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曲妈妈暴毙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最厉害的还没有出手,留着她蹦跶蹦跶也是不错的。”秦蓁收起手中的密函,抬眸看向知棋道,“祖宅那处若有动静,即刻来报。”

    “是。”

    “长公主何时会到?”秦蓁接着问道。

    “最快也要下月了。”知棋看着她,“大姐,三夫人与三老爷也该回来了。”

    “嗯。”秦蓁轻轻点头,“应氏若是知晓秦楣便这样没了,也不知作何感想?”

    秦蓁敛眸,思来想去,也觉得此事儿透着诡异,故而道,“你只管盯着就是了,想来过不了多久,便有结果。”

    “奴婢明白。”知棋看得出,到了该收的时候了。

    秦蓁到底也没有想到秦楣便这样没了,不过这样走了,也算是她最好的归宿了,与其留在齐家最后被名声尽毁,反倒不如这样没了,也能留一个颜面不是?

    她深吸了口气,到底还是没有想到,那人竟然会做到这个地步。

    不知为何,心中生出了几分地怅然,明明是名门世家的姐,可是到头来呢?

    她往后的命运又该如何呢?

    曾经她以为自个努力地往前走,得了郡主的位置,即便不能对自个的未来做主,却也不用任人摆布,可是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场空。

    纵然是长公主,到最后也不过是落得一个远嫁和亲的下场,而她呢?

    当初的自己也不过是个区区郡主罢了。

    如今,她依旧是秦家的大姐,跑开皇室,她能做主的也只有在秦家。

    若是放到这京城,也不过是个秦家大姐罢了,日后终究还是要嫁人的,至于嫁给谁?怕是有人已经给她选定了,又或者是,从来由不得她做主。

    秦蓁仰头看着天空,何时,才能任她遨游呢?

    祖宅。

    应氏怔愣在原地,到底没有想到秦楣便这样没了,而且,连带着孩子也没有保住,她原先的期望岂不是落空了?

    应氏向后退了几步,后腰撞在了圈椅的扶手上,她闷哼了一声,颓然坐下。

    “夫人,您请节哀。”曲妈妈在一旁道。

    “不,我要去京城。”应氏当即起身,往外疾步走去。

    等到了老夫人的院子,便瞧见老夫人神色淡然地看着她。

    “老夫人,儿媳想去京城。”应氏当即便跪下了,“不能让楣儿死得不明不白啊。”

    老夫人瞧着她如此,也只是冷笑一声,“她是如何死得,我不知,齐家不知,难道你当娘的不不知道?”

    “老夫人这是何意?”应氏一怔,不解道。

    “我是何意?”老夫人缓缓地起身,行至应氏的跟前,“早些年,你便仗着老大的疼爱,进了府,这些年来,我倒是将府上的庶务都交给你打理了,到头来呢?你瞧瞧你都弄成了什么样子?如今你还敢提楣丫头的死?这些西难道不是你给她的?”

    柳妈妈已经捧着西上前。

    应氏一瞧,当即便一哆嗦,跪在地上。

    “哼。”老夫人沉声道,“你若是还顾念自个是个母亲,你便不会让自个的亲生女儿服用这些下作之物,如今呢?”

    应氏没有想到,即便自个做的如何心,到最后,也不过是被旁人看了笑话。

    她仰头看向老夫人道,“楣儿原是要嫁给二皇子的,可是为何最后会去了齐家?那齐家是个什么地?老夫人难道不清楚?自从她进了齐家,哪日过得不是如履薄冰的?儿媳如此做,也只是想让她在齐家站稳脚跟,难道这也有错?”

    “老大的死,难道也与此物有关?”老夫人反问道。

    “儿媳没有对老爷做过这等事儿。”应氏矢口否认。

    “哼。”老夫人嗤笑道,“怪只怪我当初一时心软,让你进了门,弄得家宅不宁。”

    “儿媳何错之有?”应氏反问道。

    “你没有错,是我的错。”老夫人不想与她争辩,“你若是还想当秦家的大夫人,你便安分守己地待在自个的院子里头,若是你不想到最后被休了,你只管去闹腾吧。”

    应氏不甘心地目送着老夫人离去,双眸溢满了怨恨。

    她被曲妈妈扶起,待出了老夫人的院子时,双眼眯起,恨恨道,“这是你们逼我的。”

    曲妈妈看着她如此,眸底闪过一抹狡黠。

    待应氏回了自个的院子,曲妈妈心地上前,“夫人,您要做什么?”

    “做什么?”应氏冷哼了一声,“自然是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即便如此,大公子待您也不如从前了,如今京城的秦家,也是大姐做主,还有二姐也没了,齐家即便会给一个法,可人都没了,又能如何?三姐也被退了亲,成了云国的笑话,至于四姐”

    曲妈妈细数着她们如今的下场,而后看向应氏道,“老夫人一心向着大姐,即便您夺回了掌家之权,到最后,也不过是给他人做嫁衣裳。”

    “难道那臭丫头还嫁不出去了?”应氏想不明白。

    曲妈妈接着道,“夫人,您可要想好了,开弓没有回头箭。”

    “哼。”应氏沉默了良久,接着道,“将这个送去城郊五里的打铁铺,到时候便有人会接应你。”

    “是。”曲妈妈双手接过,到底也没有想到应氏还留了一手。

    这厢,曲妈妈便去了。

    只不过,那打铁铺并无人,曲妈妈无功而返。

    应氏看向手中的玉佩,而后又看向曲妈妈,双眸闪过一抹诧异,紧接着道,“许是那人没回来。”

    “那改日老奴再去一趟。”曲妈妈垂眸道。

    心中却也有些惴惴不安,难道被发现了不成?

    待曲妈妈离去之后,应氏装作不知,只是做这平常的事儿。

    只等着深夜歇息之后,她才趁着曲妈妈不在跟前,转身到了一旁的密室里头。

    等出了密室的另一头,便沿着眼前的巷子到了另一个地。

    “你跟前的那个人,你当心着些。”眼前的人背对着她,沉声道。

    “是。”应氏一改往日的神色,肃然道。

    那人微微地抬手,“秦家,你也该动手了。”

    “那曲妈妈呢?”应氏看向他问道。

    “留不得。”那人沉声道。

    “属下是担心打草惊蛇。”应氏犹疑道。

    “她如今已经被怀疑了,你只管顺水推舟就是了。”那人冷声道。

    “属下明白。”应氏恭敬地应道,而后便退了下去。

    直等到她重新回了里间,躺在了床榻上,装作无事一般,歇息了。

    曲妈妈自然不知应氏竟然还有这等事,亏得她一直跟着应氏十几年。

    而应氏也没有想到自个一直认为的心腹,竟然是旁人安插在她跟前的眼线,她庆幸自个一直以来都不曾表露什么,看来是时候将她除掉了。

    京城秦家。

    秦蓁得了祖宅老夫人送来的书信,她看过之后,皱眉道,“看来二妹妹临死之前所言是真的。”

    “大姐,难道真的是曲妈妈所为?”知茉看着她道。

    “嗯。”秦蓁点头,而后道,“不过这曲妈妈怕是没有用处了。”

    “奴婢不明白?”知茉不解。

    “早在我送书信给祖母时,曲妈妈便暴露了,她背后的主子会放过她?”秦蓁冷笑道。

    果不其然,还不等秦蓁动手,曲妈妈便暴毙了。

    应氏一脸错愕地看着死去的曲妈妈,看向老夫人道,“这曲妈妈怎会?”

    “她也是罪有应得。”老夫人摇头道,“你日后便好好地待着吧,连跟前的人是黑是白都分不清。”

    应氏敛眸,“儿媳当真不知。”

    “这曲妈妈便是杀死芍药的凶手。”老夫人继续道,“楣丫头也是她所为。”

    “什么?”应氏诧异地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叹气道,“那春桃已经不知所踪。”

    “这”应氏低着头,显然没有想到事情会是如此。

    她忍不住地哭了起来。

    老夫人瞧着她这幅样子,也只是无奈地摇头,而后便让人将她扶了下去。

    戚氏瞧着她如此,看向老夫人道,“老夫人,府上接连白事,先是七姐,如今又是二姐,儿媳想着要不去寺庙一趟。”

    老夫人轻轻点头,“如此也好。”

    “算来,三弟妹也该到京城了,听闻六姐与二姐在京城的时候,来往倒是过密,这段日子,怕是也受了不少惊吓。”戚氏接着道,“不如这次等三弟妹回来的时候,将六姐也一并带回来吧。”

    “嗯。”老夫人淡淡道。

    戚氏便不什么了,而是转身退了下去。

    柳妈妈目送着戚氏离去,看向老夫人道,“二夫人何时变得这般明辨事理了?”

    “她是个聪明人。”老夫人无奈道,“只可惜,家门不幸,该来的总归会来。”

    “老夫人,您当真不与大姐了?”柳妈妈看着她道。

    “太夫人身子每况愈下,蓁丫头远在京城,对她来,这是最好不过的,若是她现在回来,怕是连我也保不住她。”老夫人幽幽地叹气道。

    “老奴听太后很看重大姐。”柳妈妈继续道,“有意撮合她与太子,只可惜,大姐”

    “她是不愿意的。”老夫人挑眉道,“毕竟,若是真的答应了,她便被困在了皇宫中,你当真以为她会愿意?”

    “可大姐也快十八了,若是再这样拖下去”柳妈妈担忧道,“毕竟人言可畏。”

    “她出嫁就是秦家的大事儿,连太后也不敢轻易地赐婚,毕竟,她是未来秦家的家主。”老夫人沉声道。

    “老夫人,您当真?”柳妈妈也觉得诧异,毕竟,秦家真正的家主,乃是出自诸位夫人,先是太夫人,后来又是老夫人,断然没有姐的先例。

    如今当真要落到大姐的头上,指不定的,时候会闹出什么风波来。

    “你放心就是了。”老夫人看向远处,“只要我守着祖宅,那丫头便没有了后顾之忧,必定会在京城站稳脚跟。”

    “是。”柳妈妈也只能盼着秦蓁能尽快地在京城稳定下来,好回来,否则

    应氏回了自个的院子,脸色变得阴沉的很。

    “主子。”一旁的丫头圆春福身道。

    “曲妈妈的后事交给你了。”应氏接着道,“至于春桃,你尽快找到。”

    “是。”圆春低声应道。

    “我交给你的事儿可办妥了?”应氏缓缓地入内。

    “主子放心,奴婢都办妥了,天衣无缝。”圆春眸底溢满光。

    “如此便好。”应氏眯着双眼,“只要控制了秦家,到时候主上要的西便能找到。”

    “主子,这些年来,您待在秦家当真委屈了。”圆春抬眸看着她。

    “这曲妈妈当真该死!”应氏觉得,若非是她太过于信任曲妈妈,也不必落到这个地步。

    “那个臭丫头呢?”

    “主子,您的是大姐?”圆春心地问道。

    “嗯。”应氏冷声道。

    “主子放心,她在京城也不好过,虽然与沛家与南宫家的姐交好,也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圆春继续道,“二姐之事,如今京城内传的沸沸扬扬的,只要奴婢再派人添把火,到时候难保不会烧死她。”

    “如此甚好。”应氏冷哼一声,“这老太婆一心想要将秦家交给这臭丫头,我倒要瞧瞧,这臭丫头都自身难保了,还拿什么跟我争?”

    “主子放心,这秦家就是您的囊中之物,之前,也不过是为了麻痹她们。”圆春连忙道。

    应氏摆手,“去办吧。”

    “是。”圆春便退了下去。

    远处,秦欢被搀扶着过来。

    应氏脸上的狠厉即刻消散,变成了哀伤。

    秦欢进了屋子,先是微微福身,而后道,“母亲。”

    “你腿脚不便,便莫要来回折腾了。”应氏收起泪痕,看着秦欢道。

    秦欢冲着应氏扯出一抹苦笑,“听闻曲妈妈不在了,女儿担心母亲,便过来瞧瞧。”

    “哎。”应氏瞧着秦欢还算有心,故而道,“我也不曾想到,曲妈妈竟然是这样的。”

    “母亲,日后您还是要好好照顾自己。”秦欢温声道,“二姐没了,三姐又疯疯癫癫的。”

    “如今我也只有指望你了。”应氏握着秦欢的手道,“听你大姐在京城倒是混的风生水起的,只可惜,你不能进京,都是我没用。”

    秦欢摇头,“母亲,此事儿不能怪您,只怪女儿福薄。”

    应氏泪盈盈地看着秦欢,一时间倒是母女情深,温馨不已。

    秦欢被春燕搀扶着出去。

    “四姐,奴婢瞧着夫人倒像是有心事儿。”

    “嗯。”秦欢抬眸看着前,“我如今腿脚不便,怕是很难寻到好人家了,这些年来,待在府上,也少不得对我好一些。”

    秦欢罢,便又让春燕扶着她去了老夫人那处。

    老夫人瞧着秦欢这般,也心疼地让她好好养着。

    至于四夫人韦氏如今正忙着准备入京的西。

    她还专程去询问了戚氏。

    戚氏那处倒也没有吝啬,尽数相告了,还叮嘱了几句。

    韦氏连连道谢,待出了戚氏的院子时,那嘴角勾起一抹不屑。

    直等到她准备妥当之后,也拜别了老夫人,带着两个女儿前往京城。

    这厢,曲妈妈没了,春桃也不知所踪,而应氏这处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秦欢身上,一时间,反倒秦欢成了应氏眼里头最疼爱的女儿。

    “这四姐还真是极有心思。”知茉看向秦蓁道。

    秦蓁勾唇冷笑,“这不是一早便看出来的?”

    “大姐,外头都在传,是您的命格,克死了二姐。”知茉看着她道。

    “哦。”秦蓁倒也不在意,“如此不是让我更嫁不出去了?”

    “那日二姐之事乃是众人皆知的,故而之前也有过这样的流言蜚语,多少人是不大相信的,如今反倒相信了。”知茉皱眉道,“如此下去,您的名声怕是彻底地毁了。”

    “那不是更好?”秦蓁就不愿意出嫁,如今反倒更不用担心了。

    知茉瞧着她如此,也只是无奈地摇头。

    “齐家那处,可有法?”秦蓁接着问道,毕竟已经过了一月了。

    三夫人大韦氏也回来了,那脸色瞧着倒是不大好。

    她此次前来,一则是在京城多待几日,好好管束一下三房的那些姨娘,二则则是为回祖宅做准备。

    毕竟,四夫人韦氏也已经出发了。

    秦蓁瞧着她们这般忙碌,倒也不失为转移视线的一个法。

    毕竟,她们此刻的心思然不会放在祖宅上,而是将目光放长远了。

    “难产。”知茉道,“想来齐家也是不愿意传出不好的名声,故而才会如此。”

    “到底也是齐家的做派。”秦蓁冷笑道,“我倒要瞧瞧,齐家日后会如何?”

    “大姐,您二姐当真是曲妈妈害死的?”知棋反倒觉得,这其中透着古怪。

    “自然不是。”秦蓁笑了笑,“只不过,有人想要欲盖弥彰,让旁人以为这不过是一桩家丑罢了。”

    “那到底是何人所为呢?”知棋看着秦蓁问道。

    “此人应当与齐妃相熟。”秦蓁沉默了好一会道,“比如”

    题外话

    啦啦啦,进展素不素杠杠的,吼吼猜猜曲妈妈是被谁杀死的?啦啦啦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