯着她道,“你笑什么?”

    “哦,太子派人要来接你回去。”秦蓁慢悠悠道。

    端木衢一愣,当即便下了床,匆忙地穿上鞋子,便往外跑。

    秦蓁倒是闲逸地坐在一旁的圈椅上,瞧着他那副恍然了的样子,嘴角笑意未减。

    端木衢听到了秦蓁那出的清脆的笑声,他连忙转身大步流星地行至她的面前,“你诓我。”

    “你就这么害怕他?”秦蓁反问道。

    “你呢?”端木衢嘴角一撇,随即坐下,“罢了,我如今也好了,想来太后与母后也担心我,我是该回去了。”

    秦蓁接着道,“前几日太后是唤我入宫了。”

    “哦。”端木衢盯着她道,“看来我不用着急着回去了。”

    “为何?”秦蓁挑眉,倒了热水,放在他的面前。

    端木衢皱眉看着,“淡而无味,就不能给些茶水吃?”

    “不成。”秦蓁低声道。

    端木衢也只能无奈,端起茶杯,仰头喝了。

    不过那眉头深锁,可见他是多不情愿。

    秦蓁笑了笑,而后道,“长公主与齐大公子的婚事儿已经定了。”

    “知道了。”端木衢似是松了口气。

    “不过鬼城”秦蓁收敛心神,低声道,“难道只有你一人活着出来了?”

    “连太子皇兄都不会去轻易招惹的地,你呢?”端木衢看着她。

    秦蓁继续道,“九王爷身边的人,你是不是很害怕?”

    “啊?”端木衢一愣,接着道,“此言何意?”

    “不然,你为何每次去九王爷那处,都一副受了极大委屈的模样?”秦蓁不解道,“你为何会唤大召太后为外祖母?还有为何九王爷唤太后是祖母,而不是太后呢?”

    秦蓁皱眉道,“你唤九王爷是什么?”

    端木衢皱眉道,“你想知道什么?”

    “那看你愿意吐露什么?”秦蓁低声道。

    端木衢沉吟片刻,“你这丫头,这心思怎么这么复杂?”

    “是你们将我牵扯进来的。”秦蓁直言道,“不若换种话,是我身就身处在这旋涡之中,只不过,一直都不曾真正地反抗过,而是一直在你们的算计之中,不是吗?”

    端木衢不知为何她好端端地会问这些,只是蹙眉,“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秦蓁听着端木衢的质问,她知晓,他这处是不会给她想要的了,她冷声道,“罢了,既然你身子好的差不多了,也该回去了。”

    “你?”端木衢起身,怒视着她,“难道你就不能好好地想想,自己何故到了这个地步?”

    “我想了,可是,我没有想到,你从最开始,对我便然是利用。”秦蓁深吸了口气,“难道你不是为了避开皇室,而选择将我推出去吗?”

    “你胡言乱语什么呢?”端木衢盯着她道。

    秦蓁将手中的密函递给他,“你仔细看看。”

    端木衢拿过,等看过之后,冷笑道,“原来你是这般想我的。”

    “那你,我该如何想你?”秦蓁冷嗤道,“你走吧。”

    端木衢气冲冲地丢下手中的密函,甩袖离去。

    知茉待端木衢离去之后,看着她道,“大姐,您何必与二皇子置气呢?”

    “他被引去了鬼城,却不知是何人所为,如今,有人暗中送了这封密函过来,显然是想看着我与他分崩离析。”

    秦蓁缓缓地坐下,“我将计就计,倒要瞧瞧那人想做什么?”

    “可是,二皇子并不知情啊。”知茉连忙问道。

    “他想通了,自然就明白了。”秦蓁叹气道,“四婶明儿个便到了,让福妈妈准备妥当了。”

    “是。”知茉低声应道。

    秦蓁勾唇一笑,抬眸看着前,接着道,“这几日,但愿都是晴空万里。”

    次日,四夫人韦氏带着两个女儿,秦菁与秦妤到了京城。

    等入了秦家之后,便回了自个的四房。

    秦菁排行第八,秦妤排行第九,如今二人如愿以偿地入京了,自然要好好地待上一段时日。

    这厢,韦氏特意去了秦蓁那处。

    “四婶。”秦蓁起身,微微福身。

    “大姐,我刚入京,对于府上的规矩也不知,至于这四房的事儿,怕是也会适应一段日子。”韦氏接着道,“原先该是如何的,便如何就是了。”

    “四婶客气了。”秦蓁接着道,“往日几位婶婶过来,也都是各管各房的庶务,这四房也不例外。”

    她罢,便让福妈妈将四房的西交给了韦氏。

    韦氏半推半就地拿走了。

    知茉瞧着韦氏这般,想起大韦氏来,反倒觉得这四夫人颇有心机。

    秦蓁也只是勾唇一笑,而后道,“姑姑派人送来了帖子,我也该去一趟了。”

    “大姐,这姑奶奶一直待您冷淡,往常,也都是与二姐多有来往,如今突然给您下帖子,这是何意?”知茉看着她道。

    秦蓁沉默了好一会道,“如今她是三品诰命,我也不能违逆了,自然要去的。”

    “是。”知茉低声应道。

    韦氏倒也不是那等懒怠之人,将四房的西拿去之后,便仔细地看了起来。

    秦菁陪在她的身旁,抬眸看着她的,“母亲,大姐到底是个能干的。”

    韦氏一面看着,一面淡淡地应着。

    秦菁接着道,“女儿反倒觉得这偌大的秦家,大姐能够打理的这般井然有序,女儿应当向她多习。”

    韦氏听着秦菁的话,放下手中的花名册,看着她道,“你可是觉得她比我能干?”

    “母亲。”秦菁接着道,“女儿只是觉得京城里头虽然对大姐有不少的流言蜚语,可她不在乎,这府上也没有出多大的事儿来,太祖母与祖母待她是极好的,想来,已经有了让她接管秦家之意。”

    秦菁的话,反倒让韦氏陷入了深思。

    她收起手中的花名册,“你的对,这大姐的确是个有能耐的,只可惜,你与你妹妹资质太浅,不然,这秦家哪里会落到她的手中?”

    “二姐都没了,七妹妹也没了,三姐颓败,四姐更不可能了,五姐被二婶管的死死的,断然没有这个心思,就连六姐如今也是疯疯癫癫的,自从大姐回来,看似她没有做什么,可是咱们府上的众姐妹们,却都没有一个好下场的。”秦菁敛眸道,“女儿担心,下一个便是”

    “哎。”韦氏听得出秦菁的忧虑,故而,她才不想一直受制于人。

    她深吸了口气,接着道,“你只要安分地待着,自然不会落得她们那般下场。”

    “那女儿便先退下了。”秦菁起身福身道。

    “去吧。”韦氏淡淡道。

    秦菁便转身离去。

    等出去之后,那脸上的凄楚之色荡然无存,只是瞧着秦妤从远处走来,脸上溢满了兴奋之色。

    “八姐。”秦妤走上前去,微微福身道。

    “九妹妹。”秦菁看向秦妤时,露出以往的温柔浅笑。

    “八姐,这京城的宅邸,比起咱们祖宅来,更气派呢。”秦妤深吸了口气,“连这空气都比祖宅呼吸着舒坦。”

    秦菁瞧着她这幅没见过世面的模样,心中暗暗地鄙视了一番,便道,“九妹妹若是喜欢,便多待上几日。”

    “可是”秦妤想着,她们做不过再待上几个月,便要回去了。

    这处,不用去祖母那处请安,也不必看其他姐妹的眼色,而且还能与京城中的世家姐多有来往,她自然不愿意回去。

    秦菁自然看出了她的心思,接着道,“九妹妹,我有些累了,便先回去歇息了。”

    “好。”秦妤爽快地应道,便走了。

    秦菁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回了自个的院子。

    秦妤目送着秦菁离去,冷哼了一声,这才去见了韦氏。

    韦氏似是知晓她会过来,抬眸看着她道,“可是喜欢?”

    “母亲,女儿不大想回去了。”秦妤挽着韦氏的手臂,笑着道。

    韦氏点头道,“不愿意回去,便好好地待着。”

    “可”秦妤又担忧道,“也不过几个月。”

    “我还有事儿,你自个去逛逛吧。”韦氏听着秦妤的试探,淡淡道。

    “是。”秦妤恭顺地应道。

    秦蓁这处,到底不会在意韦氏会用什么法子留在京城,毕竟,一到时候,即便她不愿意回去,老夫人也会催促她。

    翌日,秦蓁收拾妥当之后,便独自坐着马车去了靖国公府。

    这还是秦素婉头一次让她去国公府,不知是为了什么?

    秦素婉瞧着远远走来的秦蓁,也只是勾唇浅笑,待她进去之后,微微福身,“秦蓁见过国公夫人。”

    “你我之间何必如此拘礼?”秦素婉对她倒是客气了不少。

    秦蓁敛眸,随即起身乖顺地坐在一旁。

    秦素婉打量了她一番,而后道,“我听,你这几日有些忙碌,到底是该注意身子才是。”

    秦蓁听着她的客套话,也只是逐一地应着。

    过了许久之后,秦素婉才道,“你姑父知晓你独自在京城,虽然四嫂带着两位侄女也过来了,可也待不了多久,原先,我去祖宅的时候,也见了母亲,她对你的婚事儿颇为担忧,特意让我留心一些。”

    秦蓁抬眸看向秦素婉,这是要先斩后奏?

    秦素婉笑吟吟道,“这些都是我瞧着中意的,不过最为合心意的便是吴王世子了,你可是瞧瞧?”

    “姑姑所言,侄女倒是不曾听祖母提起过。”秦蓁继续道,“不若让侄女问过祖母再?”

    秦素婉皱眉道,“难道你觉得是我诓你不成?”

    秦蓁接着道,“姑姑的好心,侄女心领了,可这婚姻大事,不能草率,更何况,姑姑如今让侄女与那吴王世子相见,又是何意?”

    秦蓁连忙起身,“若是姑姑没有其他吩咐的,那侄女便告退了。”

    她罢,不等秦素婉再开口,便走了。

    秦素婉怒视着她的背影,而后道,“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秦蓁冷着一张脸出了经过功夫,倒是没有想到秦素婉叫她过来,是为了此事儿。

    吴王世子是什么人?

    可是个混不吝的纨绔世子,臭名昭著,竟然还是秦素婉千挑万选的?

    她这是想让自个与吴王世子生米煮成熟饭,到时候,即便祖母有心反对,也于事无补了吗?

    真当她是傻子不成?

    “大姐,姑奶奶为何突然要给您相亲?”知茉不解道。

    “我怎知?”秦蓁冷哼一声,“到底是让人心里不痛快,你且去查查,这些时日,她都接触了什么人?”

    “是。”知茉垂眸应道。

    秦蓁沉思了半晌,等上了马车,只觉得憋着火,无论如何都消散不了。

    等她回去之后,当即便将自个关在了书房。

    知棋瞧着她如此,看向一旁的知茉道,“姑奶奶为何会如此?”

    “前几日,姑奶奶去了齐家,也不知是何故,齐家突然提起大姐如今还未婚配,眼瞧着年岁大了,若是再不嫁人,难免让旁人以为秦家有何隐疾,姑奶奶怕受牵连,故而才有了这个心思。”

    知茉继续道,“也不知这齐家到底是何心思?”

    知棋皱眉道,“莫不是那齐妃暗中捣鬼吧?”

    题外话

    亲耐哒们,今天也有二更哦,嘿嘿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