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 季氏被气晕(二更)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两日后,徐大夫当真如约上了山。

    秦蓁瞧着徐大夫半年不见,反倒壮实了不少。

    她愣了愣,接着道,“师父,您终于舍得回来了。”

    “臭丫头,我刚回来,你便打趣我。”徐大夫扬声道。

    秦蓁也只是笑了笑,接着道,“徒儿是在担心您呢。”

    徐大夫冷哼了一声,“还算你有良心。”

    “师父,徒儿是当真要回去了。”秦蓁看着他道。

    “好。”徐大夫原是要与老阁主道别的,不过得知他还未归,便与墨毓凡唠叨了几句。

    墨毓凡亲自送他二人下山,连带着知茉与知棋也跟着离去了。

    徐大夫瞧着秦蓁身后的知茉与知棋,笑了笑,“这两个丫头,当初我问那子讨要了,他硬是舍不得给我,反倒便宜了你。”

    秦蓁看着他,“师父要知茉与知棋做什么?”

    “看家啊。”徐大夫慢悠悠道,“我那后院可有不少珍贵药材呢。”

    秦蓁嘴角一抽,转眸看向知茉与知棋那不屑的眼神。

    徐大夫双手背与身后,仰头冷哼了一声,便继续往前走。

    等下山之后,秦蓁先随着徐大夫回了医馆。

    因寄香与茗香被送去了浣洗房,故而,后院许久不曾有人打扫,秦蓁走进去,满地的枯叶杂草,连晒的药也都彻底无用了。

    秦蓁入了屋子,里头布满了灰尘,她脸色一沉,转身看向知茉道,“你与知棋先去师父那处伺候着,等收拾妥当之后,便回去。”

    “是。”知茉垂眸应道。

    “师父那处,我明儿个便让寄香过来。”秦蓁沉声道。

    “大姐。”知棋与知茉在下山之后,便换了称呼。

    秦蓁接着道,“知棋,待会,你便将府上的事儿一五一十地禀报与我。”

    “是。”知棋点头应道。

    知茉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屋子,秦蓁也只是坐在软榻上,推开窗户,瞧着外头的景色,不知为何,心中却是气愤难平。

    对于她来,寄香与茗香也是她的亲人,这些年来,若非是她二人一直护着自己,她在秦家,便发地艰难。

    好不容易,江氏没了,不曾想,又来了一个季氏。

    她双眸失神,不知在想什么。

    直等到徐大夫站在窗外,盯着她瞧着。

    秦蓁这才回过神,正要起身,却被徐大夫拦下了,“你这丫头,我让你前去墨阁,你当真以为是让你在墨阁那样待着?”

    “徒儿明白,师父是想让徒儿入墨阁习。”秦蓁低声道。

    “哎。”徐大夫摇头道,“墨如霜的武功,比起你师父来,更适合你,你如今的武功,大可不必畏首畏尾了。”

    “是。”秦蓁也明白。

    “至于医术,这就不是一朝一夕的,也是要循序渐进的,你如今回了秦家,大可将那些你看不顺眼的当成药引不是?”徐大夫冷声道。

    “是。”秦蓁抬眸看着徐大夫,“师父,您怎得看出了徒儿的心思?”

    “这些年,你是如何过来的,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徐大夫继续道,“明儿个我便要出远门了,至于何时回来,我也不知,你只管做你的就是了。”

    “是。”秦蓁发现,自己如今除了答应,倒是什么也做不了。

    徐大夫盯着她,“我给你的那些西,你可都要收好了。”

    “是。”秦蓁乖顺地应道。

    徐大夫又唠叨了几句,便转身走了。

    等收拾妥当之后,秦蓁告别了徐大夫,便回去了。

    秦家。

    季氏正躺在软榻上,皱着眉头喝完了安胎药。

    一旁,秦玥正在着入宫的事儿。

    “贵妃娘娘当真这么的?”季氏看着她道。

    “是。”秦玥点头。

    “我知道了。”季氏捏着帕子擦着嘴角,斜睨了一眼秦玥道,“你如今也是秦家的嫡出姐了,日后,你也莫要心翼翼的。”

    “是。”秦玥在季氏这处也是一副唯命是从的模样。

    秦蓁若是瞧见秦玥这般,又想起自己在徐大夫跟前的模样,估计嘴角会抽搐地更厉害。

    秦玥看向她道,“母亲,大姐怕是要回来了。”

    “我知道了。”季氏并不放在心上。

    “她这半年不知去了何处。”秦玥不解。

    “哦。”季氏挑眉,接着道,“去了墨阁。”

    “墨阁?”秦玥诧异地看向季氏。

    “不错,是墨阁。”季氏挑眉道,“我也不曾想,她竟然有这般造化。”

    “那墨阁可不是轻易能进去的,她怎会?”秦玥心中发地嫉妒秦蓁了。

    季氏勾唇一笑,“你怕是不知道,江家与季家素有往来,这江家的二姐前些时日便回来了,她之前可是养在墨阁的,这无端端的被送回来,我也觉得奇怪,故而便书信过去,请母家的人去问了,这才知晓,她之所以被送回来,乃是秦蓁去了墨阁。”

    “可是,即便秦蓁去了墨阁,江二姐又为何会被送回来呢?”秦玥不解。

    “这就是秦蓁的手段了。”季氏接着道,“江二姐与墨阁的少阁主乃是表姐弟,二人也算是青梅竹马,而江家一直以为江二姐乃是未来的阁主夫人,如今被送回来,可想而知,这江二姐是被墨阁嫌弃了,可是,偏偏是秦蓁去了,才会如此,你当如何?”

    秦玥听着,心中也颇为不满,“这秦蓁当真是狐媚。”

    “我之前也是见过秦蓁的,远远地瞧着,也不过是个怯懦的丫头,不曾想,竟然还有这般魅惑手段。”季氏冷笑了一声。

    “母亲,待她回来之后,您可要好好地让她知晓,这秦家,到底谁了算?”秦玥看向季氏道。

    “那是自然。”季氏看着秦玥道,“江姨娘之所以没有成为续弦,乃是名不正言不顺,而我就不同了,可是明媒正娶的秦夫人,她难不成还能将我拽下来不成?我如今可还有秦家的骨肉。”

    见季氏突然提起了江氏,秦玥眼神一黯,转瞬间又恢复如初。

    季氏看着秦玥道,“你下去歇息吧。”

    “女儿告退。”秦玥起身,微微福身,便退下了。

    珠兰扶着秦玥,还有周妈妈在一旁跟着。

    “二姐,即便大姐回来,也有夫人担着呢。”周妈妈看着她道。

    “嗯。”秦玥点头,接着看向周妈妈道,“她何时回来?”

    “回来的话,最快也要明日了。”周妈妈算好了日子。

    “先回去吧。”秦玥不知为何,有些烦躁。

    还不等她会院子,便听到丫头前来禀报,是秦蓁回来了。

    “怎的这么快?”秦玥看向周妈妈道。

    “老奴也不知。”周妈妈也觉得诧异。

    “大姐不是一个人回来的。”珠兰看着她,“她身边还跟着两个丫头,听,气势逼人,许是从墨阁带回来的。”

    “墨阁带回来的?”秦玥一愣,“那岂不是?”

    “二姐,您莫要担心,反正与您无关,她如今回来,也不过是秦家的大姐,还不是要唤新夫人一声母亲?”周妈妈宽慰着她。

    秦玥轻轻地点头,深深地吸了口气,便回去了。

    居氏如今是以季氏马首是瞻,毕竟,季氏乃是新奇的大家族,宫中还有季贵妃撑着,破受皇上宠爱,居氏一心想要为自己的儿子谋前程,自然少不得攀附了。

    如今听秦蓁回来了,她连忙带着人兴冲冲地去了季氏那处。

    秦蓁回来,并未去老夫人那处请安,而是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的院子在程氏的旁边不远,她正好路过。

    不过如今却也是物是人非了,连带着外头候着婆子,也是一脸的得意。

    她路过时,那婆子也只是微微地福身,一副轻蔑的眼神。

    秦蓁挑眉,看向知茉道,“这婆子的眼睛有些问题。”

    “大姐,奴婢略懂医术,正好给她治治。”知茉着,缓缓地上前,站在那婆子跟前。

    “你算什么西?”那婆子瞧着面生的知茉,扬声道。

    知茉不苟言笑,只是指尖一探,不知怎的,那婆子便当即跪在了她的面前。

    知茉也只是拍了拍手,你婆子哀嚎连连,在地上疼地打滚。

    另一个婆子瞧着,吓得连忙跪在地上,“大姐。”

    秦蓁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直等到回了自己的院子。

    外头,被上了锁,却不知里头是何模样了。

    知棋见状,走上前去,只是轻轻一踹,那门被踹开了。

    “大姐,这院子里头怕是不能住了。”知棋进去,呛得很,皱着眉头看着她道。

    “那我便去新夫人的院子里头做客。”秦蓁转身,便又往回走了。

    季氏正在憩,听到外头的动静,连忙让人去瞧了。

    等来人禀报之后,她气的直接起身。

    “夫人,您可要注意身子啊。”一旁的连妈妈道。

    “她刚回来,便给我使脸色,算来,我也是她的母亲,她这是不将我放在眼里?”季氏嚷嚷着,顾不得身子,便就着连妈妈的手出了屋子。

    院门外,那婆子疼地满地打滚,那惨叫声不绝于耳。

    季氏瞧着,眉头一皱,接着道,“还不将那婆子的嘴封住了。”

    “是。”连妈妈连忙让两个力气大的婆子去办了。

    正巧,秦蓁走了过来。

    直接跨过那婆子,一步步地往里头。

    “你大胆。”连妈妈连忙上前拦住了她。

    秦蓁也只是冷冷地看着她,那眼神冰冷,透着杀气。

    连妈妈极少看见这样的眼神,除了府上的老爷之外,哪个妇人会有这般摄人的眼神。

    知茉与知棋站在秦蓁的身后。

    “大姐,这新夫人瞧着火气旺盛,不如让奴婢给新夫人瞧瞧如何?”知茉着,便要跃跃欲试。

    季氏一听,吓得向后退了半步。

    “你要做什么?”季氏紧张地看着她,“难不成,你要谋害我腹中的胎儿吗?”

    秦蓁笑了笑,“新夫人当真是好大的排场,我前来,不过是想问一问,我院子为何上了锁?”

    “你许久不在,前些日子,你院子里头又遭了贼,我是好心。”季氏被连妈妈扶着坐下,她强装镇定地道。

    秦蓁挑眉,又步步逼近,“哦,那我院子里头的人呢?”

    “自然是被分派到其他院子里头了。”季氏连忙道,“府上可不养闲人。”

    “闲人?”秦蓁冷笑了一声,“看来新夫人觉得我是闲人了。”

    “我的是那些丫头。”季氏反驳道。

    “可是我如今回来了,新夫人是不是该将人调回来了?”秦蓁着,已经坐在了她的面前。

    季氏瞧着眼前的秦蓁,不知为何,她年纪虽,却有一种迫人之气,让她不敢出声。

    “那些人都素日都是懒怠的,不如我给你调派一些勤快仔细的?”季氏看着她问道。

    “这可不成。”秦蓁挑眉,“那些都是我用惯了的,更何况,明儿个我要入宫,若是我今儿个睡不好,明儿个没了神,太后瞧见我这般憔悴,必定会问起缘由,难不成我要将我回来之后的事情都如实禀报了?”

    季氏一听,当即便恼了,“你院子里头的人,我都撵出府了,你若是都舀回来,怕是也不成了。”

    秦蓁慢悠悠道,“寄香与茗香呢?”

    “那两个差点害了我腹中的胎儿,我如何能容得?”季氏扬声道,“你若是想要她们,难不成,是你指使她二人对我不敬的?”

    秦蓁瞧着季氏反应倒快,随即道,“新夫人笑呢?”

    季氏瞧着有人进来,随即便换了语气,委屈地看着她道,“你刚回来,便这样待我,让我日后如何做人?算来,我也是你的继母,你不尊重我也便罢了,竟然打伤了我的人,如今又在这处逼迫我,你是当真连我腹中的胎儿也不顾了?”

    “你胡闹什么?”秦城正好进来,瞧见眼前的情形,当下便怒了。

    秦蓁扭头,便看见秦城怒气冲冲地过来。

    她也只是缓缓地起身,待秦城上前,还不等她什么,便瞧见秦城扬手便要一巴掌打过来。

    秦蓁静静地看着他,不知为何,秦城扬起的手掌他在半空中顿了顿。

    知茉连忙上前,接着道,“老爷,大姐前来,也不过是因,她回院子时,发现院子落锁了,这才过来询问的,奈何那外头的婆子压根不将大姐放在眼里头。”

    “你是谁?”秦城收起手掌,理了理衣袖,冷声道。

    “奴婢知茉,乃是墨阁中人,老阁主特意让奴婢伺候大姐。”知茉如实道。

    “奴婢知棋,见过老爷。”知棋也上前,微微福身。

    秦城瞧着眼前的两个丫头,心下一悸,而后道,“墨阁?”

    “正是。”知茉低声道。

    秦城敛眸,沉思了半晌,接着道,“你这半年,在墨阁?”

    “是。”秦蓁直言道,“父亲可觉得是女儿无理取闹了?”

    “你院子里头前些时日闹贼,你母亲又有喜了,担心你回来之后,院子里头不得安生,这才落锁了,如今你既然回来了,便让人开了便是,何必来闹腾她?”秦城上前,扶着季氏,斥责道。

    “父亲,女儿院子里头的人呢?”秦蓁看向秦城道。

    “人?”秦城接着道,“你院子里头的人,再让她们回来就是了。”

    “新夫人,都发卖了。”秦蓁挑眉,直视着秦城。

    秦城脸色一沉,转眸看向季氏道,“怎会发卖了?”

    “那闹贼之事,妾身觉得乃是院内之人监守自盗,不放心,才都发卖了。”季氏早准备好了辞。

    秦蓁勾唇一笑,接着道,“新夫人到底是有心了。”

    “你该唤一声母亲。”秦城低声道。

    秦蓁不以为然,“父亲,太后恩准女儿,若是有续弦,女儿不必唤母亲。”

    “何时恩准的?”秦城倒是不知。

    “若是父亲不信,大可去问太后。”秦蓁看向秦城道。

    秦城当然不敢去问,见秦蓁言之凿凿,故而便也应允了,“那你也不能一口一口新夫人叫着。”

    “那该叫什么?”秦蓁反问道,“叫姨娘?毕竟是继室,要不叫二夫人?”

    秦城见她离开半年,回来之后,连他都不放在眼里,扬声道,“难道你在墨阁的便是目无尊长?”

    “父亲,且不女儿离开半年之久,当初,祖母要续弦,女儿并无异议,这半年来,女儿也不曾过问过,如今好不容易回来,自个住的地被锁了,连母亲的院子也被糟蹋成这番模样,女儿还能什么?父亲可是觉得女儿做错了?若是父亲如此认为,那不妨明儿个随女儿一同入宫,请太后做主如何?”

    秦蓁掷地有声地开口。

    秦城瞧着秦蓁口口声声一个寻太后评理,他当即便恼了,扬声呵斥道,“难不成,你如今是被册封了?并非秦家人了?”

    秦蓁看着他道,“那在父亲的眼里,可还有女儿?”

    “你”秦城气得来回踱步,抬脚便将一旁的矮几给踹倒了。

    季氏被吓得一哆嗦,当即两眼一黑,便晕倒了过去。

    秦城一愣,连忙上前扶着她,转身看着秦蓁道,“还不进来给你母亲瞧瞧?”

    题外话

    亲耐哒,二更也来了,嘿嘿以后,都是十二点之前三更哦,嘿嘿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