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 怕被拐走(二更)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上次之事,姑姑莫要自责,是有心人算计。”秦蓁继续道,“此事儿如今也是不了了之了。”

    “我知道。”墨如霜叹口气道,“墨阁那处也在查,不过收效甚微。”

    秦蓁接着道,“若是这些人就是查无可查的,即便是墨阁也是束手无策的。”

    “查无可查?”墨如霜看着她,“难道你查到了什么?”

    “难道不是?”秦蓁反问道。

    墨如霜笑了笑,倒也觉得如此。

    秦蓁看了一眼她,接着道,“姑姑在府上可好?”

    “你也瞧见了。”墨如霜知晓,瞒不住她。

    秦蓁继续道,“姑姑要我做什么?”

    “这府上多少有些不安分的,仗着老夫人,我也不能轻易动她们,毕竟,我如今无所出,若是真的逼得太紧,到时候,只会落个不是。”墨如霜压低声音道。

    “姑姑放心就是了。”秦蓁笑着点头。

    “嗯。”墨如霜笑着道,“你如此,我便放心了。”

    知茉看着墨如霜,又想起知棋与她的,心中多少有了几分别的心思。

    晚些的时候,黎老夫人那处来了人,设宴款待与她。

    她便随着墨如霜一同前去了。

    到了之后,便瞧见黎老夫人走上前去,低声道,“郡主请。”

    秦蓁轻轻点头,便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主位上。

    远处,便瞧见黎千落慢悠悠地起身,眼眸中溢满了不屑。

    她勾唇一笑,也只是淡淡道,“宫前来,也不过是叙旧罢了,诸位不必拘束。”

    黎老夫人看着秦蓁道,“郡主驾临,乃是黎家的福气。”

    “黎老夫人客气了。”秦蓁低声道。

    黎老夫人道,“郡主请。”

    秦蓁便举杯,与众人一同饮罢。

    “想来郡主素日在宫中侍奉太后,也甚是尽心。”黎千落看着她道。

    秦蓁淡淡道,“这也是宫的福气。”

    “郡主唤一声大伯母姑姑,如此来,我也该唤郡主一声表姐了。”黎千落看着她道。

    秦蓁接着道,“我与姑姑的关系,怕是也牵扯不到黎姐吧?”

    黎千落接着道,“难道不是?”

    “黎姐到底有趣。”秦蓁慢悠悠道,“宫的表姐,原是程家的姐,即便过分了,那也还有居家,至于黎姐,并非姑姑亲女,与宫自然并无瓜葛。”

    黎千落一听,接着道,“到底是臣女高攀了。”

    “黎姐如此,反倒是宫的不是了?”秦蓁直视着她。

    黎千落不曾想,这秦蓁竟然不给自己任何的面子,可是她也碍于秦蓁的身份不好发作。

    黎老夫人瞧着,只感觉到若是黎千落再下去,怕是秦蓁便会发怒,故而道,“落丫头不得无礼。”

    黎千落起身,福身道,“臣女逾了。”

    秦蓁慢悠悠道,“黎姐也快要到及笄的时候了,日后,也是要议亲的。”

    黎老夫人一听,抬眸看着她,接着道,“还不知郡主这处,有何高见?”

    秦蓁叹口气道,“原,宫是看在姑姑的份儿上,想要撮合,只可惜,如今怕是不成了。”

    秦蓁摇头道,“姑姑,莫不是您,宫自然不会来黎家,早先便听过黎家的姐是如何的出色,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这话,听着是褒奖,实则是暗讽。

    黎千落是出了名的骄横,比起林绯儿,不枉多让。

    只不过,林绯儿乃是林家的姐,故而更加的名声在外。

    可是这骄横,却比不得如今的秦蓁,她如今才是京城内人人惹不起的凶悍郡主。

    秦蓁看向眼前的黎千落,勾唇一笑,那眉眼间尽是轻蔑。

    黎千落何时被这般轻看过,当即便憋红了脸。

    墨如霜瞧着,心中痛快不已。

    黎千落一直是黎老夫人最疼爱的孙女,她身为长房的媳妇,多年无所出,故而,黎家二房便在府上作威作福起来。

    她倒要瞧瞧,这番嘲讽后,这二房还能如何闹腾?

    秦蓁看了一眼她,接着道,“黎姐,宫心直口快,若是黎姐不爱听,便下去吧。”

    黎老夫人扭头看了一眼黎千落,让她赶紧退下。

    黎千落便这样被赶出了宴会,怒气冲冲地离去。

    秦蓁在黎家待了一整日,二房的人碰了一鼻子的灰。

    直等到秦蓁天黑出了黎家,墨如霜笑吟吟地相送,转身却瞧见了黎老夫人那黑沉沉的脸。

    不过她也不能对墨如霜发作,只能硬生生地憋着,转身回去了。

    墨如霜挑眉,便也回了自个的院子。

    秦蓁回了秦家,也觉得甚是舒心。

    换了衣裳之后,便瞧见知棋走了过来。

    “大姐,赵家那处,也有了动静。”知棋看着她道。

    “姑姑那处出事了?”秦蓁一愣道。

    “是。”知棋着,便将密函递给了她。

    秦蓁接过之后,看完,皱眉道,“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大姐,这赵家到底要做什么?”知棋想了想,“按理犯不着啊。”

    “不过是有人眼红罢了。”秦蓁接着道。

    “那您可是要去瞧瞧?”知棋低声道。

    “姑姑并未给我传信,我不好前去。”秦蓁慢悠悠道,“先等等吧。”

    “是。”知棋恭敬地应道。

    秦蓁沉默了良久,接着道,“我这几日是该好好地歇息了。”

    “大姐,老夫人这几日,在物色人。”知棋压低声音道。

    “给父亲的?”秦蓁一愣,看着她问道。

    “正是。”知棋叹气道,“老夫人怕是担心新夫人这一胎”

    “大夫与她了?”秦蓁继续问道。

    “是。”知棋点头道,“若是季氏这一胎不稳,老夫人必定会抬姨娘进门。”

    “如此,端看季氏那处,该如何了。”秦蓁想了想,而后道,“这二房跟三房可有动静了?”

    “这几日到底是安分的很。”知棋接着道,“不过二姐这几日,暗中在苦练琴技。”

    “下月便是皇后的寿辰。”秦蓁继续道,“我让你准备的可准备好了?”

    “大姐放心。”知棋看着她,“奴婢都准备妥当了。”

    “这便好。”秦蓁点头,“秦玥的及笄之礼可是在皇后寿辰之后?”

    “是。”知棋看着她,“难不成二姐是想借着此次入宫给皇后贺寿,做些什么?”

    “到时候一看便知。”秦蓁舒展着手臂,“我去歇会。”

    “是。”知棋应道。

    待她转身出来,知茉正在等她。

    “怎么了?”

    “大姐今儿个去黎家回来,瞧着心情极好。”知茉看着她道。

    “不过,姑奶奶的心思,却是不明白。”知棋摇头道,“也不知晓此事儿老阁主可是知道?”

    “哎。”知茉摇头,“当初,姑奶奶嫁去黎家,就是她不愿意的。”

    “如今呢?”知棋接着道,“她不愿意有孕,那便是心中有了旁人,可是,咱们自幼便在墨阁,怎没有听过呢?”

    “咱们进去的时候,姑奶奶已出嫁了,少阁主那处怕也不知道。”知茉压低声音,“大姐这处也不着急,咱们便莫要再胡乱揣测了。”

    “的也是。”知棋点头道。

    “对了,大公子回来了。”知茉看着她道。

    “刚回来?”知棋一愣,接着道。

    “嗯。”知茉继续道,“不过大姐正在歇息,还是等她醒了之后,再禀报吧。”

    “那我让人盯着吧。”知棋点头道,“不过,大公子若是知晓二夫人与三夫人的事儿?”

    “他乃是外宅男子,管不到这里头去。”知茉继续道,“更何况,大公子在麓山书院并不如意,这次回来,也要指望着长房呢。”

    “嗯。”知棋点头。

    秦蓁醒来时,天已大黑。

    她轻吟了一声,睁开双眼,便瞧见寄香过来了。

    “大姐,您醒了?”

    “你不好好养着,怎的过来了?”秦蓁坐起身,看着她道。

    “奴婢好了。”寄香笑道,“总是这样养着,也难受。”

    秦蓁无奈叹气,“知茉呢?”

    “听大公子回来了,知茉怕是去瞧了。”寄香扶着她下了床榻,伺候她洗漱。

    待秦蓁喝了口茶,用过晚饭之后,知茉才回来。

    “術哥儿回来了?”秦蓁看着她道。

    “是。”知茉低声道,“大公子瞧着,倒是并无异样。”

    “嗯。”秦蓁点头,接着道,“这几日莫要理会就是了。”

    “是。”知茉点头道。

    不知过了多久,秦蓁才开口道,“我这几日去医馆。”

    “大姐,徐大夫并未回来。”寄香看着她道。

    “师父回来了。”秦蓁直言道。

    “奴婢并未得到消息。”知棋凑了过来。

    “明儿个你一瞧便知。”秦蓁勾唇道。

    “是。”知棋连忙应道。

    次日。

    秦蓁一早便出了秦家。

    等到了医馆之后,院子内徐大夫正躺在美人榻上闭目养神。

    寄香一瞧,笑了笑道,“大姐,您怎知徐大夫回来了?”

    “你猜?”秦蓁故作神秘道。

    寄香愣了愣,摇头,“奴婢猜不出来。”

    “这丫头鼻子灵的很。”徐大夫依旧闭着眼,漫不经心道。

    “师父。”秦蓁走了过去。

    “如今你可是郡主了。”徐大夫低声道,“我这座庙当真容不下了。”

    “这也是师父教导的好。”秦蓁狗腿道。

    “我何时让你成了宫中的人?”徐大夫睁开双眸,看着她道。

    秦蓁连忙低头,恭顺道,“徒儿也不想。”

    “那西给你,可不是让你如此浪费的。”徐大夫沉声道。

    “可是,若非徒儿如此,怎能与沐家解除婚约呢?”秦蓁嘟囔道。

    “那沐家的子的确不是个好西。”徐大夫着,不知为何,突然咳嗽起来。

    秦蓁连忙看向他,接着道,“师父,您都离开多久了?”

    “我不过是出去走走。”徐大夫看着她道,“这些时日,你独自在这,不也过得挺好?”

    秦蓁冷哼了一声,而后道,“师父,太后也是看在您的面儿上,对徒儿才会纵容些。”

    “你在宫里头可瞧见什么了?”徐大夫突然问道。

    “瞧见什么?”秦蓁坐下,“徒儿能瞧见什么?”

    “翅膀硬了?”徐大夫着,手中的烟锅子已经敲了过去。

    秦蓁并未躲闪,连忙捂着头,仰头看着他,“师父,徒儿迟早会被您敲傻了不可。”

    “哼。”徐大夫哼哼了一声。

    秦蓁冲着他嬉皮笑脸道,“师父,您这次回来,便不走了吧?”

    “走。”徐大夫仰头看着前,“我交代你的事儿,你倒是一样都没有办好。”

    “哪有?”秦蓁连忙反驳道,“徒儿如今,可是无人敢惹了。”

    “那你可知晓,皇上为何册封你为郡主?”徐大夫反问道。

    “为何?”秦蓁连忙问道。

    “我给你的西,还有另一半。”徐大夫摇头道,“当初让你仔细地收着,你偏不听。”

    “怎会只有一半呢?”秦蓁愣住了。

    她亲自看过的,的确是部啊,而且拓了下来。

    徐大夫摇头,“待你日后便知道了。”

    秦蓁看着她道,“那师父此次回来,是为了什么?”

    “看热闹。”徐大夫继续道,“大皇子与吕家的丫头的婚事儿,乃是你撮合的?”

    “是。”秦蓁低声道。

    “你倒是会做顺水人情。”徐大夫盯着她道,“那你可知,这对吕家的丫头意味着什么?”

    “比起嫁给林家,她嫁给大皇子不是更好?”秦蓁继续道,“我问过她了。”

    “难道你不觉得你如此做,无疑是给将自己推到了皇后那处?”徐大夫反问道。

    “反正,林家与秦家就不对付,吕家如今也被迫站在了皇后这,这不是更好?”秦蓁继续道。

    徐大夫盯着她看了半晌,背着双手回了自个的屋子。

    秦蓁坐在远处,目送着他离开,得意地挑眉。

    寄香走了过来,“大姐,奴婢将饭菜端进去吧?”

    “嗯。”秦蓁点头。

    半晌,秦蓁才回来,接着道,“你这是做什么呢?”

    “大姐,徐大夫让奴婢将这些药材都收起来,他要带走。”知茉看着她道。

    “哦。”秦蓁点头,似是想到什么,“师父要这些药材做什么?”

    “奴婢也不知。”知茉接着道,“不过这些都是治外伤的。”

    “外伤?”秦蓁皱眉道,“北边之事还未解决?”

    “奴婢已将边关的密函放在您的书案上了。”知茉看着她道。

    秦蓁轻轻点头,而后便回了自个的屋子。

    等看过之后,起身便去了徐大夫那处。

    徐大夫看着她道,“有何奇怪的?”

    “师父,您去边关了?”秦蓁接着问道。

    “嗯。”徐大夫点头。

    “易容了?”秦蓁继续道。

    “嗯。”徐大夫挑眉,“倒是不笨。”

    秦蓁嘟囔道,“怪不得之前寻不到您。”

    “眼下,边关战事吃紧,我前去,也不过是帮个忙而已。”徐大夫接着道,“倒是你,可与那个子有来往?”

    “谁?”秦蓁并未反应过来。

    “就是那个傻子九。”徐大夫扬声道。

    秦蓁嘴角一撇,“上次徒儿随着太后去了清凉寺,见过一面,徒儿遇刺,也是他派人前来的。”

    “哦。”徐大夫若有所思道,“日后,莫要寻他去。”

    “为何?”秦蓁倒也觉得徐大夫似乎不愿意她与孟璟玄走得太近。

    “怕被拐走。”徐大夫直言道。

    “啥?”秦蓁嘴角一抽,诧异地看着徐大夫。

    “明儿个,你去一趟周家村。”徐大夫接着道,“我今夜便动身。”

    “师父您拿着这些药材怎么动身啊?”秦蓁扭头瞧着。

    “这不是有你跟这个丫头吗?”徐大夫道。

    “徒儿这便去忙活。”秦蓁无奈,便与知茉去了另一个药房。

    天黑之前,秦蓁这才出来,已是满头大汗。

    知茉也好不到哪里去,随即将眼前的一个布袋亲手交给了徐大夫。

    “这个多带些。”徐大夫手指着寄香跟前正在他的准备的糕点道,“还有水囊也都灌满了。”

    “师父,您要骑马去?”秦蓁瞧着他准备的西,问道。

    “嗯。”徐大夫接着道,“我来,也不过是瞧瞧你罢了。”

    秦蓁低声道,“师父,您为何要让我去一趟周家村?”

    “村长出事了,传来了书信,我不便过去,你去就成了。”徐大夫看着她道。

    “是。”秦蓁垂眸应道。

    周家村里头,她便想起了那个周,只是,村长到底出了何事呢?

    徐大夫也并未细,只是将村长留给的书信丢给她,便带着西走了。

    她目送着徐大夫离去,这才转身回了医馆。

    而后靠在躺椅上,看向知棋道,“你那处刻有周家村的消息?”

    “奴婢也是刚收到的。”知棋看着她道。

    “拿来瞧瞧。”秦蓁道。

    知棋连忙将密函递给她。

    秦蓁看过之后,眉头紧蹙,“还真是大事儿啊。”

    “大姐,这周家村里头为何总是怪事连连呢?”秦知棋不解道。

    “许是另有隐情。”秦蓁叹了口气,“师父为何会让我掺和此事儿呢?”

    “大姐,明儿个您可是直接过去?”知棋接着问道。

    “嗯。”秦蓁点头,“直接过去就是了。”

    题外话

    亲耐哒们,二更来了,三更要晚一点,十二点左右了,吼吼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