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沛世子的名声(二更)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如此一想,她少不得要好好地准备一番。

    只是如今这绣房的人被换了,她该如何?

    应氏想生气,直接将手中的茶盏丢了出去。

    “夫人,这厨房跟绣房,还有账房里头,都没有咱们的人了。”曲妈妈接着道,“想来咱们这些年提拔上去的人,日后也会一点点地都被换了。”

    “姑奶奶那处可有消息了?”应氏现在只想着,赶紧将秦蓁嫁出去,如此的话,便不用再受她的气。

    若是嫁不出去,那她便另想法子。

    “这是刚收到的。”曲妈妈接着道,“不过她毕竟是秦家的大姐,更何况,太夫人与老夫人若是不答应的话”

    “若是下旨赐婚呢?”应氏冷声道。

    “这?”曲妈妈沉默了好一会,“夫人,这赐婚,也需要门当户对才可,更何况,这秦家大姐可是嫡出的,与姑奶奶又有些不同。”

    应氏眸底闪过一抹冷意,“如今她的婚事儿我了算。”

    “那太夫人与老夫人那处呢?”曲妈妈觉得,若是她们不答应,也是枉然。

    应氏是铁了心要将秦蓁早些嫁出去,只要她想法子请旨赐婚,这一切便水到渠成了,难道她还能抗旨不尊?

    应氏脸色一沉,“不成也得成。”

    “夫人,姑奶奶,这几家都是极好的,与咱们家也相配。”曲妈妈着,将手中的书信递给了她。

    应氏认真地看了一眼,选中了沛家,毕竟沛家在云国也极有名望,只一点不好,那便是这沛家的男子有难以言的隐疾。

    不过,这事儿沛家隐藏地极好,若非当初,应氏的母家有位庶出的姑姑给了沛家抬了姨娘,怕是也不知。

    可是表面上,沛家却是极其风光的。

    “你只管与姑奶奶就是了。”应氏看向曲妈妈道。    “这沛家也是在京城。”曲妈妈低声道。

    “如此不是更好?”应氏沉声道,“免得时常回来碍眼。”

    曲妈妈敛眸道,“夫人,此事儿还是要先瞒着太夫人与老夫人,更重要的是,该由谁去请旨呢?”

    “自然是远在京城的秦家几位老爷了。”应氏接着道。

    “那几位老爷对太夫人与老夫人甚是恭敬,若没了二老允许,必定不会擅自做主的。”曲妈妈皱眉道。

    应氏当然知道,故而道,“若是秦家与沛家联姻了,对京城的几位老爷有利无害。”

    曲妈妈低声道,“那夫人有何打算?”

    应氏冷哼了一声,接着道,“十日后,便是沛家老夫人的寿辰,沛家虽然在京城,可是沛老夫人却在老宅子,到时候,沛家都会来人。”

    “难道?”曲妈妈明白了,“可是,大姐乃是徐大夫的徒弟,若是用那等法子,她自然是会察觉的。”

    “不必。”应氏继续道,“沛世子若是瞧见了那丫头,必定会想法得到,毕竟,沛家还有一道免死金牌,更何况,太后就出自沛家,对沛世子亦是疼爱有加。”

    “老奴明白了。”曲妈妈连忙应道。

    此事儿秦蓁自然不知,毕竟,她没有想到,应氏为了将自己撵出秦家,竟然想了这个法子。

    翌日,秦蓁去老夫人那处请安。

    “过几日,便是沛老夫人的寿辰,你陪我一同前去。”老夫人看着秦蓁道。

    “是。”秦蓁垂眸应道。

    沛家?

    与秦家多有来往,如今的沛家名望颇高,尤其是当今的太后便出自沛家,自然是要去的。

    老夫人看着她道,“应氏也要去的。”

    “往年都是她操持。”秦蓁如实道。

    “她深得沛老夫人的喜爱。”老夫人淡淡道,“这次沛老夫人特意提了她。”

    “是。”秦蓁低声应道。

    戚氏坐在一旁,颇为不满。

    老夫人瞧着戚氏如此,“这府上的事儿你也管不明白,更别提去外头了,既然沛老夫人指名道姓让应氏去,少不得秦家要给沛家点面子。”

    “是。”戚氏连忙低头,也只能估损地应道。

    秦蓁看了一眼她,接着道,“祖母,只有孙女一人前去吗?”

    “你几个妹妹也同你一块去。”老夫人看着她道。

    秦蓁轻轻点头,等出了老夫人的院子,戚氏连忙跟了过来。

    “大姐,你可是头一次做客,也该好好准备。”

    “二婶放心。”秦蓁也明白。

    “这沛老夫人是出了名的严苛,毕竟当今的太后出自沛家,故而这沛老夫人的寿辰,皇上那处,应当也会派人过来。”戚氏提醒道。

    秦蓁听着,心中了然道,看来皇室中也会派人前来。

    也不知是谁?

    秦蓁看向戚氏,“二婶,多谢。”

    “大姐不必客气。”戚氏罢,便带着人走了。

    知茉目送着二夫人离去,看向秦蓁道,“这二夫人倒是好心。”

    “她哪里是好心。”知棋在一旁嘟囔道,“分明是在提醒大姐,若是真的有皇室前来,莫要挡五姐的道。”

    “即便如此,大夫人也不会让五姐得了便宜啊。”知茉道,“毕竟,沛老夫人很喜欢应氏,加之二姐也快及笄了。”

    知棋摇头,“想来是应氏瞧不上沛世子吧。”

    “这沛世子听温尔雅,也算是少年才俊。”知茉道。

    “是吗?”知棋凑近秦蓁的耳畔了几句。

    秦蓁挑眉,勾唇一笑,“当真?”

    “千真万确。”知棋道,“奴婢可是仔细地查了一遍,竟没有想到,这沛世子竟然是这等人。”

    “什么人?”知茉好奇地问道。

    “衣冠禽兽。”知棋冷哼道。

    秦蓁忍不住地笑了,随即便回了院子。

    应氏这处也在准备着。

    这些时日,府上也都为了前去给沛老夫人贺寿,心准备着,故而也安稳了不少。

    戚氏这处,对府上的庶务地得心应手,便径自得意起来。

    秦洛见她这些时日气色红润,光照人,倒也放心不少。

    “母亲,此番前去沛家,当真能碰上皇室?”秦洛看着戚氏问道。

    “那是自然。”戚氏道,“你只管好好打扮,听前来的皇子,到时候被他看重,便是你的荣华富贵。”

    “女儿明白。”秦洛倒也觉得嫁给皇子也不错,日后即便成不了皇后,是个王妃也是极好的。

    对此,她便地上心了。

    反观秦蓁这处,淡定自若,随意的很。

    直等到了那日,秦蓁一早便去了老夫人那处。

    老夫人瞧着她的这身装扮,低声道,“未免素雅了一些。”

    “孙女不抢风头。”秦蓁笑道。

    老夫人无奈摇头,便也任由着她了。

    虽瞧着素雅,却也是费了心思的。

    秦蓁扶着老夫人出了秦家,坐在马车上。

    这也是秦蓁刚到秦家头一次出来。

    她掀开车帘,看了一眼。

    老夫人见对这城镇甚是好奇,便笑了笑,“这镇子上都是受过秦家恩惠的人,早些年,也只有咱们秦家住着,后头,便来了沛家与应家,还有不少京城的贵胄的私宅在附近。”

    “那他们都会过来?”秦蓁接着问道。

    “云国与大召不同。”老夫人继续道,“极注重世家,故而,秦家在云国才有这等地位。”

    秦蓁点头,“大召也注重,可是皇上更多的是想拆除。”

    “云国皇室与世家是互通有无的,他们攀附着世家,而世家也依靠着皇室,这算是互惠互利。”老夫人继续道,“不过,如今你待在老宅,也该好好地了解云国,待日后前去京城了,也能独当一面。”

    “祖母,孙女能去京城?”秦蓁轻声道,“毕竟,秦家的女子除非出嫁,是不得离开老宅的。”

    “太夫人与你的,难道你忘记了?”老夫人低声道。

    “没有。”秦蓁垂眸道。

    “今日前去沛家,你也该好好表现才是。”老夫人叮嘱道。

    “是。”秦蓁点头应道。

    不过,秦蓁却想着另一件事儿。

    “祖母,二妹妹马上要及笄了,她的婚事儿,是不是也该?”

    老夫人一愣,接着道,“应氏眼界儿高,瞧不上沛家。”

    “哦。”秦蓁点头。

    “你难道是担心应氏惦记你的婚事儿?”老夫人接着道。

    “毕竟她如今”秦蓁敛眸。

    “你放心就是了,她不敢插手。”老夫人淡淡道,“太夫人与我若是不同意,她能如何?”

    “是。”秦蓁冲着老夫人笑了笑。

    老夫人当然清楚,她如今也有十六了,再过些年,若是还不出嫁,难免会惹来非议。

    可是,对于老夫人来,秦蓁现在还不是嫁人的时候。

    秦蓁也不想这般早地便成亲,故而一拖再拖。

    等到了沛家。

    秦楣、秦阾与秦欢扶着应氏下来,身后秦洛、秦婳等人也跟着。

    秦蓁一直跟在老夫人的身边。

    原先,老夫人的身边是秦楣与秦阾,如今却只有秦蓁了。

    秦楣瞧着,脸色一沉。

    应氏只是轻轻地握着她的手,反倒觉得这样才好。

    等过了今夜,秦蓁便能彻底地消失在她的面前了,如此一想,应氏心里头别提多高兴了。

    秦楣委屈地看着应氏,想要什么,最后还是将话咽了下去。

    等进了沛家。

    眼前的丫头直接领着她们去了船厅,沛夫人亲自相迎。

    “这便是大姐吧?”沛夫人打量着秦蓁,眉眼间皆是笑意。

    “秦蓁见过沛夫人。”秦蓁微微福身。

    “原先便听大姐回来了,正巧老夫人寿辰,倒是能亲眼瞧见。”沛夫人对秦蓁倒是一见投缘。

    秦蓁却觉得沛夫人这眼神太过于热情,让她心中多少生出了几分地疑惑来。

    应氏随后过来,与沛夫人一道闲聊去了。

    沛夫人不知与应氏了什么,二人算是心照不宣了。

    秦楣与秦阾则是与沛家的姐聚在了一处。

    秦蓁也只是静静跟着老夫人,不愿意前去。

    沛大姐沛瑛好奇地看着秦蓁,接着道,“听你大姐刚回秦家,便闹得府上不得安宁,霸道凶悍的很。”

    “哎。”秦楣愁眉不展道,“我这几日可是被折腾坏了。”

    秦阾也点头,“今儿个倒也不这些了。”

    沛瑛点头,接着道,“待会我大哥便过来了。”

    “哦。”秦楣到底对此不感兴趣。

    毕竟,她看上的并非是沛世子,而是旁人。

    不过秦阾听着,倒是面色一红。

    秦楣瞧着她这幅没出息的样子,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秦阾被秦楣闹了个没脸,扭头不理会她了。

    沛瑛瞧着,忍俊不禁道,“你二人倒真是亲姐妹。”

    “罢了,你也莫要取笑我了。”秦楣连忙道,“听今儿个会有皇子前来,不知是哪位?”

    “我也不知。”沛瑛摇头,“难道你有中意的了?”

    “我中意有何用?”秦楣道,“如今大姐还待字闺中呢,我难道能过她去?”

    “哎。”沛瑛继续道,“不过也快了。”

    “嗯?”秦楣不解。

    沛瑛也并未多言,只是了旁的话。

    秦阾的心思并不在此,只是抬眸四处瞧着,生怕错过了什么。

    秦欢反倒闲得无聊,与秦洛又不到一处,只能与秦璃,秦婳待在一处。

    沛老夫人寿辰,不少京城中的人也特意赶了过来,倒是热闹的很。

    而且沛家的老爷与世子都来了。

    今儿个这沛家的老宅是难得的热闹。

    不少人也是冲着秦家的大姐来的,毕竟,这位大姐突然回来,的确是件怪事,若是她补回来,怕是众人都以为秦家的大姐是秦楣呢。

    秦楣如今被抢了风头,这心里头着实郁闷的很。

    没一会,便听见有人喊道,“二皇子到了。”

    众人连忙起身,前去迎接。

    秦蓁挑眉,倒是没有想到前来的竟然是端木衢。

    她随着老夫人一同前去。

    等行至正门处,沛老夫人也被搀扶着。

    端木衢下了马车,缓缓地入内。

    过众人,他还是一眼瞧见了秦蓁。

    秦蓁敛眸,并未理会他。

    端木衢眸底闪过一抹笑意,先与沛老夫人客套了几句,便与沛世子沛骆一同进了宴客厅。

    “这秦大姐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沛骆看向端木衢道。

    “怎么?”端木衢看着他,“你感兴趣?”

    “你有意见?”沛骆挑眉,反问道。

    “她,你可招惹不起。”端木衢嘴角一撇,算是提醒了。

    沛骆双眸闪过一抹狡黠,凑近端木衢道,“难不成,她也有什么趣事儿?”

    “你见多识广,难道会不知?”端木衢淡淡道,“明知故问。”

    “哈哈。”沛骆爽朗一笑。

    端木衢叹了口气,接着便起身离去了。

    他以为秦蓁会去个地与他几句,毕竟也算是旧相识了,只可惜,是他多想了。

    秦蓁只是挂着浅笑,乖顺地待在老夫人的身边,不曾挪动半步。

    他斜靠在不远处的石柱上,只是歪着头瞧着船厅内的秦蓁。

    沛骆不知何时冒了出来,也双手环胸,紧挨着端木衢看着。

    “你当真没兴趣?”沛骆再次地问道。

    “与你何干?”端木衢有些烦躁。

    沛骆接着道,“不过我倒是有兴趣。”

    端木衢扭头看了他一眼,也只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沛骆却觉得这笑容不怀好意,不过,反倒让他更要跃跃欲试了。

    秦蓁明显感觉到有人在看她。

    知茉压低声音,“大姐,是二皇子。”

    “哦。”秦蓁冷淡地应了一声。

    远处,秦楣瞧见端木衢时,那双眼睛便没有移开过。

    沛瑛瞧见来人并非是她想见的,颇有些失望。

    秦阾瞧着端木衢身旁的沛骆,双颊泛红。

    知棋将那三人的心思瞧了个真切,转眸看着秦蓁,见她压根不置可否,也只能无奈地低头。

    待沛老夫人寿宴开始,众人也便落座。

    先是沛老爷带着一众子孙齐齐贺寿,而后便是其他府上的宾客了。

    秦蓁特意准备了福寿双的屏风,倒也是中规中矩。

    沛老夫人瞧着秦蓁,难得脸上露出了笑容。

    秦蓁也只是垂眸,随即待在了老夫人的身旁。

    应氏瞧着,乐开了花。

    晚些的时候,秦蓁便去了后花园。

    不远处,有人正在等她。

    秦蓁愣了愣,走了上去。

    “好歹你我也共患难过,至于这般冷漠?”端木衢斜靠在一旁,盯着她道。

    秦蓁抬眸看着他,“我有吗?”

    “没有吗?”端木衢反问道。

    秦蓁接着道,“这处可是沛家,也该避嫌。”

    “我是来提醒你,离沛世子远一些。”端木衢压低声音道。

    “我就不想理会他。”秦蓁如实道。

    “这便好。”端木衢也不知怎的,听秦蓁如此,反倒松了口气。

    秦蓁转头,却瞧见一个身影闪过。

    她微微蹙眉,而后看向知茉。

    知茉应道,便跟了过去。

    没一会,等她回来,附耳了几句。

    端木衢看着她,“怎么了?”

    “有热闹瞧。”秦蓁淡淡道。

    “热闹?”端木衢双眼一亮,也有了兴趣。

    “大姐,他们难道不知,您可是徐大夫的徒弟,竟然用这等下作的法子。”知棋在一旁不屑道。

    秦蓁淡淡道,“之所以知道,故而才会用。”

    “可是”知棋皱眉,“如今该怎么办?”

    “你怎么了?”端木衢连忙问道。

    题外话

    亲耐哒们,二更跟三更来了,这两天熬夜更新,有点伤身体,所以得调整一下更新时间,明天中午之前会有三更,然后以后的更新都会放在凌晨十二点,嘿嘿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