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 她容易吗?(一更)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怎么了?”秦蓁看着她。

    “我们回去吧。”程嫊着,便拽着秦蓁走了。

    秦蓁看着程嫊低着头,神情略显慌张,她也只是跟着,走了好一会,出了园子,程嫊才松开她。

    “表姐,望山亭里头的是谁?”秦蓁明知故问。

    程嫊双颊泛红,不过眼神黯淡,“是袁表哥。”

    “哦。”秦蓁了然道,低头看她,“表姐很热吗?”

    “啊?”程嫊连忙捂着双颊,“许是适才走得着急。”

    “原来他便是袁表哥啊。”秦蓁慢悠悠道,“表姐不是他一直待在前头吗?怎会出现在这呢?”

    “我也不知。”程嫊眼神躲闪,生怕再碰上他,故而道,“表妹,我们回去吧。”

    “也好。”秦蓁欣然应道。

    等回了程嫊的院子,秦蓁这才看向她,“表姐,您若是累了,便先歇息会。”

    “嗯。”程嫊歉意地看着她,“倒是怠慢了。”

    “表姐客气了。”秦蓁起身道,“我随便走走就是了。”

    “好。”程嫊勉强露出一抹笑容。

    秦蓁看得出,程嫊是有意躲着袁锦年的。

    她从程嫊的院子出来,也只是随意走着。

    茗香跟在她的身后,“大姐,奴婢听了那表公子的事儿。”

    “嗯。”秦蓁闷闷道。

    “表公子隐藏的还真深,毕竟,舅夫人也是他的亲人,他为何不肯相救呢?”茗香不解。

    秦蓁也不知这其中到底是何缘故,不过,旁人的事情,她知道这么多做什么?

    不知从何时起,她似乎不想去关心别人的事儿了。

    好像是上次师父提点之后。

    秦蓁看了一眼她,寻了一处纳凉的花架下坐着。

    没一会,便有丫头捧着托盘过来,奉上茶点之后便退下了。

    秦蓁也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这才看向茗香,“舅母所得并非顽疾,也不知晓他可看出一二来了?”

    只不过想起前世,舅母过些时日便是大限,她也得想想,这里头是否还有旁的缘故?

    秦蓁在怔愣地时候,身后突然多了一个人。

    她猛地抬头,对上那双眸子,黑沉明亮,却透着一股她看不透的幽暗。

    她沉默了一会,才起身,“我该走了。”

    袁锦年是特意在园子里头等她的,见她被程嫊拽走,无奈之下,只能跟着过来了。

    “你不想听我解释?”袁锦年主动开口。

    “与我何干?”秦蓁反问道。

    袁锦年愣在原地,蓦地有些恼怒。

    秦蓁能感觉得到出他压抑着的怒火,莫名地向后退了几步。

    “你在程家这些年了,不显山不露水的,当真无人知晓你的事?”秦蓁盯着他。

    “不是与你无关吗?”袁锦年反驳道。

    秦蓁嘴角一撇,“舅母与我有关。”

    袁锦年盯着她半晌,不知为何,突然笑了。

    秦蓁只觉得他有病,转身便要走。

    袁锦年却收敛了笑容,大步上前,便站在了她的面前。

    秦蓁仰头看他,四目相对,他目光沉静,并未有让开之意。

    茗香见状,便要上前。

    远处,却突然来人了。

    袁锦年侧身,朝着花架另一头看去。

    秦蓁眨了眨眼,看着那人慢悠悠地过来,而后又看向袁锦年,“原来你也知道避嫌啊。”

    袁锦年并不理会她,只是自顾地盯着眼前的花瞧着。

    秦蓁顿觉好笑,难不成他要对着那花自怨自艾?亦或者是吟诗一?

    在她胡思乱想时,那人已经过来了。

    “表姐。”眼前的女子乃是程沁,程家的二姐。

    “原来是表妹啊。”秦蓁与程沁来往甚少,犹记得这些年来,也不过寥寥数面,如今仔细瞧着,这模样儿是地俏丽了。

    比起程嫊的娴静来,程沁多了几分的活泼,可是这活泼之下是何心思,怕是只有她知道了。

    秦蓁却现,程沁的眼神看着她,余光却似有若无地瞟向一旁的袁锦年。

    她眸底划过一抹狡黠,轻咳了几声,“表妹若是无事,我便先回去了。”

    “好。”程沁巴不得秦蓁离开呢。

    秦蓁无奈,转身便走了。

    程沁目送着秦蓁离去,有些扭捏地瞟向袁锦年。

    袁锦年却在此时面色一沉,直接走了。

    程沁愣在原地,尴尬不已。

    秦蓁直等到瞧不见程沁时,躲在一旁的长廊下弯腰笑着。

    茗香瞧着她如此,忍不住地提醒道,“大姐,如今可是在程家,您也要注意一些才是。”

    “太好笑了。”秦蓁摆手,笑个不停。

    只是还不等她笑完,有人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秦蓁一愣,仰头便瞧见袁锦年那张阴沉的脸,她转身,强忍着笑意,好半晌,才压下去。

    “很好笑吗?”袁锦年冷冷启唇。

    秦蓁单手撑着廊柱,看着前,嘟囔道,“大师兄这样过来,二表妹怕是要误会了。”

    “误会?”袁锦年的声音变得地低沉,往前一步。

    秦蓁只觉得身后传来无形的压迫感,缓缓地扭头,便瞧见袁锦年已经靠近了。

    她轻咳了几声,不服气道,“难道不是?”

    袁锦年的脸依旧黑沉着,只是这样冷冷地盯着她。

    秦蓁觉得头皮麻,半晌之后,才避开那幽暗的目光。

    茗香也被袁锦年突然散的冰冷气息震慑住了,一时不敢上前。

    秦蓁知晓袁锦年是当真生气了,故而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你开的子,不过是治标不治。”袁锦年淡淡道,“那不过是表象。”

    “嗯?”秦蓁正色道。

    “你当真以为我会见死不救?”袁锦年理了理衣袖,接着坐下。

    秦蓁也不再玩笑,只是靠在柱子上,等着他开口。

    袁锦年淡淡道,“这程家,远比你看到的复杂。”

    “都复杂。”秦蓁觉得,没有不省心的。

    袁锦年斜睨了她一眼,便不话了。

    秦蓁等了半天,将他不开口,她失去了耐心,“吧,找我做什么?”

    “难道不是你有求于我?”袁锦年反问道。

    “我求你?”秦蓁觉得好笑。

    袁锦年自袖中抽出一封书信,丢给她之后,便走了。

    秦蓁低头看着,只觉得那字迹有些熟悉,待展开看过之后,陷入了沉思。

    “大姐,您怎么了?”茗香见她久未回神,轻声唤道。

    秦蓁深吸了口气,接着道,“与舅母一声,我该回去了。”

    “啊?”茗香未料到,竟然这么快便要走,不是要多待几日吗?

    “没必要留在这了。”秦蓁罢,便径自去了大舅母袁氏的院子。

    袁氏正吃了药,听她要回去,也只是问了几句,便答应了。

    程嫊得知她便这样走了,多少有些不舍。

    秦蓁也只是客套了几句,便带着茗香一同离开了。

    “大姐,回府吗?”茗香低声道。

    “不,回医馆。”秦蓁冷声道。

    “是。”茗香点头应道,便吩咐车夫赶车。

    半个时辰之后,秦蓁回到了医馆。

    下了马车,直奔后院。

    袁锦年正悠哉哉地坐在院子里头品茶。

    她走了过去,径自坐在他的对面。

    “江姨娘是怎么知晓你的?”秦蓁开门见山地问道。

    “她不过是枚棋子罢了。”袁锦年看着她道,“我待在程家,也只是为了一样西。”

    “嗯?”秦蓁愣了愣,“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难道你不想知道,江姨娘想要在秦家得到什么吗?”袁锦年反问道。

    秦蓁陷入了沉思,对此,她不知晓该不该知道,一则,她不想再像前世那般,被掣肘,被牵着鼻子走,可是,她却明白,一旦清楚了,许多事情,便变得不一样了。

    她也许,还是会被当成棋子,任人摆布,亦或者是,从这迷局中跳出来。

    前世,袁锦年与她并无交集,哪怕是后来,她嫁给沐峰之后,也是如此,可是这一世,为何会

    秦蓁看着他,“若我与你并非是师兄妹,你可会与我坦白?”

    “若你不过是个怯懦的秦家姐,我何必徒劳呢?”袁锦年倒也实在。

    秦蓁勾唇一笑,是啊,前世她被江氏跟秦玥牢牢地捏在手里头,对于袁锦年来,她也不过是江氏手里头的棋子罢了,他何必在一个任人摆布的棋子身上花费没必要的力气呢。

    “大舅母的身子又是如何?”秦蓁继续问道。

    “你母亲为何会嫁去秦家?”袁锦年再次地问道。

    “程家如今,并无长辈。”秦蓁直言道,“我怎知?”

    “师妹,若非你还有些机灵劲儿,我怕是不会多看你几眼。”袁锦年忍不住地道。

    秦蓁冷哼了一声,他所言坦白,却也句句扎心。

    她怎么了?

    可知,她能走到这一步着实不容易了。

    秦蓁看得出,袁锦年是个极有野心的人,前世,他不知所踪,也许是在她故去之后,才厚积薄的吧。

    可惜,前世她是没有看到。

    这一世,她倒要瞧瞧,袁锦年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难不成,我要感谢你能高看我几眼?”秦蓁不屑道。

    袁锦年接着道,“江氏身上所中之毒,想来你也知道的,而这世上能够解此毒的,除了师父之外,便是我了。”

    “嗯,我如今也能。”秦蓁补充道。

    袁锦年无奈地叹气,而后道,“你难道不该好奇江氏的目的?”

    “她想要得偿所愿,怕是不成了。”秦蓁继续道,“中毒太深,无药可解,不过是苟延残喘。”

    “她背后的人呢?”袁锦年冷声道。

    “那人想要的西,秦家谁知道?历代家主吗?还是隐藏在秦家的人?”

    反正秦蓁不知道。

    也许

    她忽然恍然道,“难不成,谜题在我这?”

    袁锦年再次地叹气,“你总算反应过来了。”

    “那她”秦蓁倒是想起了,前世的种种来。

    怪不得,秦玥会一直不停地想要从她这处收敛西,她母亲的嫁妆

    是了,西应当不在秦家,而是在母亲的嫁妆上。

    “秦家的西,为何会在母亲那处呢?”秦蓁暗自思忖着。

    袁锦年并未打扰她,而是在一旁轻呷了一口茶。

    茗香站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

    好半晌,秦蓁才回过神来,神色凝重,“那你留在程家,也是为了得到程家的西?”

    “嗯。”袁锦年坦然道。

    “可是,表姐是无辜的。”秦蓁直言道。

    “我不曾与她表露过什么。”袁锦年继续道,“看来是你误会了。”

    “难道不是表姐?”

    她合起双眸,想着前世,似乎听到这个消息,也是程家传出来的,到底是谁与她的呢?

    袁锦年后来不见了,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可是,他为何要与她呢?

    秦蓁盯着他,“你想跟我合作?”

    “不算太笨。”袁锦年挑眉,勾唇道。

    秦蓁敛眸,“师父过,让我离你远些。”

    袁锦年了然,“嗯。”

    秦蓁抿唇,过了好半晌才开口,“让我想想吧。”

    “好。”袁锦年并不想强迫她,而是起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秦蓁依旧坐在院子里头,想了又想,到最后,着实有些头疼,索性离开了医馆。

    不过出去之后,才现天色已暗。

    “大姐,如今要回府,还是能赶上的。”茗香心地提醒。

    “不了。”秦蓁折回,回了自个的屋子。

    茗香也不打扰,只是在一旁候着。

    看来,她要回去之后,将母亲留下的嫁妆都仔细地看一遍才是。

    还有钟妈妈,也应当请回来仔细地问一问了,比如母亲弥留之际,可留下什么话?

    翌日。

    秦蓁浅眠,天未亮便起身了。

    茗香见她眼底有乌青,叹气道,“大姐,徐大夫不在,您就不要这么逞强了。”

    “准备准备,回府。”秦蓁淡淡道。

    “是。”茗香应道,便去准备了。

    一盏茶之后,秦蓁便坐着马车回秦家了。

    这几日,秦蓁倒是回来的勤快。

    寄香见她回来,也是惊讶不已。

    茗香冲着她递了个眼色,二人便跟着秦蓁去了书房。

    秦蓁找出母亲嫁妆的清单,而后直接去了库房逐一地过目。

    这库房内,除了茗香跟寄香之外,再无旁人进来。

    如此便过了一日。

    直等到子时,外头传来打更声,寄香看着她道,“大姐,您一整日都不曾进食了,还是先去歇息吧。”

    秦蓁抬眸看着她,“清单上的西可都在这?”

    “是。”寄香点头道。

    “我知道了。”秦蓁点头,想着母亲的院子,如今还空着呢。

    “母亲的院子,可有人进去过?”秦蓁合起清单,缓缓地出了库房。

    “除了每日洒扫的婆子,便没有人去过。”寄香看着她道,“上次兰香之事后,没人敢进去了。”

    秦蓁轻轻点头,“不早了,早些歇息吧,明儿个我过去。”

    “是。”寄香也只是恭敬地应道。

    这一夜,秦蓁辗转反侧,天未亮,她便起身了。

    茗香见状,蹙眉道,“大姐,您这样下去,这身子怕是吃不消。”

    “不妨事儿。”秦蓁难免有些着急。

    她出了自个的院子,便要赶去母亲的院子,好在就在隔壁。

    只是她刚到了院门口,便瞧见一个黑影闪过。

    秦蓁一愣,便追了过去,不过还是不见了踪影。

    她站在原地,来回看了许久之后,才转身回去。

    快步地进了院子,却不见守夜的婆子。

    “去将人找出来。”秦蓁沉声道。

    “是。”寄香应道,便亲自去找了。

    没一会,便瞧见一个婆子醉醺醺地被拎了过来。

    “泼醒了。”秦蓁脸色更冷了。

    “是。”寄香转身,打了一盆冰凉的井水,直接泼向了那醉酒的婆子。

    婆子一个激灵,当下便醒了。

    原要破口大骂,当瞧见是秦蓁时,吓得一个哆嗦,连忙跪在了地上。

    “大姐。”婆子低着头。

    秦蓁看着她,“三年孝期还未过,这院子虽然空着,却也是秦夫人原先住着的院子,你便这般懈怠?”

    “昨夜着实太冷了,老奴这才而且,这几日晚上都不安静。”那守夜的婆子哆哆嗦嗦道。

    “不安静?”秦蓁双眸眯起,“这是何意?”

    “这几日,半夜的时候,老奴总是会瞧见夫人的屋子里头亮着,可是等老奴赶过去瞧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守夜的婆子抬眸惊恐地道。

    秦蓁一听,沉默了良久,“今日之事,便责罚你半月的月银。”

    “多谢大姐。”守夜的婆子看着她,“大姐,老奴并非懈怠,着实是这几日真的太难不成夫人还在?”

    秦蓁沉声道,“你莫要胡言乱语。”

    “老奴不敢。”守夜婆子便被带了下去。

    茗香看着她,“大姐,可还是要进去?”

    “嗯。”秦蓁点头。

    等到了里间,秦蓁也只是静静地坐在素日坐着的软榻上。

    她斜靠在一旁,想着与母亲相处的点点滴滴,不敢放过任何的细节。

    过了好一会子,才睁开双眼,似乎并无不妥啊。

    看来,这几日的确有人偷偷地潜入屋子,是在找西,到底是什么呢?

    袁锦年那处,她到底该不该合作呢?

    正在秦蓁愣神时,寄香回来了。

    “大姐,老夫人叫您过去。”

    题外话

    :啊啊啊,感觉蓁蓁前世过得好糊涂。

    作者君:哈哈,就是个傻。

    :你这么蓁蓁,会被揍的。

    作者君:拍着胸脯,绝对不会。

    蓁蓁:我的鞭子已准备好

    作者君:我去码字了

    亲耐哒们,二更三更一起上传哦,嘿嘿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