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 以证清白(一更)

作者:柠檬笑 作品:重生悍妇 本站永久域名 http://www.shenyele.com
    掌柜的给二人安排了客房。

    秦蓁与徐大夫用了一些吃食,便各自歇息去了。

    不知为何,秦蓁脑海里头反反复复回荡着徐大夫白日的那句话。

    半夜的时候,外头突然有了动静,秦蓁机敏地起身,轻手轻脚地下了床榻,等站在门口时,仔细地听着。

    “你可看清楚了?”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不会错。”另一个人回道。

    “那就成了。”那人冷哼一声。

    秦蓁听着那两个人的脚步声是往她这处来的,她连忙握着手中的匕首,等着那两人闯入。

    只是那两人却过她的客房,朝着徐大夫的客房走去。

    秦蓁暗叫不妙,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没一会这,便听到接连的闷哼声,伺候再未听到响动。

    秦蓁这才推开门,便瞧见外头空无一人。

    她怔愣了片刻,便听见了徐大夫的轻咳声。

    秦蓁走了进去,“师父。”

    “不过是两个贼罢了。”徐大夫满不在乎道,“你这丫头,怎得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没什么。”秦蓁冲着徐大夫露出一抹浅笑,“师父无碍便好。”

    “嗯。”徐大夫知晓她若是想要与他,自然会如实相告的。

    秦蓁回了自己的客房,深吸了口气,便去歇息了。

    不知为何,反倒睡得踏实了。

    翌日。

    秦蓁随着徐大夫在镇子上转悠了一圈。

    “这是怎么了?”徐大夫瞧着她神情恹恹的。

    “师父,您来这镇子就是玩乐的?”秦蓁仰头看他。

    徐大夫挑眉,“难不成每次出来,都是办事儿的?”

    秦蓁靠在一旁的大树上,百无聊赖。

    “我不过是个走郎中。”徐大夫敲了敲烟锅子,斜睨了一眼她。

    秦蓁只觉得这一趟着实有些古怪,毕竟,那晚两个人到底去了何处?

    听着那动静,也不像是逃走了,像是被直接带走了。

    秦蓁也不知为何,开始猜测起师父的身份了,他难道仅仅只是走郎中吗?

    能够让太后那般纵容的,皇上忌惮之人,怎会是一个普通人呢?

    秦蓁看向徐大夫,倒也看不出什么不同来。

    徐大夫朝着她一脸的茫然,爽朗一笑,“走。”

    “去哪?”秦蓁一愣,连忙问道。

    “你不是想要看热闹吗?”徐大夫看着她道。

    秦蓁双眼一亮,笑吟吟地跟着徐大夫往前走。

    徐大夫带着她进了一个巷子,到了最里头,却瞧见了一个赌坊。

    秦蓁仰头一瞧,而后看向徐大夫,“师父,你的热闹就是这个?”

    “不然呢?”徐大夫将烟锅子别在腰间,作势要进去。

    秦蓁嘴角一撇,不情愿地跟着进去了。

    这赌坊外头瞧着不大,可是却内有乾坤,花样百出,人满为患。

    她背着药箱,跟在徐大夫身后,宛如一个丫头。

    好在她蒙着面纱,穿着普通,故而旁人也并未多看她一眼。

    只不过打量着徐大夫时,那脸色有些惧怕。

    秦蓁愣了愣,不过是个走郎中,难不成还能是圣手不成?

    徐大夫双眸泛着明光,一副大干一场的架势。

    等行至跟前时,赌坊的人正在摇骰子。

    “买大买。”那人扬声道。

    当瞧见徐大夫时,那摇骰子的手莫名地抖动了一下。

    秦蓁瞧着,凑了过去,“师父,押什么?”

    “随便。”徐大夫低声道。

    秦蓁打算凑个热闹,故而拿出一个银锭子,随手放在了大上面。

    眼前摇骰子的,深吸一口气,连忙用力摇了起来。

    徐大夫也只是随意看着,待那人放下,揭开之后。

    “大!”

    秦蓁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

    徐大夫转眸看向秦蓁,“可觉得无聊?”

    “不无聊。”秦蓁还从未来过赌坊呢。

    前世的自己,循规蹈矩,自然不会来这等污秽之地。

    如今瞧着,反倒甚是有趣。

    原来,这赌坊竟然如此新奇。

    她玩得正兴,不论押什么,都赢。

    可是渐渐地,秦蓁便发现了,这赌坊内的吵闹声也渐渐地消失了,待她反应过来时,这赌坊内也只剩下面前摇骰子的,还有她跟师父。

    秦蓁看向徐大夫,“这是怎么了?”

    “徐大夫,算我求您了。”那人连忙丢下骰子,一个劲儿地告饶。

    徐大夫挑眉,“你继续啊。”

    “这位姑娘,这赌坊也是买卖,可不敢如此折腾啊。”那人一脸乞求地看着秦蓁。

    秦蓁眨了眨眼,看向徐大夫,“师父,这是咋了?”

    “哦。”徐大夫漫不经心道,“这赌坊上次被我赢回来了,而后我瞧不上,便又闹腾出去了。”

    “啥?”秦蓁诧然。

    秦蓁接着便瞧见有人来不及抹额头的汗,匆忙地赶了过来。

    “徐大夫。”那人连忙拱手道。

    徐大夫慢悠悠道,“这赌坊是开无趣了。”

    “徐大夫请随我来。”那人显然是这赌坊的掌柜的。

    “不了。”徐大夫缓缓地坐下,“听你们少家回来了?”

    “这?”掌柜的一听,只是心地看着他,“可是有何不妥?”

    “前几日,我刚进镇子,半夜便遇到了两个贼。”徐大夫不紧不慢道。

    “这”掌柜的连忙拱手道,“让徐大夫受惊了,您放心,的这便去查。”

    “不了。”徐大夫起身道,“我不过是来瞧瞧那臭子,既然他不想见我,我也不自讨无趣。”

    他罢,看向秦蓁道,“她是我的徒儿,日后,若是她过来,你只管照看着。”

    “一定一定。”掌柜的赶忙朝着秦蓁作揖。

    秦蓁微微颔首,倒是没有想到师父竟然还有这能耐。

    她一脸新奇地跟着出来,看向徐大夫,“师父,您当真是个普通的走郎中?”

    “不然呢?”徐大夫反问道。

    “可是”秦蓁扭头看向那赌坊,而后道,“能将赌坊开到这地,想来这背后的少家并不简单吧。”

    “你想见见?”徐大夫接着道。

    “他连您都不见。”秦蓁嘴角一撇,“看来很是怕您啊。”

    “哎。”徐大夫直摇头,“都这些年了,还是没有长进。”

    秦蓁瞧着徐大夫如此,也只能在一旁佯装没有听到。

    等回了客栈,秦蓁想着来了这镇子也有五日了,也该回去了。

    徐大夫瞧出了她的心思,算来,她也该入宫去了,故而便带着她回了京城。

    当夜,秦蓁回到医馆之后,便好好地歇息了一晚。

    寄香回去了,换了茗香过来。

    茗香一早便准备好了她的衣裳,连早饭都送去了徐大夫那处,如今正等着服侍她穿戴洗漱。

    秦蓁迷蒙中被拽了起来,待她彻底清醒的时候,已经穿戴妥当,坐在了桌前。

    眼前的早饭已经摆好,不过都不是她爱吃的,却都是极有营养的。

    秦蓁抬眸扫了一眼茗香,接着道,“这些能吃?”

    “大姐,奴婢知晓寄香纵着您,可是这些可都是徐大夫叮嘱过的。”茗香着,在一旁给她布菜。

    “那师父为何不自己用?”秦蓁嘟囔道。

    “徐大夫已经用过早饭了,出门去了,这两日不回来。”茗香着,将一封书信递给她。

    秦蓁拿过,看罢之后,重重地叹了口气。

    等她用过早饭,做好徐大夫交代她的的事儿,才入宫去了。

    贤妃特意打听了秦晚秋在赵家的情形,而后道,“她安心养胎便是。”

    “姑婆,您呢?”秦蓁看着她道。

    “我虽子嗣艰难,却也还是有一位公主的。”贤妃已接受了这个现实。

    秦蓁却在想着林家公子的事儿。

    也许师父的对,她自个的事儿都忙不过来,何必去操心旁人呢?

    而且,吕秀妍显然是在自暴自弃,但凡她有一丝的上心,也不会像上一世那般了。

    不过,想起吕秀妍如今的处境,与自己前世快病死时有何不同?

    只可惜,前世的她,太过于相信不该相信的人,才会导致那般凄惨的下场。

    这一世,她还是会选择相信,却不像前世那般,是非不分了。

    秦蓁看向贤妃道,“姑婆,也许以后会有呢。”

    “你莫要安慰我了。”贤妃勾唇一笑,而后道,“前几日皇上在我跟前提起过你。”

    “皇上?”秦蓁挑眉,却也不知是何事。

    “季贵妃的事儿。”贤妃接着道,“你能迎刃而解,知进退。”

    秦蓁敛眸道,“上次之事,反倒让蓁儿有些不甘进宫了。”

    “日后若是谁还敢唤你,你只管搬我出来就是了。”贤妃倒是很护着她。

    秦蓁连忙点头,瞧着时候不早了,“蓁儿去见太后了。”

    “去吧。”贤妃并未留她。

    待秦蓁离去之后,贤妃转眸看向身旁的嬷嬷,“如今,秦家也只能指望她了。”

    “毕竟,秦姐乃是徐大夫收的唯一的徒弟。”那嬷嬷道。

    贤妃点头,颇有些得意。

    秦蓁出了贤妃的寝宫,正要前去太后寝宫,却被一个宫婢拦住了去路。

    “秦姐,慧贵妃在前头等您。”那宫婢看着她道,“耽搁不了您去觐见太后。”

    秦蓁瞧着这宫婢对自个看似尊重,实则透着几分地轻蔑,她知晓,自个如今虽然得了太后的喜爱,却也不过是个外臣女子,故而宫中不少人是瞧不上她的。

    秦蓁微微点头,却在不经意的时候,将师父给她的玉佩掉落了出来。

    那宫婢当即便瞧见了那玉佩,不知为何,突然身形一晃,恭敬地跪在了地上。

    “这是何意?”秦蓁不解,并未后退。

    “奴婢参见皇上。”那宫婢恭敬地行礼。

    秦蓁低头看着那玉佩,诧然,不曾想这竟然是皇上的玉佩。

    这?

    她连忙收了起来,“我还要去觐见太后,若是慧贵妃召见,怕是要亲自去一趟景和宫了。”

    秦蓁一脸歉意,不紧不慢地收起那玉佩,便带着茗香转身走了。

    那宫婢待秦蓁离去之后,才抬起头看着,不知为何,明明烈日当空,可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她连忙从地上起来,前去禀报了。

    慧贵妃正在等秦蓁,是为了林大夫人之事。

    林家传来消息,那日有人在官道上瞧见了林大夫人,根据样貌描述,乃是徐大夫,而跟在他身旁的,除了秦蓁还会有谁?

    不过听那宫婢禀报完之后,她双眸眯起,“回宫,过两日,宣秦家二姐进宫。”

    “是。”那宫婢恭敬地应道。

    茗香跟在秦蓁的身后,低声道,“大姐,这慧贵妃为何要召见您?”

    “不知。”秦蓁虽如此,可心下明了,大抵是那日她瞧见林大夫人之事。

    难道林大夫人之事与慧贵妃有关?

    想着那死去的人,像是官家人,一时间,秦蓁心中也有些乱了。

    她到了景和宫之后,太后正在等她。

    秦蓁便将随着徐大夫去镇子的趣事儿与太后了。

    太后听得甚是高兴,偶尔传来几声愉悦地笑声。

    直等到秦蓁陪着太后用过午膳,秦蓁可出来。

    茗香看着她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接着道,“大姐,可是要出宫了?”

    “嗯。”秦蓁点头。

    只是刚走了几步,却被景和宫里头的嬷嬷拦下了。

    “秦姐留步。”嬷嬷走上前来,低声道。

    “可是太后有何吩咐?”秦蓁一愣,转身看着她。

    “适才,贤妃娘娘那处传来信儿,是她宫里头有个宫婢突然暴毙了。”嬷嬷看着她,“早些的时候,那宫婢最后看见的是秦姐。”

    “这是何意?”秦蓁不解。

    “如今,皇上也在贤妃娘娘的寝宫,故而秦姐随老奴前去一趟。”嬷嬷看着她道。

    秦蓁沉默了一会,“好。”

    只不过,这好端端,姑婆宫里头怎会死了个宫婢呢?

    突然暴毙,恰巧又是见过自己,而她如今又跟着徐大夫医,难保不会用毒,只不过,这做的也太过于明显了吧?

    等秦蓁重新回到贤妃寝宫时,贤妃正坐在皇上身侧,等着御医回禀。

    没一会,便有仵作也来了。

    检查尸身之后,拱手道,“回皇上,贤妃娘娘,这宫婢乃是中毒而亡。”

    “中毒?”皇上眉头一皱,“这好端端的,怎会中毒呢?”

    “中毒不超过两个时辰。”仵作继续道。

    这倒与之前所言吻合了。

    秦蓁正在殿外候着,自然也听到了仵作所言。

    她只是来回看着,想着这宫婢死得蹊跷,又恰恰是她在贤妃寝宫的时候,这难保不是有人想要借机暗害她。

    只不过,为何会用这等卑劣手段呢?

    毕竟,她与这宫婢无冤无仇的,更何况,她何必要去毒死一个宫婢呢?

    贤妃看向皇上道,“皇上,蓁儿一直与臣妾话,更何况,这宫婢乃是臣妾宫里头的,她断然没有理由如此做啊。”

    “那她手中的玉佩作何解释?”皇上听过了此物。

    那西,当初可是随着先皇一同下葬的,怎会突然出现在秦蓁的手里头呢?

    “让秦姐进来。”皇上冷声道。

    “是。”随即便有宫人宣秦蓁进了大殿。

    秦蓁恭敬地行礼,“臣女参见皇上。”

    “秦姐可见过这宫女?”皇上看向秦蓁,冷声问道。

    秦蓁只是看了一眼那死去的宫婢,低声道,“只在贤妃娘娘寝宫有过数面。”

    “你与她可有来往?”皇上继续质问道。

    “不曾。”秦蓁如实道。

    “听你手中有一块如朕亲临的玉佩,可拿来让朕瞧瞧?”皇上沉声道。

    秦蓁一愣,而后道,“此玉佩乃是臣女的师父给的。”

    “你师父?”皇上一怔,似是想到了什么,“徐大夫?”

    “正是。”秦蓁看向皇上道。

    皇上沉吟了许久之后,“既然是你师父送你的,你便好好地收着吧。”

    “是。”秦蓁恭敬地应道。

    只是秦蓁未料到,这玉佩竟然有如此大的作用,可是,为何师父会有呢?

    而皇上提起师父来,颇为敬重。

    她敛眸,暗暗地压下心底的疑惑,随即开口道,“臣女有一事。”

    “你可是觉得这宫婢死得蹊跷?”皇上是很相信徐大夫的眼光的,他既然能收为徒弟,而且还将这玉佩相送,可见,这秦蓁在他心中有多重要。

    皇上难免秦蓁也宽容了不少。

    秦蓁倒也不知,为何会如此。

    只是,她知晓,若是她不将此事儿查明,即便此事儿与她无关,可是一传十十传百,便也成了真的。

    她接着道,“听这宫婢乃是中毒而亡,与臣女也有些干系。”

    “你是要以证清白?”皇上看着她问道。

    “是。”秦蓁坦然道。

    “到底没看错人。”皇上赞赏道。

    秦蓁拱手道,“臣女并不介意自个的名声,只是顾及皇上与贤妃娘娘。”

    “好,这两日你便留在宫中,朕给你两日,让你以证清白。”皇上爽快答应了。

    “臣女多谢皇上。”秦蓁恭敬地行礼。

    皇上起身,宽慰了贤妃几句,便走了。

    贤妃看着她,“傻丫头,此事儿传些时日便过去了,你何必如此呢?”

    “姑婆,有人想着借着蓁儿之手,除掉您,蓁儿怎么可能让那人得逞呢?”秦蓁脸色一沉。

    好在皇上并未收回那玉佩,故而她可以借着那玉佩,在宫中自由行走了。

    题外话

    亲耐哒们,先更新两章,明天中午还有三更哦,嘿嘿么么哒!
热门小说排行:牧神记 三寸人间 元尊 伏天氏 圣墟 明朝败家子 修真聊天群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大道朝天 全球高武 超神机械师 万古神帝
报告章节错了 添加到收藏夹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 注册会员 | 加入书架

如果您喜欢本书,请把《重生悍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悍妇最新章节
Copyright © 2019 深夜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