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秦家被灭的秘密?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师父!”

    徐大夫看着她,捋了捋胡须,笑吟吟道,“这许久不见,如今瞧着反倒发地有出息了。”

    “师父,您还记得有个徒弟啊。”秦蓁忍不住地抱怨道。

    徐大夫忍俊不忍,只是盯着她道,“受委屈了?”

    “师父,您坑了我。”秦蓁当即便将怀中的玉佩直接丢在了他的面前。

    徐大夫低头瞧了一眼,“当初可是你眼巴巴地要从我这处淘换的,我给了你,你反倒觉得是我坑了你。”

    秦蓁耍无赖道,“就是师父坑了我。”

    “哎。”徐大夫重重地叹气,“罢了,你若是不想要,我收回来就是了。”

    “看在师父还记得徒儿的份儿上,我便勉为其难地收下了。”秦蓁连忙抓住玉佩便又放入了袖中。

    徐大夫挑眉,盯着她,“这性子当真一点都没有变。”

    “师父,您让徒儿到这云国,又是为了什么?”秦蓁盯着徐大夫,她知晓,她之所以从大召一步步地被逼到了云国,这里头必定有师父的算计。

    徐大夫盯着她,“你就是云国的人,又何必待在大召呢?”

    “可大召的秦家也是”秦蓁敛眸道。

    “大召的秦家气数已尽,仅凭你一己之力,是无法挽回的。”徐大夫继续道,“更何况,那个秦家,对你的然都是算计与利用,不要也罢。”

    “师父,我母亲是谁?”秦蓁直截了当地问道。

    “你母亲?”徐大夫眼神闪烁,而后看向端木衢,“臭子,你还不滚。”

    “臭老头,我将人给你带回来,我容易吗?你不能过河产桥啊。”端木衢随即坐下,盯着徐大夫道,“她的母亲是谁?”

    “与你何干?”徐大夫踹向端木衢。

    端木衢并未躲闪,硬生生地被踹了一脚,皱着眉头道,“腿脚还不错。”

    秦蓁嘴角一撇,只觉得这二人素日待在一处,若是没人盯着,指不定能将房顶掀了。

    她无奈地摇头,而后道,“师父,正经的。”

    “我怎么知道?”徐大夫睁大双眸,回道。

    秦蓁冷哼了一声,“师父,你到底是谁?”

    “你师父啊。”徐大夫理所当然道。

    “我”秦蓁继续道,“为何大召的太后与皇帝待您不同?”

    “难道他们想找死不成?”徐大夫摇头,“你啊,艺不,反倒来攀扯我了?”

    秦蓁觉得在徐大夫这处是问不出什么来了,索性便不逼问了。

    而是岔开了话题,“那师父要待多久?”

    “我待会便走了。”徐大夫继续道,“我不过是来瞧瞧你有没有丢为师的脸。”

    秦蓁一愣,盯着他,“这么快就走?”

    “嗯。”徐大夫重重地叹气,“你只要记得,待你重新回大召的时候,便是你真正扬眉吐气之日。”

    “师父,我”秦蓁还要什么,却被徐大夫拦住了。

    他起身,拎着端木衢出去了。

    没一会,只剩端木衢独自回来。

    二人四目相对,他讪讪一笑,“你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就知道你一问三不知,懒得理你。”秦蓁罢,便直接走了。

    端木衢盯着秦蓁离去的背影,无奈地摇头。

    秦蓁离开了这宅子,独自走在街上。

    知茉与知棋心地跟着,瞧着她心事重重的模样,担忧不已。

    不远处,便瞧见一人突然朝着秦蓁冲了过来。

    知茉连忙挡在了秦蓁的面前。

    “我要杀了你!”眼前的人攥着手中的簪子朝着秦蓁刺了过来。

    秦蓁适才便察觉到了,等瞧见眼前的女子时,她明显一怔,“你是谁?”

    “我要替我姐姐报仇。”那女子愤恨地看着她。

    秦蓁不解,“你姐姐又是谁?”

    “芍药。”女子扬声道,“她与你有何仇怨,你为何要杀了她?”

    秦蓁挑眉,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你可知道我是谁?”

    “我当然知道。”女子冷声道,“你是秦家的大。”

    “是了。”秦蓁慢悠悠道,“你可知道芍药是怎么死的?”

    “她们是你为了立威,将她逼死的。”那女子道。

    “你之前可见过我?”秦蓁继续道。

    “没有。”女子如实道。

    秦蓁看着她道,“你既然没有见过我,为何远远地便知道我是谁?更何况,我若是真的要对一个丫头动手,何必做成那样?”

    秦蓁冷笑了一声,“芍药并非是我跟前的丫头,更何况,她的死,就与我无关。”

    她继续道,“你若是不信,大可去官府告发,不过,芍药是签了sn契的。”

    女子突然哭了起来,“我姐姐当真不是你杀的?”

    “是谁与你是我逼死芍药的?”秦蓁冷声道。

    “是送我姐姐回来的人。”女子突然收起不中的簪子,跪在了秦蓁的跟前,“我只想让姐姐走得安宁。”

    秦蓁看得出来,有人想要利用此事儿毁了她的名声。

    “此事儿我会查清楚。”秦蓁淡淡道,“你若相信我,便回去,你若是不信,也与我无关。”

    她罢,便让知茉将她松开,往前走去。

    知茉站在她的身旁,“大,这女子到底何意?”

    “凶手等不及了。”秦蓁勾唇道。

    “奴婢明白了。”知茉当即反应过来。

    秦蓁回了秦家,不过是走着回去的。

    对于这座城镇,她也只是在密林的幻觉中看见过,而后便跟着端木衢回了云国,紧接着坐着马车进了秦家,并未仔细地看过这个城镇,如今仔细地走了一回,秦蓁才明白,这城池远比自个想象的还要大。

    老夫人特意将她叫了过去。

    “祖母。”秦蓁恭敬地行礼道。

    “这城里头热闹的很,你是该多出去走走。”老夫人淡淡地开口。

    “祖母,孙女想要外出几日。”秦蓁接着道。

    “去哪?”老夫人低声道。

    “最近也不知怎的,有些心神不宁,听城外有一处寺庙,孙女想去静静心。”秦蓁看着老夫人。

    “如此也好。”老夫人并未阻拦。

    秦蓁当日便收拾妥当,坐着马车离开了。

    应氏得知秦蓁出府了,难免有些好奇,便让人暗中盯着。

    这厢,秦蓁坐在马车内,刚出了城门,一个人影便直接钻进了马车。

    她愣了愣,看向眼前的人,双眸闪过一抹冷意。

    “怎么?”沛骆坐在她的对面,他何时如此被嫌弃过了?

    秦蓁觉得他有些烦人,毕竟,他如今乃是有婚约在身的人,为何总是要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的?

    沛骆也不想,当真是有事儿。

    “你跟我去一个地。”沛骆看着她道。

    “不去。”秦蓁断然拒绝。

    “事关你的终身,难道你也不想去?”沛骆无奈,只能脱口而出。

    秦蓁盯着他,“那与你有何干系?”

    “去不去?”沛骆没了耐心。

    “不去。”秦蓁还有旁的事情做,可不想陪着他玩。

    沛骆挠头,随即便朝着秦蓁动起手来。

    秦蓁早有防备,在他要出手的时候,直接抬脚,踹向他的要害处。

    沛骆大惊,连忙向后一退,后背撞在车壁上,他睁大双眸看着她,“你当真是女子?”

    “如假包换。”秦蓁如实道,“我不去就是不去。”

    沛骆扶额,似是下了决心,要赖着他,故而索性坐在马车内,不言不语。

    秦蓁也不理会他,而是拿过一旁的书看着,直等到马车停下,知茉低声道,“大,到了。”

    “嗯。”秦蓁这才收起书,下了马车。

    沛骆也跟着下去。

    他抬头一看,正是大玄寺。

    “巧了。”沛骆笑着开口。

    秦蓁斜睨了他一眼,便一步步地进了寺庙。

    主持听闻她前来,连忙迎了过去。

    待瞧见还有沛骆时,道,“二位施主请。”

    秦蓁轻轻点头,还礼道,“敢问主持,这处可有清静之地?”

    “后院正好有一处。”主持连忙道。

    秦蓁便随着那主持去了后院。

    沛骆只是跟着秦蓁,一副死缠烂打的架势。

    知茉不解地看着他,接着道,“沛世子,三如今禁足呢,您若是觉得无趣,去寻其他的女子就是了,何必要缠着大呢?”

    “你跟前的丫头也是这般伶牙俐齿的?”沛骆看着秦蓁道。

    秦蓁并未理会她,而是直接进了厢房,将他拒之门外。

    沛骆盯着眼前合起的门,嘴角一撇,而后便进了隔壁的厢房。

    知茉看着她道,“大,沛世子难道也是要带着您来这?”

    秦蓁挑眉,并未开口。

    毕竟,这只是一墙之隔,而沛骆武功深厚,自然能听得到。

    知茉连忙点头,便再不多言了。

    沛骆在一侧的厢房内闷闷不乐。

    端木衢从他身后出现,盯着他,“都了,你在她那处只会吃闭门羹。”

    “罢了。”沛骆如今也不是计较此事儿的时候。

    “你确定,你家老夫人会在这里动手?”端木衢看着沛骆道。

    “我亲耳听见的,还能有假?”沛骆继续道,“我虽然对她感兴趣,却也不是那等卑劣之人,祖母看重的也不过是她的身份罢了。”

    “你倒是不傻。”端木衢挑眉,而后道,“不过,这丫头跑来这里做什么?”

    “这也是我觉得奇怪的。”沛骆狐疑地皱眉。

    端木衢无奈道,“罢了,你只管等着就是了。”

    “等着?”沛骆随即坐下,“祖母这两日便会动手。”

    “如今秦家死了个丫头,适才她出府的时候,你丫头的家人当街行凶。”端木衢可是一直看在眼里头的。

    沛骆盯着他,“你为何这般关心她?”

    “谁让她是”端木衢差点脱口而出。

    好在最后反应过来,盯着沛骆道,“与你何干?”

    “哼。”沛骆道,“你不是已经回京了吗?”

    “若是我真的回去了,还能看到这处的热闹?”沛骆反问道。

    “当真是哪里有热闹,你便往哪里凑。”沛骆嘴角一撇道。

    “彼此彼此。”端木衢接着道。

    秦蓁料到端木衢必定会在这处,故而只装作不知。

    知茉与知棋二人收拾好厢房之后,便出去了。

    秦蓁随即转身,行至书柜前,轻轻地扭开一旁的香炉,眼前便出现了一个密道。

    她快速地进了密道,沿着密道出了寺庙。

    “大。”知茉与知棋二人已经在这处等着她了。

    秦蓁轻轻地点头,“厢房里头可换好了人?”

    “已经换好了。”知茉低声道。

    秦蓁深吸了口气,“走吧。”

    “大,奴婢不解,您何必这般麻烦呢?”知棋疑惑地看着她。

    秦蓁笑了笑,“不过是想瞧瞧到底是谁要置我于死地。”

    “难道不是应氏吗?”知茉如今恨不得赶紧收拾了那个惹人厌的应氏。

    “母亲的死当真那么简单?”秦蓁挑眉道,“我只是觉得这其中另有隐情,不过,如今也是尽量一试罢了。”

    “是。”知茉点头。

    秦蓁看了一眼远处的密林,“你这密林与当初前去南城看见的可是一样的?”

    “是。”知茉皱眉道,“大,您当真要去?”

    “不去,怎么能解惑?”秦蓁挑眉,随即便朝着那密林走去。

    只不过,当秦蓁进去之后,大失所望,因为这处并非如南城的密林那般,这里不过是个寻常的密林罢了。

    秦蓁无功而返,等回了厢房,便又装作若无其事地写下了。

    端木衢看着秦蓁如此,双眸闪过一抹深意。

    “她这是?”沛骆看着她。

    端木衢继续道,“她终究还是不相信。”

    “不相信什么?”沛骆反问道。

    “罢了。”端木衢无奈地摇头,看向沛骆道,“我先走了。”

    “啊?”沛骆一愣,便瞧见端木衢落寞地离去。

    沛骆斜靠在窗边,仰头望着窗外的月色,转身合起窗户,便也去睡了。

    次日一早,秦蓁起身之后,便去了大殿礼佛,而后便又回来。

    “大,沿着这处往西,便是通往京城的捷径。”知茉低声道。

    “嗯。”秦蓁点头,“走吧。”

    “大,您当真要独自入京?”知茉看着她问道。

    “是。”秦蓁点头。

    “你不能去。”端木衢不知何时推门而入。

    秦蓁抬眸看着他,“为何不?”

    “现在还不是时候。”端木衢继续道,“你难道不想看看故人吗?”

    “什么故人?”秦蓁接着道。

    “便是你想见的人。”端木衢继续道,“更何况,你连这处的事情都没有办好,你去京城又能做什么?难道还要再次地重蹈覆辙?”

    秦蓁皱眉,冷声道,“我不知你在什么?”

    “我的还不清楚?”端木衢反问道。

    秦蓁脸色发地阴沉了,没有想到,自个所想的竟然是真的,原来自己前来云国,也不过是被他们一步步地驱使着往前。

    她看了儿一眼眼前的端木衢,冷笑道,“你果然还是出了真心话。”

    端木衢一怔,暗叫不妙,接着道,“你诓我。”

    “若不然呢?”秦蓁接着道,“自我从大召到云国,这一路上,我就在想,你究竟知道多少?看来你知道的远比告诉我的还要多,只可惜,有人不愿意你告诉我。”

    “还不是那个臭老头。”端木衢冷声道,“你还是好好待在这里吧,秦家就需要你,对此,你也是心知肚明的不是吗?”

    “大召的秦家被灭,是因为皇帝担心秦家的秘密泄露了?”秦蓁恍然道。

    “秦家有什么秘密?”端木衢明知故问。

    秦蓁冷笑了一声,她若是知道了,又何必在这里与他费口舌呢?

    显然,端木衢是不愿意告诉她的,这一切,还要她自己去寻找。

    她深吸了口气,缓缓地坐下,“你还是走吧。”

    “走?”端木衢正视着她,“秦蓁,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想什么?

    秦蓁有时候也在问自己,重生的意义何在?

    不过是从一个坑跳到了另一个坑里面,她以为自己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可是到头来呢?还不是任人摆布?

    她抬头看着他,“你呢?”

    端木衢也觉得自个失言了,故而无奈道,“有时候,我也不知自个到底是谁?”

    秦蓁愣了愣,等再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转身走了。

    知茉目送着他离开,看向秦蓁,“大,二皇子瞧着像是有心事。”

    “心事儿?”秦蓁冷笑了一声,“这世上的人,尤其是身在帝王家的,谁不是戴着面具?他们对于谁是真心的?”

    知茉敛眸,“大,二皇子待您到底是不同的。”

    “他?”秦蓁挑眉,“也许吧,可是,如今我走到这一步,我能做什么?”

    她也有些烦躁,对此,却无能为力。

    难道她就要这样一步步地被逼着再继续往前吗?

    她沉默了良久,而后起身道,“走吧。”

    “去哪?”知茉心地问道。

    “回去。”秦蓁罢,便起身出了厢房。

    外头,沛骆看着她,正要什么,却被她冷漠地避开了。

    沛骆愣在当场,便这样看着她离去。

    秦蓁坐在马车上,深深地吐了口气,而后道,“待会若是有什么人拦着,不必客气。”

    “是。”知茉低声应道。

    题外话

    亲耐哒们,痛经太厉害,所以,更新了一章,明天好点了,我再补回来,嘤嘤嘤17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