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弟弟叫她妹妹?(二更)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许是都存在老夫人那处。”知茉觉得,贵重的西,老夫人也不会真的让应氏拿去。

    “不。”秦蓁抬眸看向她,“原先,因父亲的缘故,祖母必定会将秦家的西都交给父亲,毕竟,父亲才是正统的未来秦家的家主。”

    “后来父亲不在了,这些西祖母并未收回来,那自然会在应氏这里,可是现在”

    秦蓁盯着这些箱子,有用的西都不在。

    “可是奴婢瞧着应氏的样子,显然这些都是她部的西了。”知棋道。

    “狡兔三窟。”秦蓁摇头,“看来她还是留有后手了。”

    “大姐,没想到这应氏还有这份心思。”知茉冷声道。

    秦蓁转身,回了书房。

    这些西也都收回了府上的库房,并未单独放在秦蓁这处。

    秦蓁看了一眼外头的天色,双眸闪过一丝冷意。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道,“你确定应氏那处你都找过了?”

    “大姐,奴婢都找过了,并没有落下的。”知棋如实回道。

    秦蓁轻轻点头,“难道是我们算错了?”

    “大姐,若是应氏在别的地也放了西呢?”知茉看着她。

    “再等等。”秦蓁倒也不着急了。

    次日。

    老夫人突然叫秦蓁过去。

    “祖母。”

    “芍药的死,你这处可有眉目了?”老夫人看着秦蓁道。

    “有了。”秦蓁低声道,“不过时机未到。”

    “既然有了眉目,你便放手去做就是了。”老夫人倒也不担心她,“不过,沛老夫人去了京城,想来也是为了沛世子与阾丫头的婚事儿。”

    “祖母认为,沛老夫人不愿意?”秦蓁看着老夫人道。

    “她看上的是你。”老夫人直言道,“更何况,阾丫头与沛世子的确不相配。”

    “那祖母当初为何?”秦蓁不解。

    “我只是要让阾丫头看明白了,在沛家的眼里,她算什么?”老夫人沉声道,“秦家的人,何时轮到旁人不屑了?”

    老夫人连忙道,“孙女明白了。”

    “你身为秦家的大姐,你太祖母是如何与你的?你要铭记于心。”老夫人重重地叹气,“我也老了,近来你太祖母身子每况愈下,终有一日,我们都会离去,这秦家,也该后继有人不是?”

    “是。”秦蓁看向老夫人。

    老夫人看向秦蓁,“你也许觉得你大召一路走来,虽然都是秦家,可是你却一直被逼着往前,然无法自个做主,可是,你若是想要做主,便也有能自个做主的能耐不是?”

    老夫人的话,让秦蓁陷入了沉思,看来,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儿,老夫人都看在眼里,连带着她内心的烦闷与纠结,她都了然于胸。

    秦蓁看向老夫人,恭敬地行礼。

    老夫人摆手,“你做什么,便去做吧。”

    “是。”秦蓁低声应道,便退了下去。

    二夫人戚氏正巧过来,瞧见秦蓁时,笑了笑,“大姐。”

    “二婶。”秦蓁福身。

    “我来是为了春年的事儿。”戚氏接着道,“京城的几位老爷也都会回来。”

    “那二妹妹的及笄之礼呢?”秦蓁接着问道。

    “大嫂那处要她来亲自操办。”戚氏无奈道,“我这处,也不好插手。”

    秦蓁点头,便不什么了。

    等秦蓁离去,戚氏便也去了老夫人那处。

    “大姐,二夫人这是要为五姐做打算了吗?”知茉看着她道。

    “嗯。”秦蓁知道,戚氏一心想让秦洛嫁去京城,如此,她也有理由能过去了。

    她敛眸,径自回了院子。

    秦蓁沉默了好一会,才道,“祖母今日所言,你有何看法?”

    知茉双眸闪过诧异,倒是没有想到大姐会问她。

    “奴婢反倒觉得,您在秦家的一举一动,老夫人都是看在眼里头的,想来,这秦家日后也是要交到您的手里头,不过,奴婢有一事儿不明白。”知茉看着她。

    “你。”秦蓁直言道。

    “大召的秦家,当真被灭了?”知茉继续道,“不论二房与三房,都如此?”

    “毓凡那处可找到人了?”秦蓁冷声道。

    “没有。”知茉摇头,“都没了。”

    “除了林玥?”秦蓁直言道。

    “是。”知茉看着她,“大召的秦家便这样没了,那么云国的秦家呢?”

    这也是秦蓁担忧的,而且是百思不得其解的。

    当年,祖父为何会去大召呢?这里头想必隐藏了什么?

    而她母亲到底又是谁?

    秦蓁觉得,她所有的疑惑似乎都围绕着这两个,可是如今却如线团一般,卷大,到最后,连自个都卷进去了。

    她敛眸,低头看着手中的密函,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

    “便这样吧。”秦蓁抬眸看向知茉,“还是按照我原先计划的行事就是了。”

    “是。”知茉恭敬地应道。

    秦楣的及笄之礼要等秋闱之后。

    故而,如今众人都在等着京城传来好消息。

    直等到半月之后。

    应氏兴高采烈地赶了过来。

    “老夫人,中了。”

    老夫人看向应氏,“可是贽哥儿中了?”

    “三甲。”应氏连忙道。

    老夫人频频点头,也算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

    秦蓁自然也得了这个消息,过不了多久,秦贽便会回来。

    而应氏也会跟着秦贽前去京城谢恩。

    算来,她也要进京了。

    秦蓁如此想着,却也明白,秦楣的及笄之礼也正好赶在这个时候,那么,京城内想必也会来人。

    紧接着呢?

    她的婚事难道也要敲定了?

    秦蓁心中积压了太多的疑惑,如今反倒显得忧心忡忡的。

    秦楣这处得知自个的大哥高中,高兴不已,连忙去秦阾那处,姐妹二人倒是难得高兴到了一处。

    毕竟,这关乎到日后长房在秦家的地位,而秦贽理所应当的成为秦家未来的家主,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毕竟,秦贽乃是秦家的长孙。

    秦蓁回了自个的院子。

    “大姐,大公子赶回来,也要半个月。”知茉看着她的。

    “嗯。”秦蓁点头。

    “这次,应氏算是扬眉吐气了。”知棋在一旁嘟囔。

    秦蓁轻声应道,抬眸看着窗外。

    “大姐,您好像不大高兴。”知茉看着她。

    秦蓁笑了笑,“这是秦家的大事儿,大喜事儿,我焉能不高兴?”

    “大姐,您自从大召回来,这脸上便没有过多的笑容。”知茉道。

    秦蓁转眸看向她,“事情办得如何了?”

    “杀死芍药的人,奴婢已经盯着了。”知茉继续道,“不过”

    “不过什么?”秦蓁低声道。

    “想来她也不会招人的,奴婢担心到时候死无对证。”知茉看着她。

    秦蓁勾唇一笑,“只要抓住了,就好办。”

    “接下来会对谁下手呢?”

    她想了想,而后道,“二妹妹的及笄之礼,正好赶上我那弟弟荣归,到时候秦家想必更热闹。”

    “是。”知茉道,“到时候会来不少人。”

    “我那姑姑呢?”秦蓁问道。

    “是跟着大公子一同回来,还有如今的国公爷也会回来。”知茉道,“二老爷陪同着。”

    “知道了。”秦蓁淡淡道。

    秦楣也在积极地准备自个的及笄之礼。

    应氏这处也不用闭门思过了,毕竟那日来往宾客众多,她也要亲自准备才是。

    “二姐,这次,您可要风风光光的,万不能被大姐比下去。”春桃在一旁道。

    秦楣虽然知晓春桃并非是自己的人,不过看在她这些年对自个服侍周到的份儿上,并未戳穿。

    不过,这心中终究还是隔了一层,如今瞧着春桃,是格外地不顺眼,可却也只能强忍着了。

    “大哥高中,正好又赶上我的及笄之礼,若非半道上回来一个秦蓁,我才是最风光的。”秦楣冷笑了一声,“这些时日,万不能马虎了。”

    “是。”春桃也感觉出秦楣对自个的冷淡来,不过也只能忍耐着。

    待春桃退下,碧桃进来。

    “二姐,大姐那处瞧着倒没有不妥。”碧桃看着她道,“听这次二皇子也会过来,靖国公与姑奶奶也会回来,还有一些世家的夫人,毕竟是您的及笄之礼,万不能马虎了。”

    “嗯。”秦楣低声道,“母亲可都准备好了?”

    “您放心。”碧桃继续道,“夫人了,您及笄之礼上,皇上便会赐婚。”

    “如此我便放心了。”秦楣一早便知道,自己迟早是要嫁给端木衢的,这一日,她等了整整五年。

    而她为了嫁给端木衢,也费劲了心思。

    应氏那处,利用这十几年来的心血,特意让秦素婉去皇后那处求了恩典,而皇后知晓秦楣乃是秦家的嫡出姐,又见过秦楣,欣然答应了。

    年前的时候,便允诺了,待秦楣及笄之时,便会下旨赐婚。

    此事儿,一直瞒着端木衢,并未让他知道。

    秦蓁这处,并不关心此事儿,故而并未放在心上。

    端木衢其实并未离开,不过是一直待在远处,等着这处传来消息。

    这一日,秦蓁刚从老夫人那处回来,进了屋子,便瞧见端木衢大大咧咧地坐在厅堂内。

    她挑眉,并未感到意外。

    “你倒是一点都不惊讶。”端木衢自从那日二人不欢而散之后,头一次见面。

    不过瞧着秦蓁淡然的神色,反倒有些失落。

    秦蓁只是缓缓地坐下,“热闹看得如何?”

    “我与你,沛老夫人入了京城,的确请旨赐婚了,不过是你,而不是你那三妹妹。”端木衢直言道。

    秦蓁一早便料到了,不过是淡淡一笑,“哦。”

    “你愿意?”端木衢冷声道。

    “太后没有答应。”秦蓁淡定地开口。

    “你怎么知道?”端木衢一愣。

    “若是真的答应了,你还能这般镇定地告诉我?”秦蓁反问道。

    “成亲的又不是我,我有何不镇定的?”端木衢挑眉,而后放下手中的茶盏,嘟囔道。

    秦蓁扭头,“你就瞧不上沛骆,自然不会让我真的嫁给他。”

    “呵呵。”端木衢冷哼一声,转身不理会她。

    秦蓁慢悠悠道,“好了,我也不什么了,你还有什么话尽管就是了。”

    “没什么,就是来凑热闹。”端木衢缓缓地起身,“既然这热闹瞧不上了,我也该走了。”

    “不送。”秦蓁起身,便进了里间。

    端木衢身形一顿,重重地叹口气,便走了。

    知茉看着她,“大姐,太后为何没有答应?”

    “因为有人也去请旨了。”秦蓁看着她。

    “还会有谁?”知茉想着,难不成应氏那处不死心,又寻了旁人?

    秦蓁挑眉,“正如你所想。”

    “这”知茉道,“那太后是如何决断的?”

    “置之不理。”秦蓁慢悠悠道,“因为太祖母给太后去了书信。”

    “那应氏不是白忙活了?”知茉当即笑了。

    秦蓁摇头,“也不尽然,毕竟,她这番闹腾,怕是也没人敢惦记我的婚事儿了。”

    “这倒也是。”知茉应道。

    秦蓁便也不多什么,只是等着秦贽回来。

    不过端木衢的态度,反倒让她觉得不对劲。

    秦太夫人看着端木衢闷闷不乐地坐在院子里头发呆。

    她被搀扶着上前,“这是碰壁了?”

    端木衢连忙起身,看向秦太夫人,“太祖母。”

    “蓁丫头的性子如此,你也莫要介怀才是。”秦太夫人低声道,“这些年,她受了不少苦,尤其是她的父亲都是见异思迁之人,不论是大召那处的秦城,还是现在秦家已经故去的,而她认为的母亲,还有想要知道身份的母亲,始终都不是她父亲最中意的那个。”

    端木衢点头,“太祖母,她到底在想什么?”

    “也许,从始至终,你都没有真正地走进过她的内心。”秦太夫人看着他道,“你也不过是受人所托不是吗?”

    端木衢面色微红,只觉得脸颊火辣辣地疼。

    “我是被迫的。”端木衢嘟囔道。

    秦太夫人笑了,“你啊,日后必定会吃苦头。”

    端木衢抬眸看向秦太夫人,“我不过是觉得她似乎对谁都不放心。”

    “换做是你呢?”秦太夫人反问道。

    端木衢仔细地想了想,而后道,“可是她终究有一日会明白的。”

    “那也是她的造化。”秦太夫人罢,便转身离去了。

    端木衢只是静静地看着秦太夫人回屋子的身影,而后转身看着远处,他如此坚持,到底又是为了什么?

    半月之后。

    秦家的正门再次地打开。

    这一日,乃是秦家最为热闹的日子。

    秦老夫人亲自带着秦家一众女眷,等待着二皇子、靖国公驾临。

    秦贽恭敬地跟在秦二老爷的身旁,靖国公则是陪同着端木衢,一同进了秦家。

    秦素婉陪着老夫人的跟前,脸上带着明媚的笑容。

    这是秦蓁第一次看见秦贽。

    他一身靛青色锦宽袍,腰间束着玉带,墨发用玉冠束起,俊朗不凡,意气风发。

    他面容含笑,眉眼间透着这个年纪该有的勃勃生机,尤其是此刻站在二皇子与靖国公身旁,亦是气度不凡。

    秦蓁反倒觉得这是秦家子弟该有的气质,沉稳有度,谦和有礼,却又带着独有的孤傲。

    她不反感秦贽,反倒觉得这个弟弟很有意思。

    “大哥。”秦楣走上前去,笑吟吟道。

    “二妹妹。”秦贽温声道。

    他此刻已经进了正堂,给老夫人叩头,而后又给应氏行了礼。

    秦蓁也只是静静地坐在秦楣的一旁。

    秦贽抬眸看向秦蓁,笑容和煦,看着如沐春风。

    “妹妹。”

    秦蓁一怔,倒也起身微微福身,“不该是姐姐吗?”

    “妹妹。”秦贽执意如此唤着。

    反倒让秦蓁有些怔然了。

    连同应氏的脸色也有些不好。

    毕竟,按照长幼有序,秦蓁的确是秦贽的姐姐,可是为何,秦贽偏偏要唤她妹妹呢?

    应氏连忙道,“贽儿,你应当唤一声大姐。”

    “母亲,她就是儿子的妹妹。”秦贽依旧不肯改口。

    老夫人听着,不知为何,那眉眼间皆是笑意,接着道,“应当是妹妹。”

    应氏一愣,双眸闪过诧异之色。

    秦蓁也是满腹疑惑,不过如今倒也不是计较的时候,他爱唤什么就什么吧。

    端木衢若有所思地瞧着,嘴角勾起一丝意味深长地笑容。

    靖国公看着,也是颇为不解,随即看向一旁的秦素婉来。

    秦素婉摇头,一副她也不清楚的神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秦楣盯着秦蓁,不知为何,脸上多了几分地幽怨之色来。

    今儿个大哥回来,难道不应当是关心她这个妹妹吗?为何偏要去看一个平白抢了她风头的野丫头?

    秦贽随着老夫人去了祠堂,叩拜祖宗之后,这才随着老夫人回去了。

    老夫人看着他,语重心长道,“你今儿个鲁莽了。”

    “孙儿也是脱口而出。”秦贽敛眸道,“是孙儿的不是。”

    “哎。”老夫人无奈道,“那丫头是个机灵的,你如此,岂不是告诉她,你与她的关系非比寻常?”

    “就相差无几,何必?”秦贽继续道。

    老夫人摇头,“罢了,既然都出口了,你自个去解释吧。”

    题外话

    嘿嘿,亲耐哒们,二更也来了哦,三更要等到一点左右了,嗷呜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