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与沐世子的婚约(二更)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我这就去。”秦蓁回过神来,低声道。

    她先回了自己的院子,换了衣裳,才前去。

    老夫人正在等她。

    居氏也在。

    她看向秦蓁的时候,眸底闪过一抹得意之色。

    秦蓁倒也不在乎,只是看向老夫人时,微微福身,“蓁儿见过祖母。”

    “听你去了也一趟程家,怎的这么快便回来了?”老夫人低声道。

    秦蓁回道,“舅母身子不适,孙女瞧了一眼,便回来了。”

    “你今儿个去你母亲的院子了?”老夫人继续问道。

    秦蓁敛眸,“适才原是要早些来给祖母请安的,路过母亲院子时,瞧见一个黑影。”

    “黑影?”老夫人眉头紧蹙,倒是没有想到。

    秦蓁接着道,“孙女不知出了何事,以为是看花眼了,这便去进去瞧了瞧。”

    “可现什么?”老夫人担忧地问道。

    “没有。”秦蓁摇头道,“许是孙女真的晃眼了。”

    “无事便好。”老夫人沉默了好一会,“再过些时日,便是贤妃省亲的日子,加上我的寿辰,府上也需要人手,你二婶也算是操持过的,便让她帮忙吧。”

    秦蓁温声道,“祖母,孙女都安排妥当了,若是有地忙不过来,孙女自会劳烦二婶。”

    老夫人见秦蓁是不肯让步了,不知为何,却也默认了。

    居氏一愣,她这几日百般讨好老夫人,好不容易让老夫人松口,怎得这么快便变卦了。

    这丫头到底给老夫人下了什么**汤?

    老夫人在乎的并非是秦蓁,而是贤妃给她的那封书信。

    毕竟,这关乎到秦家往后的荣耀,她自然不能懈怠了。

    秦蓁虽然不知贤妃到底写了什么,可是,效果甚好,老夫人对居氏,当真是不会真的纵容了。

    居氏心中憋闷,却也不敢再反驳什么。

    秦蓁离开老夫人的院子,居氏连忙跟了过来。

    “蓁丫头,若是你有何地需要二婶的,尽管与二婶。”居氏在秦蓁这处,头一次这般服软。

    秦蓁看得出,居氏终究还是不想放手,可是,这秦家,倘若再交给居氏,迟早会毁在她的手里头。

    “我听二叔这次也会回来。”秦蓁看着居氏道,“不若,我到时候先与二叔?”

    居氏一听,面露尴尬,“罢了。”

    秦蓁也不理会居氏,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居氏目送着秦蓁离去,地愤愤难平了。

    “大姐,这二夫人当真是不死心。”寄香在一旁嘟囔道。

    秦蓁勾唇冷笑,“这些年了,终究是被捧惯了。”

    寄香在一旁道,“大姐,您为何要与老夫人提起那黑影的事儿?”

    “老夫人既然问我了,若是我不如实回答,她必定会觉得我有事隐瞒。”秦蓁叹口气,“若非姑婆的书信,老夫人哪里会这般纵容我呢?”

    “那黑影该怎么办?”寄香不解,“为何要去夫人的院子呢?”

    “自然是要找他们想要的了。”秦蓁冷声道。

    “夫人院子里头的也不过是一些陈设罢了,重要的都在大姐这处呢。”寄香也觉得奇怪。

    秦蓁并不多言,而是一步步地往前走。

    直等到回了自己的院子,还是觉得此事儿透着古怪。

    那黑影到底在找什么呢?

    难道与袁锦年所言的是一样的?

    看来,那人必定是江姨娘派来的。

    江氏的院子。

    秦玥还在被禁足,不能随意地走动。

    老夫人这些时日也不待见她,故而她也不再去老夫人那处讨嫌了。

    再过两日,她要进宫去见慧贵妃,此事儿也是与秦城过的。

    秦城虽然不知为何慧贵妃对秦玥格外的喜爱,可是,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慧贵妃出自林家,而秦家与林家向来不对付。

    如今,秦玥得了慧贵妃的喜爱,这其中难免不会有什么旁的心思。

    周妈妈匆忙地进了里间,与江姨娘附耳嘀咕了好一会子。

    “被现了?”江氏脸色一沉。

    “是。”周妈妈垂眸回道。

    江氏沉吟半晌道,“莫要再动手了。”

    “可是那西?”周妈妈看着她。

    “看来,这西我是找不到了。”江氏嗤笑道,“日后,你只管让玥儿去寻就是了。”

    “是。”周妈妈听出了江氏的弦外之音。

    秦玥如今显然是被蒙在鼓里头的。

    晚些的时候,秦蓁再次去了母亲的院子。

    寻了一整日,也是一无所获。

    为了不引起旁人的怀疑,她也只能无奈回了自己的院子。

    如此,便过了几日。

    赵家突然传来了信。

    “大姐,这瞧着不像是姑奶奶送来的。”茗香瞧着上头的标记,低声道。

    秦蓁拿过,待看过之后,双眸闪过诧异。

    看来师父倒是一早便料到了。

    “大姐,这是?”茗香好奇道。

    秦蓁淡淡道,“吕姐的。”

    “她?”寄香愣了愣,看着她,“吕姐怎会传来书信,难不成她要回吕家了?”

    “不是。”秦蓁摇头,“她是要让我去一趟赵家。”

    “这吕姐脾气古怪,虽是吕家的大姐,可是却偏偏的养在赵家,她反倒不争不抢的。”茗香嘟囔道。

    秦蓁笑了笑,看来,吕秀妍想要反击了。

    既然,她有这个心,秦蓁自然也不会置之不理啊。

    她回了信,却是给秦晚秋的。

    转眼,便到了秦蓁要去秦晚秋搭脉的日子。

    秦蓁原是要先进宫的,不过还是先去了赵家。

    毕竟,她还有事儿要问钟妈妈呢。

    秦蓁到了赵家,依旧是钟妈妈亲自前来相迎。

    这次,她并不似上次那般穿着一身白衣,坐着素日的那辆马车,而是坐着带有秦家标记的马车,锦绣华服,出现在了赵家。

    厮打眼一瞧,连忙笑脸相迎。

    秦蓁被扶着下了马车,径自入了侧门。

    “大姐。”钟妈妈笑着福身。

    秦蓁看向她,“钟妈妈,姑姑近来可好?”

    “好多了。”钟妈妈挂着笑回道。

    秦蓁也算是放心了。

    毕竟,姑姑最疼她,她自然也不希望姑姑出事。

    秦蓁跟着钟妈妈去了秦晚秋的院子。

    秦晚秋已经显怀了,如今正靠在软榻上,抬眸瞧见秦蓁时,温柔浅笑。

    她穿着一身绛色衣裙,绣着银色繁花,髻上插着玉簪,明眸善睐,温婉动人,岁月静好。

    秦蓁脸上也挂着明媚的笑容,走上前去,笑着开口,“姑姑。”

    “听你这几日折腾了你二婶。”秦晚秋不用去瞧,也能现象得到居氏那憋屈的脸。

    不知为何,总会忍不住地笑。

    秦蓁顺势给她搭脉,笑着道,“好好养着就是了。”

    秦晚秋也是暗暗地松了口气,如今她能相信的人不多,也只能指望秦蓁了。

    秦蓁坐在一旁,歪着头看着她隆起的腹。

    秦晚秋笑了笑,“你马上也要及笄了,嫂嫂还在的时候,便给你订了亲,算来,你也该出嫁了。”

    秦蓁自然不会忘记这件事儿,看着秦晚秋道,“蓁儿与父亲过了,不会嫁过去。”

    “你这丫头。”秦晚秋看得出来,她对沐家的那子,似乎不太满意。

    秦蓁接着道,“不过父亲那处”

    秦晚秋接着道,“秦家注重名声,自然不想做个言而无信的人。”

    “到时候我只能自己想法子了。”秦蓁直言道。

    “你能有何法子?”秦晚秋叹口气,“这婚姻大事,自古以来,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与沐世子乃是指腹为婚,婚书为证,除非沐家悔婚,否则,你只能嫁给他。”

    秦蓁敛眸,她当然明白,可是,想起前世的种种来,她怎能甘心?

    更何况,沐峰中意的可是秦玥。

    她勾唇冷笑,也只是有苦难言。

    秦晚秋不知她为何不满意沐峰,却也与她了此事儿的无奈。

    秦蓁当然明白,这个世界,就如此,不是吗?

    她不想坏了秦晚秋的好心情,故而道,“姑姑,过些时日便是祖母的寿辰,到时候姑婆省亲,你可是要回去?”

    “那是自然。”秦晚秋欣然应道。

    “姑父呢?”秦蓁来回看了一眼,“这次过来,难道也见不到了?”

    “他最近都不在。”秦晚秋苦笑道。

    秦蓁看得出,这位姑父的确很忙。

    秦晚秋与她了会子话,便让她自个去玩了。

    钟妈妈伺候秦晚秋憩,跟着秦蓁出来。

    “钟妈妈,我有事相问。”秦蓁看向钟妈妈道。

    “大姐,但无妨。”钟妈妈低声道。

    秦蓁接着道,“母亲去之前,可有什么异常举动,或者是与您过什么?”

    “倒是叫老奴回去过一次。”钟妈妈看着她道,“也只是叮嘱了一些您的事情。”

    “我?”秦蓁他睁大双眸,看着她。

    “是。”钟妈妈垂眸回道,“是夫人的嫁妆,定然要让老奴给您护着,还有便是,您这处若是有何难处,尽管去程家。”

    “回程家找谁呢?”秦蓁接着问道。

    “哦,对了。”钟妈妈似是想到了什么,而后便转身出去,没一会拿来一个荷包递给她,“这是夫人让老奴交给您的。”

    “钟妈妈为何不早给我?”秦蓁看着她道。

    “夫人,若是大姐来问老奴的话,便让老奴给您,若不问,便不用了。”钟妈妈无奈道。

    秦蓁盯着那荷包,抬眸看向钟妈妈,“可还有吗?”

    “没了。”钟妈妈叹着气,“夫人这辈子,过于操心,许多事情也都是身不由己。”

    “母亲可是自愿嫁去秦家的?”秦蓁突然问道。

    “这”钟妈妈不知该如何起,要自愿,却也是不愿的,可要不愿,却也是无可奈何的。

    只不过,瞧着秦蓁这样,又想起了夫人给大姐寻的夫君,又记得大姐对那门亲事的反对,便也没什么。

    秦蓁见钟妈妈欲言又止,便也不什么了。

    她收起荷包,便让钟妈妈去忙了。

    这次,跟着秦蓁前来的乃是茗香。

    茗香看着她,“大姐,现在去哪?”

    “去找吕姐。”秦蓁低声道。

    “奴婢打听过了,吕姐还是回了原先的院子。”茗香看着她,“赵老夫人还来不及将她带过去。”

    “不妨事儿。”秦蓁着,已经出了秦晚秋的院子。

    等她到了吕秀妍原先住着的院子,便瞧见吕秀妍正站在院子里头,仰头不知在瞧什么。

    她走上前去,看了一眼四周。

    “没人伺候你吗?”秦蓁直接问道。

    “被我打了。”吕秀妍收回视线,转眸看着她。

    秦蓁笑了笑,“果然是装的。”

    吕秀妍勾唇一笑,“不然,早被吃了。”

    秦蓁随着她进了屋子,二人相继落座。

    吕秀妍看着她道,“我要回吕家。”

    “你要嫁去林家?”秦蓁接着问道。

    “嗯。”吕秀妍点头。

    “你见过林家的公子?”秦蓁想着,她为何突然有了这样的打算。

    “其实,原先我装疯卖傻,委曲求,也不过是想要一个安身罢了,可是,天不从人愿。”吕秀妍苦笑了一声。

    “吕家有你牵挂的人。”秦蓁低声道。

    “母亲当年为了护我,才将我送来赵家的,而且,林家的亲事也是她为我选的,不过是想要给我一个安身立命之地。”吕秀妍看着她,“有人不想让我回去,我便不回去,可是,她却不肯放过母亲。”

    秦蓁明白了,吕秀妍想要回吕家,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吕秀妍看着秦蓁道,“你与我也是缘分不是吗?”

    秦蓁点头,而后道,“你想怎么做?”

    “吕家一直我疯了。”吕秀妍接着道,“你我如何回去?”

    “让我送你回去?”秦蓁接着问道。

    “你有这个事?”吕秀妍低声道。

    “难道是想吕家人亲自来接你?”秦蓁反应过来了。

    “不错。”吕秀妍点头,而后道,“不过,要你出面才可。”

    “林家,你真的要嫁过去?”秦蓁有些不确定。

    毕竟,这些年来,秦家与林家不和,乃是众人皆知的。

    吕秀妍沉默了良久,看着她,“你呢?我听你也是指腹为婚,你甘心嫁过去?”

    “看来”秦蓁似是明白了。

    吕秀妍笑了笑,“若非这个,我如何能回去?”

    “我帮你。”秦蓁爽快地答应了。

    二人便商议了一番,秦蓁这才回去。

    秦晚秋得知她见了吕秀妍,眉头紧蹙,“你何必招惹这些呢?”

    秦蓁接着道,“不过是想着上次遇上她,瞧着她有些可怜,这才过去瞧瞧。”

    “哎。”秦晚秋重重地叹气,“你与她莫要牵扯的好。”

    “姑姑放心就是了。”秦蓁笑着回道。

    秦蓁便留在了赵家。

    翌日,秦蓁原是要去赵老夫人那处请安的。

    不过刚到了赵老夫人的院子内,却瞧见吕秀妍突然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秦蓁一愣,她手中握着剪刀,朝着自己的手臂刺了过来。

    “大姐当心。”茗香眼疾手快,将秦蓁挡在了身后。

    吕秀妍恶狠狠地看着她,“我杀了你。”

    好在一旁的婆子冲了过来,将吕秀妍制服了,这才没有真的见血。

    赵老夫人听到动静,被扶着出来,当瞧见眼前的情形时,连忙喝道,“将她放出来做什么?还不赶紧关起来。”

    秦蓁呆愣在原地,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已经有人去秦晚秋那处禀报了。

    秦晚秋也顾不得身子笨重,被钟妈妈搀扶着赶了过来。

    “老夫人,这吕家的姐一直待在赵家也不是事儿啊,毕竟,媳妇儿如今有孕在身,万一冲撞了呢?”秦晚秋是不喜欢吕秀妍的,毕竟,她整日疯疯癫癫也就算了,今儿个竟然差点伤了秦蓁。

    秦蓁似是受到了惊吓,只是一个劲儿地抖动着。

    赵老夫人瞧着秦蓁这般,也甚是担心,皱着眉头道,“她一直待在后头的院子里,不曾出来过,今儿个也不知怎的了。”

    秦蓁直接扑在了秦晚秋的怀里,嘤嘤地抽泣着。

    赵老夫人生怕此事儿传到太后耳朵里头,故而宽慰了秦蓁几句,便让人去吕家传话了。

    秦蓁跟着秦晚秋回了院子。

    秦晚秋看着她,“别装了。”

    秦蓁吸了吸鼻子,抬眸冲着秦晚秋咧嘴一笑,撒娇道,“姑姑。”

    “都了,她的事儿你莫要招惹。”秦晚秋厉声道。

    “我是担心您的身子,才会如此的。”秦蓁接着道,“姑姑难道不知,这吕姐与林家公子早有婚约,她一直待在赵家,万一林家来要人呢?”

    秦晚秋思忖了半晌,毕竟秦家与林家不和已久,若是林家因此闹起来,到底也不好看。

    毕竟,慧贵妃出自林家,姑姑如今也在宫里头呢。

    如此一想,秦晚秋也只能作罢,任由着秦蓁了。

    赵老夫人因今日之事,训斥了吕秀妍一番,而后便派人去吕家了。

    吕家那处只,吕秀妍随赵老夫人处置。

    可是赵老夫人可不想这个时候闹出什么事儿来,毕竟,这吕秀妍伤了秦蓁,若是秦蓁计较起来,闹到太后那处

    赵老夫人难免头疼,忧虑不已。

    秦蓁便在赵家待了两日,就匆匆离开了。

    赵老夫人在她临行前,宽慰了她几句,言下之意是,莫要将此事儿与太后提起。

    题外话

    :啦啦啦,这吕姐也是一个逆袭的吗?

    作者君:嗯嗯,要不要一起合作?

    :挺好,哈哈

    亲耐哒们,二更完了,会有三更哦,嘿嘿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